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28章 姐姐請你洗個澡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這句話像是在平靜的海面上突然起了滔天巨浪,一幫低頭的專家眼神凌厲的看向葉知秋,劉倩慌忙拽葉知秋的衣服,示意他不要亂說話。

    副院長胡維嚴厲的看向劉倩道:“這是誰?醫院是什么地方?阿貓阿狗都能進來的嗎?”

    劉倩知道恐怕要被葉知秋害死了,更加不能說他不是醫院的,以輕不可聞的聲音道:“他是新來的實習醫生。”

    胡維兩眼一瞪劉倩道:“胡鬧,你這護士長怎么當的?快帶他出去,實習醫生就帶去實習的地方,飯能亂吃,地方能亂進嗎?他要是能治這病,要我們這一幫專家有什么用?”

    葉知秋理都沒理她,看著周小曼嘴唇微張成o型,心里好笑,繼續道:“這病我真能治。”

    這時打完電話的薛女士正好聽到這句話,不顧形象的抓住葉知秋的手道:“醫生,求求你救救我家小石頭,我給您磕頭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都說老一輩的疼孫子,那是真疼,甚至疼愛的程度超過對自己的兒子。年輕時不知道什么是愛,年老了把愛都轉移到孫子身上了。

    否則堂堂組織部長的夫人,哪里會出現這種幾次失控的現象?

    葉知秋看著周小曼道:“幫我拿一副針,你和劉倩留下幫我,沒有你們可能還沒法治好,其他人都出去吧,尤其是那種像狗一樣吠叫的,更是該出去。“

    胡維真怕組織部部長的夫人咬著自己,裝作生氣的樣子道:“胡鬧!“然后順勢走了出去。

    周岐云也是暗暗叫苦,孩子若是真死在醫院里,那別說辭職了,組織部長一怒,想走都沒那么容易。可是如今看薛女士模樣,只好暗嘆一聲道:“薛女士,我們這小伙子家學淵源,可能還真有希望,我們先出去等待吧。“他不知道葉知秋姓名,只好給他冠個家學淵源的名氣,沒治好也是他家傳不到位,如今只有死馬當活馬醫了。

    他給葉知秋一個安心的眼神,道:”小伙子安心治療,這里誰也不會打擾的。“

    葉知秋把窗簾拉上,接過周小曼手里消毒后的銀針,仔細端詳這個所謂的鬼頭瘡,不就是一頭怨靈嘛。

    他出手如電,仙力灌注的銀針轉瞬間把那個鬼頭的四角被封住,讓他不好全身游走。

    然后又是八針下去,那個怨靈似乎智靈很低,這時候才知道害怕,怨毒的看著葉知秋,在周小曼和劉倩看來,也就是更加猙獰恐怖,看不出它根本就是個活物,葉知秋雙手按下去,仙力向孩子身上灌注而去。

    都說專注的男人是最帥的,此時的葉知秋,鼻尖微微帶汗,身上有一種強烈的悲天憫人的氣質,周小曼忙用濕巾擦掉。

    那個怨靈似乎在顫抖,不安,惶恐,終于化成一股黑氣,消失無形。孩孩子哇的一下吐了出來,葉知秋并不躲避,任污穢流了自己滿身。

    好了!葉知秋細心的開始拔除銀針,孩子像是噩夢剛醒一般,嚎啕大哭起來。只是渾身比較虛弱,聲音有些沙啞。

    劉倩去打開房門,薛女士跌跌撞撞的進來,小石頭見到奶奶,張開雙手要抱,胸口那片肌膚,光潔如斯,哪里還有半點異樣,激動的淚水長流,確定孫子已好,終于長長舒了一口氣,看葉知秋和倆護士對他們笑,對他們三點點頭,恢復了往日那種上位者的氣度。

    第二個進來的是胡維,乘興而來的他,看見眼前的一切,目瞪口呆,他已經組織好了最嚴厲的語言,既然這小子和院長的女兒一起來的,那栽贓還不是一栽一個準?如今只感覺心肌絞痛,臉色灰敗,如一只斗敗的公雞。

    劉倩道:“周院長,您破例特招的實習生,葉知秋,果然了不起,以后我可不敢帶他了,您還是另外安排吧。”

    劉倩這話滴水不漏,既點名葉知秋身份,又把功勞算在周院長那一份。周院長對其大生好感。

    周院長重重錘了葉知秋一下道:“小秋,不錯!“

    葉知秋差點當場翻臉,借機打我?不看你是周小曼的父親,早給扔出去了。謙虛道:“都是周小曼和劉倩幫忙,要不然哪里有那么快!“

    在場的專家、醫護看著醒過來的孩子,個個目瞪口呆,無數名醫,無數專家都束手無策的病,卻被一個實習生治好了?而且沒有任何疤痕,任何創傷,他們怎能不震驚?

    一個西醫專家喃喃自語道:“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

    葉知秋正好要去清洗衣服,走過他面前,裝逼的道:“一切皆有可能!”

    周小曼一陣無語,趕緊把他給推了出去。

    葉知秋也不知道去哪里清洗,還好周小曼不一會就出來,看他依然渾身臟兮兮的樣子,周小曼道皺了皺小鼻子,可愛滴說道:“看你身上那臭樣,為了獎賞你,姐姐帶你去洗個澡。”

    她的心里對葉知秋感激的無以復加,一路向西,走進醫院周邊的一個小區,周小曼打開單身公寓的房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道:“歡迎來到公主的世界。”

    葉知秋心里暗道:“難道她想怎么我?我是從還是不從呢?”

    葉知秋前世今生,印象中好像這是第一次進女孩的閨房,是一室一廳的單身公寓,客廳的沙發是乳白色,簡約清潔,周小曼往浴室一指道:“去吧!”

    身上味道確實不好聞,葉知秋也不矯情,轉身進了浴室,洗手間比較暗,葉知秋三下五除二脫掉衣服,露出還算耐看的小身板,那話兒碩然也不小,轉身扭開燈。晾繩上掛著一個小褲褲和文胸,葉知秋就愣在了那里,前世今生,天可憐見,即使電腦的小電影看的多,可是近距離的接觸這種小褲褲,他鬼使神差的拿起來,輕輕的在鼻子上嗅了嗅。恩,是小曼身上的味道。

    周小曼從臥室換了一身寬大的t恤出來,公寓地方下玻璃是磨砂的,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晰,但因為外部暗,內部亮,大約動作還是看得清楚,驀然,血液沖到腦海,昨晚洗澡的內衣忘記拿了,那上面還有點淡黃色東西呢。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