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45章 當翡翠之心遇上仙家之石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他這叫先聲奪人,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到這里,好狠狠的羞辱對方,在上流社會的圈子里,任何一個妄想融入圈子的**絲都要付出被羞辱的代價的。

    果然,人群都看向這邊,唐龍選擇的時間極為準確,正是大家此曲終了,下曲還未開始的黃金時段,看著水呢呢手上的“手工”手鏈,每個人表情不一,這……確實有些過于丟人了,幾顆破碎的石頭,墜在紅繩上,像是初中時初戀編的草戒指。

    只有唐開穎嘟著嘴唇,心里竟然有些酸酸的感覺,三天后,我的生日,他會送我東西嗎?想完以后,又暗暗啐了自己幾口,搖了搖頭,暗自哼哼了幾聲。

    那個身邊站著嫩模,開保時捷的少年在邊上笑道:“如果我猜測的不錯,老班長的禮物,應該是他們班上最好的禮物了。”說完幾個人對視一眼,哈哈大笑起來。

    葉知秋真的懶得和他們計較,一群無知的孩子,老子好幾千歲了,好伐,在體驗生活,好伐,聞言也不生氣。

    施良不知他是那顆蔥,剛才又受了傷害,聞言不由諷刺道:“長的那么丑也好意思說話,也不怕閃了舌頭!”

    保時捷少年長的確實夠寒磣,他最介意的就是人家說他丑,聞言面色一變,拿起酒瓶就想扔過來,他身邊的一個人立刻道:“小濕,你整天帶個卡地亞的假表,你以為你是表哥啊?去年買了個表,超耐磨!”

    施良看著說話的岳博韜,面色暗了下來,似乎有一柄無形的劍懸在頭頂,想不到人家根本未曾把自己放到過心里去,所謂朋友,只是自己往臉上貼金罷了。

    幾個人哈哈大笑起來,保時捷911少年見施良被說得啞口無言,對著岳少擂了一拳道:“小子,口才不錯啊!”幾人哈哈大笑起來,有些人天生認為自己高人一等,開名車,泡軟妞,身上的每一根寒毛都會得到最好的保護!

    開始那個喊在一起的尖嘴猴腮少年揶揄道:“我們的大班長呦,麻煩下次靠譜點啊!稍微花點錢,買點像樣的哇!”

    葉知秋看施良的表情,搖了搖頭,剛想說話!

    “夠了,唐龍,這里不歡迎你,你若是再這樣,帶著你的狐朋狗友給我離開!”唐開穎小臉氣的發紅,嫣紅飽滿豐潤的唇氣的鼓鼓的!

    唐龍轉臉看了她一眼,嘖嘖的發出聲音道:“我說小妹,你不會春心動了吧,拜托眼光高點,好伐!“

    唐開穎氣的咻咻的,可是小丫頭哪里是這些平時就以取消別人為樂趣的少年的對手,自己一點也不伶牙俐齒,只能生悶氣。

    平時伶牙俐齒的水呢呢,今天確是不多說話!

    那些高富帥少年的背后,一個個嫩模光鮮漂亮,性感嫵媚,胸前更是波濤洶涌,輕蔑的看著另外一邊的陣容,一幫土掉渣的學生妹!

    這邊的學生被看的低下頭,有些自慚形穢的感覺!

    唐龍趁機又拿出他精挑細選的翡翠之心,在燈光下綠的耀眼,卻又通透無比,完全違背了翡翠界的有種沒色,有色沒種的公平定律。上天給了它太多的偏愛,讓他美的炫目。

    水呢呢終于看不下去,平靜地道:“唐龍,還是收起來吧,我……“

    唐龍不等她說下去,面上露出笑容道:“水呢呢,還記得你十五歲那年……“

    唐開穎立刻喊道:“唐龍,你給我滾出去!“

    水呢呢下面的話沒說下去,淚水滑落臉龐,她慘笑了一下,心里想到:“這就是我期待的生日嗎?“

    “其實吧,你這塊破玉跟我的手鏈比,簡直就是螢火與皓月爭光。“葉知秋看著流淚的水呢呢,突然道。

    看眾人驚愕的看過來,葉知秋繼續道:“甚至連提鞋都不配!”

    唐龍尷尬的拿著他的翡翠之心,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然后哈哈大笑起來,笑的彎了腰,連眼淚都笑出來道:“你知道我這個東西價值多少錢嗎?”

    葉知秋搖搖頭。

    幾個人就笑的更厲害了,一個女孩子扯了扯班長的衣服,低聲道:“班長,我們到那邊吧,等午夜好給呢呢慶生!“和對面的一幫高富帥比禮物,不是和劉翔比百米欄嗎?嫌被侮辱的不夠嗎?在這個場合,武力值再好的班長也是無能為力吧!

    葉知秋招了招手,水呢呢悄悄的揩干眼淚,正好遠離了唐龍幾步,

    葉知秋在她耳邊低聲說了幾句,靠的很近,熱氣吹在耳邊,癢癢的,水呢呢害羞的往邊上躲了躲,可是聽到葉知秋說了兩句,眼睛瞪的老大,似乎沒聽清,趕緊靠近了一些,又是癢癢的,忍住羞意聽完,心慌慌的也不知道記住多少。

    葉知秋端起酒杯,軍訓服還是那么醒目,只是此刻像是一個諄諄教導別人的教官。

    唐龍看他兩人親密的樣子,用力把手里的玻璃杯握碎,心里已經是暗下決心,只要出了這個門,立刻叫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生不如死。

    水呢呢怯生生的喊過仆人,讓他去準備。

    平日里胸大無腦,神經大條,此刻卻又膽小如鼠,她拿針試了幾下,放棄努力,喊唐開穎過來,遞給她,眼睛一閉,唐開穎不明白她這腦殘的行為,但是明白她的意思,小心翼翼的戳破她手指一點,水呢呢更加小心翼翼的把血滴在那幾塊小碎玉上。

    眾人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可是很期待下面即將發生的事情。

    水呢呢對仆人點了點頭,頓時,大廳內漆黑一片。

    “誰?不想活了是吧?“唐龍散發怒氣道。

    黑暗能掩蓋一些人的嘴臉,一些骯臟的話從他們嘴里罵出。大廳里嗡嗡的似乎幾百只蒼蠅在飛。

    驀然,一道潔白無瑕的光從水呢呢的手腕處亮起,那光很快蔓延整個大廳,不是那種亮的刺眼的光,它柔和而又光潔,比皚皚白雪的反光亮上許多,但不刺眼,水呢呢在光的中央,圣潔的如同一個天使。

    她孩子氣的輕輕撫摸這個特殊的手鏈,眼里是柔和的光芒,看著人群中的葉知秋,手捧一杯馬蒂尼,裝波一的站在那里,心里的一根弦狠狠的撥動了一下,少女的心似乎像是一道泄洪的閘門一樣被打開。

    “天哪?這是夜明珠?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那個保時捷911小伙大聲叫了起來,這個世界怎么會有夜明珠這種逆天東西的存在,如果真是這個東西,翡翠之心簡直渣都不是,真的提鞋都不配!

    葉知秋嘴角泛起冷笑,這可是七曜石,哪里是什么夜明珠,那種熒光石類的東西能和我這種仙家石頭相比。

    唐龍手里拿著他的翡翠之心,剛才因為握碎杯子而滲出血液的手把翡翠之心都染紅了,他呆呆的看著這一幕,他不敢確定這是不是夜明珠,但是那強大而柔和的光,肯定比傳說的夜明珠更加神秘,最后幻化的巨鳳,像是千斤巨石一般壓在他的心頭。

    此刻,他像個小丑一般。一只癩蛤蟆仰頭望著美麗的白天鵝!

    呢呢低聲念了兩聲咒語,那光芒漸漸聚集到一處,化成一個巨大的鳳凰,發出一聲清鳴,然后消失無形!

    燈光亮起,一切重新歸于明處。

    “吁!“人群中發出吐氣放松的聲音,這幾顆夜明珠緊緊的吊著他們的胃口,像是勒緊在脖子上的枷鎖,如今一切煙消云散,人群大口喘著粗氣,像是剛被扔上岸邊的魚!

    葉知秋看著唐龍那恨不得生吃他的眼神,舉起手里的酒杯,微微一笑,錢善善卻是不愿放過這個揚眉吐氣的機會,指著對面的人群道:”你們知道這幾顆夜明珠,我們班長花了多少錢嗎?“

    “告訴你們!無價之寶!因為友情是無價的?你們懂嗎?”

    “好!說的好!”二班的女孩們紛紛把手掌都拍紅了,一個大膽的上來親了錢善善一下,錢善善連忙翹著蘭花指,拿衣袖擦臉,嘴里不停地道:“這誰啊!惡心死了!”

    一幫高富帥黑木耳們的臉色一會青一會紅,那個岳博韜眼睛咕嚕嚕亂轉道:“既然大家友情那么深,不如大家喝點酒助助興!感情深一口悶嘛,妞兒,調酒。”

    她身邊的兩個女子走出來,瀟灑的拿起長桌上的酒,手里稀拉嘩啦的亂瑤,緊身的小背心里晃動著兩顆大白兔,黑絲延展到大腿根處,短裙時不時的稍稍飛起,隨著她們眼花繚亂的動作,種種濃妝淡雅的酒出現:金湯、長島冰茶、b-52、血腥瑪麗、天使之吻、彩虹、蘭色海灘、優雅大都會、經典馬天尼、螺絲起子、龍舌蘭、日出、紅粉佳人、地震、瑪格莉特,應有盡有,像是開了一場品酒會!

    岳博韜對唐龍使了一個眼色,唐龍明白過來,夜明珠的事可以以后再想,但是眼前的一局,一定要搬回來,對于他們這些橫行各大夜店、酒吧,而且號稱千杯不醉的闊少來說,這一輪酒下去,就能讓對方連血都吐出來!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