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46章 斗酒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他立刻收斂剛才死了爹娘似的表情,對著葉知秋道:“老班長,你這個全息投影技術,我真是甘拜下風,來,兄弟間不說兩家話,剛才是我孟浪了,那個誰說的對,友情是無價的,啥也別說了,咱酒中見真情。”

    此句話一出,唐少身后的幾個朋友頓時暗暗喝彩,這話說的,滴水不漏,哪里是什么夜明珠,分明是搞的小把戲嘛!

    就連自己班級里,一個女生也驚訝的捂住自己的嘴,悄悄和身邊的女孩道:“剛才不會是班長的魔術吧!”

    岳博韜接過話道:“唐少,剛才冒昧的是我,你得讓我先表達愧疚之情,到了這還沒喝上幾口,我要先和班長先喝!”

    施良面色一沉,這個岳博韜在新區的圈子內被送外號酒王,他自封酒仙,每次去ktv,都是一筐調好的各色的酒備著,誰要和他對喝,不打幾個來回,那是對他的侮辱。

    此刻就是傻子也看出來他們的意圖,和一幫整日以酒為樂的紈绔子弟斗酒,簡直自取其辱。

    唐開穎見葉知秋傻乎乎的坐在那里,雖然剛才心里酸酸的,可是此刻卻不知道怎么,不想讓他去拼這個酒,可是人家打的是友情牌,是道歉酒,她不好大聲呵斥,悄悄站在葉知秋邊上道:“那個唐龍是唐萬東的兒子,平時可壞了,別答應他們,他們調的酒可烈了,我喝過一口,難受了好幾天呢。”她對唐萬東是發自內心的厭惡,連個叔都懶得喊!

    葉知秋看小丫頭低聲提醒的好意,有些好笑,但是看她擔心的小神情,帶著淺淺的羞澀,粉粉的可愛,柔聲道:“恩!”

    他轉身朝岳博韜幾人道:“算了,心意領了,在喝酒上,我是認輸的。”

    班長認輸了!

    二班的同學們雖然驚訝,但沒有絲毫的看不起他,都松了一口氣,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

    那個岳博韜臉色一陣青紫,此刻有一種下樓踩空階梯的感覺,心里慌的長草,見大家都看他,突然依次端起長島冰茶、b-52、血腥瑪麗……都是一口悶掉,看的眾人暗暗心驚,呼吸都緊張起來!

    岳博韜喝了一圈,眼睛紅紅地道:“大班長,不會是這點面子都不給吧,玩不起就不要出來玩!草!”

    葉知秋看他那窘迫的樣子,更加不愿意和他喝,笑著搖搖頭。

    新區岳少的女伴趕緊過來扶他,穿著齊埠小短裙,七公分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咯咯作響。

    岳博韜正想在唐龍的面前表現下,事后還有求唐少呢,對方竟然連應戰都不敢,氣的七魂六魄都要出竅,見她的手攙扶過來,好像自己這點酒就醉了似的,感覺更加丟人,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得震天響,罵道:“滾你媽逼的,別給老子丟人!”

    那女孩挨了這一下,立刻蒙了,眼淚在眼眶里打轉,鮮紅的五個手指印印在雪白的臉上顯得更加凄涼。

    葉知秋的臉漸漸冷了下來。

    這時二班里面走出一個平凡到人堆里不見的女孩,她芊芊素手拿起酒杯,也全部是一口悶掉,十幾杯酒打下來,面色絲毫不變。

    她冷冷的看著岳博韜道:“我最看不起打女人的渣男!喝點酒根本不需要我們班長出面!你還不配!”

    “沈……曉琳?”有的學生還甚至叫不出她的名字,可是都知道她競選班花時的豪言壯語。

    如果此刻有個地縫,岳博韜恨不得鉆進去,和一個女人拼酒?這個班長真他媽的縮頭烏龜一個?

    他嘲笑道:“我不和女人喝酒!就好比獅子不會接受螞蟻的挑釁!”說完這句他為自己的睿智而感到自豪,為自己犀利的言語感到沾沾自喜。

    “岳大少,不會是這點面子都不給吧,玩不起就不要出來玩!草!”戴假表的施良出言道。

    原話被返回來了。

    “哈哈哈!”錢善善沒心沒肺的突兀的笑了起來,他們都是一幫少年,還不明白**絲和土豪們的差距,生活還沒讓他們卑躬屈膝,受到侮辱,現在有了機會,立刻反駁回來!

    岳博韜毒蛇一般的眼睛掃了施良幾眼,再不言語,他要讓這個不起眼的女孩給他跪舔,他輕蔑的拿起酒杯,示意那帶來的兩個靚妞調酒師快點調。

    一輪酒立刻消滅掉,沈曉琳面色不變,也跟著消滅了一圈。

    岳博韜又是十幾杯下去,胃里像是要爆炸似的,各種酒混合在一起,攪動著他的神經,額頭漸冒汗。

    沈曉琳的面色也微微有些變了,可是倔強的她絲毫不認輸,十幾杯酒跟了下去。

    岳博韜喝……沈曉琳喝……

    岳博韜喝……沈曉琳喝……

    這已經不是在喝酒,這是在玩命,岳博韜嘴角冷笑著,眼睛紅的可怕。他心里的后悔像是浪潮一樣把自己淹沒,可是他不能輸,輸了以后在圈里那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沈曉琳似乎也支撐不住了,她每喝一口,就像是毒藥似的,一個女孩子和男孩子拼酒,本身就是逆天的事情,而她還拼了這么久,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持著她!

    唐開穎眼淚汪汪的拉著葉知秋的胳膊,她和水呢呢都沒去阻止,大家也沒有去阻止,他們看見沈曉琳這個平凡女孩眼中全是不服輸的光芒!

    等她喝完一杯酒,擦了擦鼻子,發現竟然出血了!

    兩個和她要好的女孩見狀哭了起來,一個女孩終于忍不住大叫道:“夠了,曉琳,不要喝了!你瘋了嗎?”她過去想拉沈曉琳。

    葉知秋伸手阻攔了她,那女孩似乎是擔心過頭,大叫道:“班長,你讓我過去,求你了,你不要攔著我,她再喝下去會死的啊!”

    葉知秋渾然不見她的目光,只是攔著她。

    唐龍幾個人看女孩流了鼻血,臉上露出殘忍的微笑,岳少的名號總有幾個聽過的,喝死這個小妞,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岳博韜喝……沈曉琳喝……

    只聽咕咚一聲,岳博韜倒地不省人事。

    依然站立的沈曉琳轉身舉起手里的酒杯,做了個勝利的手勢,看到幾個為她而哭的女孩,微微一笑,緩緩倒地!

    葉知秋拿起一顆仙家的護心藥丸,趁人不注意放進她的嘴里,讓人把她抬走。

    十七八歲少年的思想,骯臟的像是無人打掃的公共廁所。

    葉知秋轉過身來,看著因為那個所謂岳少先倒地而臉色難看的唐龍幾人,微笑道:“還比嗎?”

    “你!”唐龍想不到他這個時候還敢挑釁,冷笑道:“不會是再找個女孩幫你出頭吧!“

    葉知秋制止了班里其他人阻止自己的行為,道:“算一算,你們總共幾個人,一起上吧!“

    “一起上吧!“這簡單的一句話,卻猶如一顆驚雷在人耳邊炸起!

    保時捷少年這時道:“我們要是一起上,怕你死……”

    “啊……不要……“他的話沒說完,就聽見唐開穎的一聲大叫,聲音微微有些惶急。

    卻見葉知秋拿起桌上的一瓶開好的夢九,仰脖子就倒,一瓶一斤裝的五十二度白酒眼見就見底,他蠕動的喉結此時特別有男子漢氣息,像是一個軍隊里出來的狂莽大漢,豪情萬丈。

    “這……“唐龍端著的那個里面裝著深水炸彈的小酒杯,此時顯得特別可笑。

    葉知秋左手中的酒還沒喝完,右手又是一瓶,依然仰脖子就倒,又是滴酒不剩!

    他喝完兩瓶,談笑風生地道:“你們誰先來!“

    靜!

    安靜!

    靜的能聽見心臟的跳動!

    沒人敢來!

    唐龍面如死灰,手里的酒灑了出來都不毫不知情。

    “嗚!!!!!!“二班里不知道誰吼了一嗓子,是那種心情經過極大的起落后,極致的宣泄!

    水呢呢把醉酒的沈曉琳送回臥室,并讓仆人叫了家庭醫生。

    回來正好見到葉知秋連喝兩瓶酒的豪邁英姿,一時間腳步挪動不了半步,呆呆的看了起來!

    葉知秋手里握著兩個空瓶子,冷冷的看著對面的幾人,道:“真沒人敢了?“

    “欺負別人時的猖狂勁哪里去了?”葉知秋把手里的酒瓶輪起了一個夸張的高度,在眾人的驚呼中,砰的一聲砸在唐龍的頭上,頓時鮮血長流!

    唐龍沒想到對方會突然動手,痛苦的大叫著,暴戾的本性使他瘋狂的罵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葉知秋冷冷一笑,還想上前,唐開穎突然出來抱住他,葉知秋見她的模樣,嘆了口氣,不再向前,冷冷地道:“若不是在呢呢的家里,我現在就殺了你!快滾吧!”

    另外幾個跟班仿佛才回過神來,忙去攙起唐龍,唐龍任血水長流,怨毒的眼神看著葉知秋,慢慢的退到門口,冷聲道:“記住,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看著目瞪口呆的同學,葉知秋走到那個為了沈曉琳哭的女生面前道:“我沒讓你過去,是因為我在她的眼睛里見到了永不言棄的精神。”

    那女生剛干的眼淚又流了出來,班長諄諄的話語像是遠山里的溪流,流淌進心的最深處!別去經年,班長的音容笑貌猶在眼前,多少次午夜里夢回首,淚流滿面!阻攔了她,那女孩似乎是擔心過頭,大叫道:“班長,你讓我過去,求你了,你不要攔著我,她再喝下去會死的啊!”

    葉知秋渾然不見她的目光,只是攔著她。

    唐龍幾個人看女孩流了鼻血,臉上露出殘忍的微笑,岳少的名號總有幾個聽過的,喝死這個小妞,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岳博韜喝……沈曉琳喝……

    只聽咕咚一聲,岳博韜倒地不省人事。

    依然站立的沈曉琳轉身舉起手里的酒杯,做了個勝利的手勢,看到幾個為她而哭的女孩,微微一笑,緩緩倒地!

    葉知秋拿起一顆仙家的護心藥丸,趁人不注意放進她的嘴里,讓人把她抬走。

    十七八歲少年的思想,骯臟的像是無人打掃的公共廁所。

    葉知秋轉過身來,看著因為那個所謂岳少先倒地而臉色難看的唐龍幾人,微笑道:“還比嗎?”

    “你!”唐龍想不到他這個時候還敢挑釁,冷笑道:“不會是再找個女孩幫你出頭吧!“

    葉知秋制止了班里其他人阻止自己的行為,道:“算一算,你們總共幾個人,一起上吧!“

    “一起上吧!“這簡單的一句話,卻猶如一顆驚雷在人耳邊炸起!

    保時捷少年這時道:“我們要是一起上,怕你死……”

    “啊……不要……“他的話沒說完,就聽見唐開穎的一聲大叫,聲音微微有些惶急。

    卻見葉知秋拿起桌上的一瓶開好的夢九,仰脖子就倒,一瓶一斤裝的五十二度白酒眼見就見底,他蠕動的喉結此時特別有男子漢氣息,像是一個軍隊里出來的狂莽大漢,豪情萬丈。

    “這……“唐龍端著的那個里面裝著深水炸彈的小酒杯,此時顯得特別可笑。

    葉知秋左手中的酒還沒喝完,右手又是一瓶,依然仰脖子就倒,又是滴酒不剩!

    他喝完兩瓶,談笑風生地道:“你們誰先來!“

    靜!

    安靜!

    靜的能聽見心臟的跳動!

    沒人敢來!

    唐龍面如死灰,手里的酒灑了出來都不毫不知情。

    “嗚!!!!!!“二班里不知道誰吼了一嗓子,是那種心情經過極大的起落后,極致的宣泄!

    水呢呢把醉酒的沈曉琳送回臥室,并讓仆人叫了家庭醫生。

    回來正好見到葉知秋連喝兩瓶酒的豪邁英姿,一時間腳步挪動不了半步,呆呆的看了起來!

    葉知秋手里握著兩個空瓶子,冷冷的看著對面的幾人,道:“真沒人敢了?“

    “欺負別人時的猖狂勁哪里去了?”葉知秋把手里的酒瓶輪起了一個夸張的高度,在眾人的驚呼中,砰的一聲砸在唐龍的頭上,頓時鮮血長流!

    唐龍沒想到對方會突然動手,痛苦的大叫著,暴戾的本性使他瘋狂的罵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葉知秋冷冷一笑,還想上前,唐開穎突然出來抱住他,葉知秋見她的模樣,嘆了口氣,不再向前,冷冷地道:“若不是在呢呢的家里,我現在就殺了你!快滾吧!”

    另外幾個跟班仿佛才回過神來,忙去攙起唐龍,唐龍任血水長流,怨毒的眼神看著葉知秋,慢慢的退到門口,冷聲道:“記住,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看著目瞪口呆的同學,葉知秋走到那個為了沈曉琳哭的女生面前道:“我沒讓你過去,是因為我在她的眼睛里見到了永不言棄的精神。”

    那女生剛干的眼淚又流了出來,班長諄諄的話語像是遠山里的溪流,流淌進心的最深處!別去經年,班長的音容笑貌猶在眼前,多少次午夜里夢回首,淚流滿面!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