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1章 命根子留下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假如你是一個叱咤風云的億萬富翁亦或是殺生予奪的一方大員,突然間變得一窮二白或一文不名,會不會悲觀的想離開這個世界?

    葉知秋此時的心里更勝過他們,此時他獨坐江邊一段偏僻的地段,月兒彎彎,吹著迷離的夏風,卻正想著怎么離開這個世界,一代大羅金仙,魂飛魄散,竟然穿越到這個高考昏迷了三天的童鞋身上,身上的修為竟然也就練氣一層大圓滿的標準,最為苦比的是,這里靈氣枯竭,再想回到曾經的只手可滅天地的修為,只是笑談了。

    正自怨自艾間,只聽一聲破空的音響,一輛正在公路疾馳的瑪莎拉蒂gt前輪被打爆,突然一個轉彎向著江邊駛來。

    開車的是個面色嚴峻的女人,那女人冷靜的可怕,快速的進行點剎,以防她的車墜落江中,堪堪到了葉知秋的面前,才停穩。

    車輪摩擦的的聲音使葉知秋轉過身來,悲哀啊悲哀,竟然是聽到聲音才轉過身來,而不是他那曾經引以為豪的神識!

    那女人看也不看葉知秋,也不顧自己渾身血跡,手里一把巨大的沙漠之鷹,一個翻滾下車,靠在車上對著后面緊追不舍的悍馬h3一連串的射擊,葉知秋好奇的看著這一切,雖然他大部分接收了這個同樣叫葉知秋少年的全部記憶,可是只有電影里才會出現的終極大片,還是深深的吸引了他的眼球:這就是這個社會的對決么?

    那悍馬車里側身出來還擊的彪漢手臂瞬間被打爆,沙鷹巨大的沖擊力使他的血液迎風飄灑,第二槍也打爆了對方的前車輪,槍法竟然精準如斯,司機一腳一個急剎,車里幾個人翻滾出來,掩蔽在山石后面。

    那女人不斷在射擊的同時,伸手打開了后門,一個仙女般的女孩兒冒頭出來,大約十七八歲,一雙忽閃忽閃的大眼睛,睫毛冗長,櫻桃小嘴,柳葉彎眉,只是劉海被定了型,幾乎蓋到了眼眶,看不清全貌,穿著一身香奈兒的修身小西服,牛仔小短裙,雪白修長的大腿在月光下如凝脂般誘人。

    下車的小丫頭正好看見葉知秋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身學生裝,呆頭呆腦,她無暇顧及這個一看就是吊絲的男生,緊張的低著頭,冰肌玉骨的脖頸隱隱能看到毛細血管,把葉知秋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吸引到那個溝壑中去。

    葉知秋此刻已經有些生氣,一代大羅金仙最后隕落的時刻,你們竟然來打攪,簡直不可饒恕。

    那拿著沙鷹的女人似乎是這個小丫頭的保鏢,槍法精妙,換子彈的速度一流,強烈的火舌壓得對方幾人竟然抬不起頭,對面的幾人不敢露自己的頭,只露噴子的頭,一粒流彈擦著葉知秋的臉皮而過,他的眼神逐漸凌厲起來。

    保鏢示意那小丫頭順著車身走進前面的樹林,這時遠處馬達的轟鳴聲咆哮而來,熟悉車的人立刻能感覺到,這車速絕對達到150邁以上,只聽遠處一聲槍響,那女人的手已經爆出一團血霧,沙鷹也被打的四分五裂。

    好精準的槍法!

    在時速150邁的車里一槍能打掉對方手中的槍,簡直神乎其技。

    那車也是一輛悍馬h3,快駛到他們三人面前的時候,一個90度的漂移,車穩穩的停了下來,車輪刮起的鵝卵石像是炮彈一樣朝著葉知秋和少女飛來。

    葉知秋眼都不眨一下,在外人看來,顯然被嚇得愣住了。

    修仙講究大道無情,別人的生死與他無關,可是對方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他這個大羅金仙的頭上撒野!

    打擾了他的最后的隕落,流彈差點掃中了他那英俊的面容,汽車停下時激起的鵝卵石,以及塵土都朝著他撲面而來,還打擾了他對溝壑的欣賞!

    即使是練氣一層的大羅金仙,也視凡人皆如螻蟻!

    從車上當先走下來一個人,身高大約一米八,左臉一道斜長的刀疤,右手斷了三根手指,身后跟了兩個人,那幾個躲在山石后面的人見到他們,激動的立刻站了起來。

    女保鏢不顧自己的手鮮血直流,有些驚詫的看著眼前的人,聲音竟然有些顫抖,道:“你是閻王?”

    那個刀疤臉點了點頭道:“我叫閻山!”

    女保鏢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上有傳聞“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閆山,黑龍會的第二把交椅,在龍城市午進區的地下世界,黑龍會就是天,而閆山就是地下世界的閻王。

    那美麗的女孩看見女保鏢的神色,知道逃跑已經是沒希望,趕緊拿了紗布給她的女保鏢纏上,看著這個待自己如女兒般的保鏢,淚水一下涌上了眼眶,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擋在保鏢的面前道:“我跟你們走,請你們放過她。”

    她的聲音有些顫抖,有著少女的嬌羞,即使見過許多絕色,閻王還是愣了一下,然后笑道:“小丫頭,我即使不放過她,你也要跟我走!”

    他說完這句,緩緩的舉起槍,動作非常緩慢,周圍一片寂靜,聽得見眾人緊張的呼吸聲,每抬起一寸都像在心上扎了一下,連夏日蟲兒的鳴叫,都壓迫著眾人的神經。

    少女聲嘶力竭的叫起來:“你們還有王法嗎?你們難道不怕警察嗎?”

    天真啊天真!

    女保鏢寵溺的看著眼前聲嘶力竭的少女,一向心如磐石的她,淚水突然模糊了她的雙眼,自己死了倒是沒什么,小姐落到這幫人手里,她死也不會瞑目。

    “呯”槍響了,而且是連續的槍響,那槍并沒有對著他們倆,而是對著那個呆呆的少年去了,槍槍不打中要害,只從衣服上穿過,剎那間,葉知秋多出肌膚外的衣服就出現了幾個大洞。

    這槍法!不敢相信,這動作,貓戲老鼠的游戲嘛,手下們忍不住發出巨大的叫好聲。這是給兩個女人一個最終極的下馬威,而葉知秋只是綠葉作為陪襯的少年,見了這一幕總要沉江的,在他們眼里,眼前的男孩一文不值。

    道法無為,葉知秋驚訝的發現,他出離憤怒了,這脫離了他的本性,一代大羅金仙,被這樣糟蹋!

    他看著眼前的眾人,道:“每個人留下自己的命根子,可以滾了!”

    在他們那,命根子就是儲物袋和儲物戒指,里面或許會有極品法寶,仙品靈藥,真真是命根子。

    可是在這里,命根子可不是那個意思。

    大羅金仙說完這句以后暗自點了點頭,自認為別人肯定理解他的意思。

    閻王愣住了,少女愣住了,女保鏢愣住了,閻王手下所有的小弟也愣住了!

    幾個人想忍住笑,終于還是沒忍住,哈哈大笑起來,這傻逼孩子,真嚇傻了吧,一個小弟想在閻王面前表現下,上來用手指著葉知秋的鼻子道:“小逼樣的,哪個褲帶沒勒緊,把你露出來了?你知道死字怎么寫……”他的話音還沒落,葉知秋瞬間捉住他的手,只聽嘎嘣一聲,一根中指斷了下來!

    這一下聲音像是一記重錘砸在眾人心間,太恐怖了,更恐怖的還在后面,葉知秋一巴掌扇過去,那人的面部瞬間塌了半邊,轉眼已經人不像人了。

    幾個人渾身汗毛倒豎,驚得半邊笑臉還沒消失,半邊驚恐的臉已經出現,那場面極其詭異。

    閻王心里一驚,表面上還是故作冷靜,他雖然武力值不行,可是他還有他的絕招,槍法龍城無敵,他似乎是不經意的問道:“小兄弟哪條道上的?”

    葉知秋一生只顧修煉,智商天下無敵,情商天下最低,而穿越的這具少年的身體,為了考大學,只知道學習,而且還學不好,看,打網絡游戲,叛逆自己的家長,人情世故絲毫不懂。下意識的一抖并不存在的拂塵施禮道:“無量……”

    就在此時,只聽見破空一聲響,令眾人心顫的拉簧聲響起,子彈擦著葉知秋頭皮而過!原來是閻王突施冷箭。

    這么近的距離?他竟然躲過了,躲過了閻王的子彈?

    幾個人看他的眼神似乎有些驚恐!

    閻王的冷汗瞬間冒了出來,怎么可能?這是湊巧嗎?

    葉知秋殺人之前,有一個習慣,他喜歡對方先挑釁,這樣自己就無所顧忌,在修煉的大道上不至于有心魔,無量壽佛,道家心善,不可殺生!

    閻王惡向膽邊生,換子彈的動作一氣喝成,絲毫不拖泥帶水,手里的槍再次舉起!

    少女“啊!”的一聲大叫,大大的眼睛里,寫滿了擔心,連一直八風不動,古井無波的女保鏢也竟露出焦急的神色!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