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24章 大羅金仙求學記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時間,像是姑蘇城里慢慢游蕩的船只,雖然緩慢,可是卻悄然前行,轉眼,開學的鐘聲即將響起,瘋了一暑假的孩子們終于痛苦不堪的回到校園,一切都平凡,平淡。

    “什么?你讓那個大色狼做我的保鏢?”唐開穎睜大了圓圓的眼睛,冗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臉蛋兒紅紅的,穿著可愛的卡通睡衣,氣呼呼的樣子煞是可愛。

    歐陽文青寵溺地道:“怎么說,人家也治好了你的病,別左口一個大色狼,右口一個大色狼的。”

    唐開穎頭搖的撥浪鼓一般,叫道:“我說不行,就不行。”心里暗暗著急,這怎么行呢?這個壞蛋厲害是厲害,可是他摸過自己的身體,看過自己的身體,和他在一起,豈不是丟死人了?絕對不行啊!

    歐陽文青無奈道:“那好吧,不過等我找到新的有實力的保鏢之前,你依然還要呆在家里,最多,你平時可以天天喊你呢呢姐過來玩。”

    唐開穎一聽,立刻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眼睛咕嚕嚕的亂轉,終于小丫頭像個樹獺似的掛上了媽媽的脖子,終于道:“那這樣,先叫他當幾天,你那邊找到后立刻幫我替換掉,兩邊同時進行,我要去上大學!”說著給自己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竹葉青摸了摸她的頭發,唐開穎嘿嘿一笑,看著媽媽的胸部流口水道:“老媽,我以后也能長你的這么大嗎?”

    歐陽文青愣了一下,無奈地道:“找你呢呢姐玩去吧。”

    終于還是開學了。

    葉知秋一身保安服,安靜的坐在前排,唐開穎與她的呢呢姐坐在后面,竊竊私語。

    呢呢是一個粉嘟嘟的女孩兒,姓水,名呢呢,一副娃娃臉,可是胸部卻偉岸的讓人想入非非,一笑,小眼睛就瞇起來,只因為比唐開穎大三天,被稱為姐,其實兩人一個比一個腦殘。

    呢呢家的別墅和唐開穎家在一起,兩人整天弄個土豪金蘋果在那互粉,呢呢悄悄道:“這就是那個賣駐顏丹的啊?哎,一想起來,我就氣得吃不下飯,人都消瘦了許多,說過送我的,結果啥也沒見到。現在皮膚都沒你好了。”

    唐開穎看了看胖嘟嘟的呢呢,再看看穿著土的像是鄉下進城的老農一樣的葉知秋,笑著咬呢呢的耳朵,嬌嗔道:“真是媽媽給藏起來啦,怎么要都要不來!你不知道那天我吃完,身上可嚇人了,他來給我看病……”

    唐開穎突然想起了什么,臉色羞紅,不再說下去了,呢呢疑惑地道:“咋了?不會趁看病的時候,非禮你了吧。”

    唐開穎被猜中心事,無法破解,只好去撓呢呢的癢,轉移話題道:“呢呢姐,真沒人來送我們嗎?我們倆行嗎?”

    呢呢一邊笑一邊氣喘吁吁地道:“怎么不行,獨立,知道么?我們是新時代的青年,讓家長送,豈不是很丟人?”

    葉知秋聽了她軟綿綿的聲音,很無語,后面有輛車從家里就一直跟著,兩位大姐自我感覺也太良好了。

    他倒對身邊開車的女司機挺感興趣的,他對危險的感知是其他人所不能比的,這個開車的女司機,絕對是個高手,而且至少比以前他見過那幾個黑社會分子高出一個檔次。

    這個歐陽文青,有點意思啊。

    唐開穎看著葉知秋道:“這都去上學啦,你怎么還穿著保安服啊?你沒錢買嗎?我帶你去買吧?“她真怕一個穿著保安服的男人和自己同時在學校里出入。

    葉知秋聽了這話,眉頭一皺,心里有些不悅,哥是沒錢,可不吃嗟來之食,你媽媽給我買還差不多。自是懶得說話。

    唐開穎討了個沒趣,和呢呢做了做鬼臉,龍城大學到了。

    葉知秋感慨萬千的看著這個校園,曾經,這個軀體內的少年,也做過上大學的夢,也有過挑燈奮戰的夜晚。

    一位偉人書寫的龍城大學的牌匾,已然歲月荏苒,可是古意盎然,校內香車寶馬,人來車往,綜合性大學的風采盡顯無余。

    深藍色的蘭博基尼停下來,車門打開,兩個如天仙般的女孩兒走了出來,呢呢把手臂擁抱空中,喃喃地道:“大學,我來了。“

    她近一米六的身高,胸前卻有36d,一幫禽獸看著猛流口水,可是緊接著下來一個身穿保安服的高大男生,他們知道,自己提行李的機會沒了,紛紛感慨著世道炎涼,也許是這車的價格讓他們望而卻步吧。

    可是葉知秋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感覺,自顧自的欣賞著大學里美麗的天,瓦藍瓦藍,使人的心情都愉悅起來。龍城大學緊靠大學城,是龍城最好的大學,其余的二本或者專科院校都只能以仰望的姿態看向龍城大學高貴的牌匾,龍城大學和金陵大學合稱江北省的東西雙嬌,可見其實力。

    看著葉知秋獨自往前走,唐開穎和呢呢大眼瞪小眼,均看出了火藥的味道,呢呢不禁道:“他當你的保鏢,行嗎?會不會把我牽扯進去,貌似不行的樣子,我是不是該也請個保鏢啊!”

    唐開穎心里想著,他除了人討厭點,連槍都能躲過去。可是卻不好說,只能無奈的聳聳肩,雪白美麗的小丫頭,聳肩的樣子實在可愛,外面一幫學長們,早忍受不住,趕緊跑過來。最終的結果是倆小丫頭兩手空空欣賞美景,報道、找宿舍、等事宜早被安排好。雖然她們可能常常回家。可是鋪位還是要安排的。

    葉知秋在倆小丫頭身上各留了一絲神識,施施然的逛校園去了。

    兩人忙到中午,方發現葉知秋不見了,呢呢直接笑話唐開穎道:“這是你家的保鏢嗎?也太不靠譜了吧,哈哈!”

    唐開穎深感丟人,趕緊給葉知秋打電話,葉知秋正和宿舍的其他三人聊得正歡,大家互相自我介紹呢,一個長得比較清秀的叫錢善善,說話有點娘,一個個子高高面色黝黑的少年叫劉成,還有一個施良,本地人,手帶卡地亞手表,舉手投足間,一副高富帥的模樣,倆本地,倆外地的在那里擯除了開初的生疏后,方言夾雜著普通話,真是個鳥語花香。葉知秋感覺特別有意思,一邊聊著,一邊精神有些恍惚,大羅金仙,也要上大學了嗎?

    看到唐開穎的電話,隨口問道:“你有事嗎?”

    唐開穎一愣?我有事嗎?你是我的保鏢啊!

    只好道:“中午了,你不餓嗎,你吃飯了嗎?”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