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60章 那個那個
    .,最快更新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最新章節!

    周六是組團開會之夜,希路達自然是吃完貓糧就跑去茶修宿舍了——因為游竹笑比較富的原因,希路達都是吃渴望貓糧,比飯還好吃。

    袁方也很知情識趣,他跟希路達看的都是老番,希路達走了之后他就沒看,等希路達來了再一起看。

    你說袁方是不是發現希路達是一只有智慧的貓,那倒是不見得。用希路達的話來說,‘他這種老二次元,已經將安利銘刻到dna里,連貓都不放過。他希望我也能喜歡上這部番,所以才會堅持和我一起看’,以及‘他將儀式感銘刻在dna里,他應該認為跟貓一起看番很酷,所以保持跟我同步進度,保持觀看的新奇感,是個講究人’。

    雖然感覺袁方將什么都刻進dna里稍微有點奇怪,不過看見他們關系這么好,茶修也很欣慰——這下子希路達尾巴毛沾屎也蹭不到他身上了。

    到了8點多,茶修便帶著希路達出門,一如既往地到連鎖酒店開房。他對此沒有任何防護措施,不過他本來就不打算隱瞞,又不是什么見不得光的事,誰問他他都會如實敘述。

    因此現在的情況,完全超出了茶修的預料。

    在某種意義上,他現在是拐帶了別人的貓去開房,然后跟貓主人在酒店門口碰上,有種小偷見失主的感覺。

    茶修雖然當過綠林好漢,但他沒做過小偷,因此不太清楚這種情境下的最優決策,只能用他綠林好漢的經驗,冠冕堂皇若無其事地說道:“我來酒店開房,你呢?”

    他以前劫富濟貧也是這副日常聊天的口吻,被劫的惡地主奸商人都表示好評如潮,甚至想再來一次。

    “啊?我……我也是……”游竹笑下意識就坦白,但很快就揮手搖頭:“不,我不是……我不……”

    停滯的大腦忽然瘋狂運轉,絞盡最后一絲腦汁來榨出智慧的甘甜,游竹笑瞬間找到一個最好的理由:“宿舍停水了!我來這里洗澡住一晚!”

    這下子游竹笑反而底氣十足:“那你呢?”

    其實游竹笑故意解釋一番,倒也不是對茶修有什么特別想法。對她來說,茶修也只是一個性癖比較奇怪,令人印象深刻的男孩子而已。

    但作為有一面之緣的同校學生,她是萬萬不能讓茶修誤會她來酒店是進行什么成年人的活動——有倒也罷了,但她沒有啊!

    出于良好的家教和溫室般的教育,游竹笑在現實里異常注重他人的看法,就算對其他人不滿也不會表露出來。今晚這一幕要是被人傳了出去,別人誤會自己是那種深夜來酒店的女孩子,那她可能就如她母親所愿,徹底放棄上學了。

    有些人就是這樣,她能接受別人對她的正確批評,但沒法接受別人對她的冤枉誤解。

    或許有人認為有夜生活的女孩很酷,但游竹笑顯然不是這么認為。家庭教育告訴她,酷就是指很難的事,比如連續堅持1000天鍛煉。

    “我來酒店睡覺。”茶修平靜回復。

    “為什么不住宿舍?”游竹笑有些疑惑:“停電了?停水了?”

    茶修搖搖頭:“沒有,宿舍很正常,但還有另外一個舍友在,而我想要一個人住一晚。”

    “就因為這個……?”

    游竹笑心里還是有些疑惑,但她忽然想起一次宿舍夜談,馬上閉上了嘴。

    那次夜談是蹭吃怪忽然掀起的,最開始的話題已經不記得,后來她忽然提到,‘據說男生每天都至少要進行一次那個那個呢!’

    大家表示嘖嘖稱奇,但學婊表示懷疑,因為那個那個不是要至少一個小時嗎,男生每天都要浪費一個小時?

    這下子大家都知道學婊看過大片了,然后白蓮花拿出手機搜索了一下,表明男生那個那個只需要10分鐘左右,而且應該是每周1~3次而并非每天一次。

    然后學婊又提出疑問,男生在哪里那個那個?宿舍大家都能看見,總不會當著舍友的面那個那個吧,那也太惡心了。

    大家提出許多猜想,例如宿舍浴室、圖書館的洗手間、教學樓的洗手間,又或者男生間有默契,會讓有需要的人獨自留在宿舍……

    現在,游竹笑發現了第四個可能。

    星期六想放松一下,舍友在宿舍,所以來酒店……

    茶修還是個講究人呢。

    游竹笑如釋重負地點點頭,露出微笑說道:“我懂了,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她現在就像是抓住茶修的把柄,不再害怕茶修會抹黑她——以己度人,游竹笑覺得茶修肯定不希望這種事傳播出去,那茶修自然會將今晚相遇的事吞進肚子里。

    用新聞上的話來說,這就叫做達成了戰略平衡。

    茶修雖然不知道游竹笑懂了什么,但她說不會說出去,那他也沒意見。

    兩人一起走進酒店取房卡,前臺看了他們一眼,給了兩個房卡,位置分別是406、407.

    茶修沒感覺什么不對,游竹笑第一次來也沒感覺什么問題,便一起坐電梯上去。

    前臺等他們離開,便轉過頭跟同事偷偷說道:“哎,現在的大學生真有錢啊。”

    “為什么突然這么說?”

    “剛才那兩個人,開了兩間大床房呢。”

    “所以呢?”

    “這不就是想在一間房折騰完,就去另外一間房睡嘛,你也知道折騰的時候會將床弄臟,有些情侶試過幾次就知道要開雙人房了。這兩個直接來兩間大床房,我也是好心,將兩間相鄰的大床房給了他們。”

    “講究。”

    ……

    ……

    來到房間門口,茶修忽然想起什么,喊住了準備嗶卡開門的游竹笑。

    “我以前來過幾次,沒發現什么問題,但你最好還是檢查一下房間有沒有攝像頭之類的。”茶修說道:“出門在外,安全第一。”

    以前來過幾次!?還真是每周都要那個那個的嗎?

    而且都是來酒店,太講究了。

    游竹笑從善如流,進入房間后先大致掃視一下,房間規格一般般,總體整潔舒適。雖然她平時出去旅游都是住四星級以上的,但對住房要求并不高,而且這間酒店離學校近,她沒有什么不滿。

    檢查房間的時候,游竹笑忽然想起什么,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催動‘念力’符文增強聽力。

    她不是故意聽墻角,只是有點好奇男生是不是要看著視頻才能那個那個,這是出于學術上的研究,并非低俗的偷聽。

    不過聽了一會,游竹笑沒有獲得隔壁房間什么情報,反倒是更遠處房間傳來的聲音讓她有些臉紅耳赤。

    也是呢,那個那個應該有很多步驟,例如洗澡洗手之類的,而且還會戴耳機,偷聽沒什么用。

    游竹笑啊游竹笑,你可是拯救世界的女主角,不能這么低俗,趕緊去洗手間尿尿。

    就在這時候,游竹笑忽然聽到一聲拐著彎的聲音。

    “妖~~”

    聽起來像是在打哈欠。

    但人打哈欠的聲音不會拐著彎。

    只有貓才會。

    游竹笑的眼神忽然犀利了起來。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