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47章 葉大少被玩弄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走了幾個人渣,那道高富帥與吊絲的鴻溝似乎消失了,氣氛便熱鬧起來,那個唐龍在的時候,水呢呢似乎總是不在狀態,此刻終于開心起來。

    大家都知道這個班長能喝,又不太冷,葉知秋來者不拒。一個個可勁的來敬酒。

    葉知秋顯然低估了這世俗酒的力量,自己剛進來的時候偷偷品嘗不少,斗酒又喝了那么多,如今又是真心實意和一幫小伙伴歡聚一堂。也沒用內勁和真元去逼酒,自我感覺喝的越多就越是舒爽!就越是豪情四射!

    待過了午夜,水呢呢生日到來,許下心語心愿,大家忙著切蛋糕,夜宵燒烤,個個精神抖擻!

    **才剛開始,水呢呢早準備了夏日清涼的泳裝,每個女孩人手一套,充分考慮到狼友們的想法,所有泳衣都是保守型的!

    可是即使再保守,也要露出胳膊、大腿、濕漉漉的泳衣肯定會緊緊的貼在身上,那種曲線畢露的美,有幾個男生立刻鼻血飆出三升!

    唐開穎和水呢呢最后才出來,小糖糖她的臉是微紅的,略顯些羞澀,青春而懵懂的一雙靈珠,泛著珠玉般的光滑,四處望了望,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絲世間的塵垢。

    睫毛纖長而濃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翹起,粉嫩的嘴唇泛著晶瑩的顏色,輕彎出很好看的弧度。一雙柔荑纖長白皙,玉臂全部裸露出來,更是襯出如削蔥的十指,如玉的耳垂上帶著淡藍的纓絡墜,纓絡輕盈,隨著一點風都能慢慢舞動。

    她穿著一身韓版的海軍風連體泳衣,下身是藍色的小短裙形狀,在燈光下露出修長雪白的大腿,皮膚的雪白是那種飽滿健康的雪白,在心形吊燈的映照下,有種水潤的光澤,越發潔白無瑕,

    真是美到了極致!

    身邊站著的水呢呢,小丫頭的嬰兒肥被剪裁良好的泳衣掩蓋了,明顯的腰線剪裁、心形領口、露背背心式上裝和高腰短褲,加上方格花布、夏威夷式活潑印花、海洋風圖案,流蘇、褶皺或綁帶的裝飾,讓它更能修飾身材。手臂肥嘟嘟的,柔嫩的能掐出水來,心形領口里飽滿的如同倒扣的玉碗似的雪白乳肌耀人心扉!

    真是美的觸目驚心!

    兩人一時瑜亮,使得泳池里的一眾美女們黯然失色。

    看到眾人如癡如醉的目光,小糖糖和水呢呢有點小開心,又有點小害羞,四顧之下,發現大班長絲毫沒有任何形象的躺在一個椅子上睡著了!

    她們精心雕琢過的美貌,他竟然就那樣視而不見的睡著了!

    一天到晚充大頭,醉的這個死樣子!品嘗百樣美酒的他,像是一個貪吃的孩子,喝的滿面紅光,在睡夢中都帶著笑。

    哪里知道葉知秋醉酒確實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葉大仙喝了酒豪興大發,正用神識去滅殺養魂木上殘留的一縷神識,他僅練氣三層的標準,困難還是有點的。打開的第一層禁制當中,并沒有養魂木這種低級的木頭,讓他還是撓頭不已的。

    錢善善嫌他睡姿難看,幾個男人合力把他扔倉儲間去了。

    兩人只裝作看不見葉知秋的窘態,繼續與大家玩樂,泳池都是半山的溫泉,活水源,男女在泳池中游泳,像在一個澡堂子里共浴!

    再加上夜宵里燒烤的野豬肉,香飄四溢。芳香醇美的酒,泳裝少女,迤邐的舞曲,保齡球,臺球,電動賽車,應有盡有,簡直人間天堂!

    曲終人散,半山旅館早已定好房間,只是沒想到人多的有些超出預算,還好堪堪能擠下,水呢呢打發管家仆人們回來休息,幾百米的路程,兩人安排好朋友們居住,已經是下半夜,沿著山間的石子路走回別墅,被暴雨洗過的雨花石格外水亮,回到呢呢的家,卻發現,好像還遺漏了一個重要的人!

    兩人走到倉儲間,小糖糖和小呢呢無奈的嘆了口氣,這是什么保鏢啊,睡覺還流口水。

    小糖糖無奈道:“現在也不好去打擾你家仆人,就讓他在這吧!我先回家了!”說著打了一個可愛的哈欠。

    水呢呢一聽著急起來道:“他可是你家的保鏢,要走你帶走!”

    小糖糖鬼使神差地道:“我家的保鏢,你沒用啊?”

    水呢呢傻了眼道:“我用?我啥時候用過?亂說話我告你誹謗啊!”

    唐開穎可愛的鼻子一皺道:“好吧,我把他帶走,這可是你說的,以后你別用啊!”

    水呢呢嘴上不服輸地道:“看他那難看樣,送我以后我都不會用!”都說男人拔吊無情,倆小公主脾氣都上來了,又都喝了不少酒,竟然破天荒的頂了兩句嘴。比誰都無情無義。

    也都說女孩心眼小,兩人說著說著,為了一個破玩具有點小小的置氣,唐開穎看到邊上有個裝閑散的小推車,氣咻咻的想把葉知秋推里面去,可是這廝身高體健,哪里推的動,水呢呢其實家里就有房間,可是抹不開這面子,見唐開穎搬不動這個玩具,卻還倔強的搬動,眼圈一紅,就上來幫忙。

    仿佛是為了報復誰,兩人都不說話,卻都在葉知秋身上用力,看到水呢呢生拉硬拽葉知秋的胳膊,水呢呢也不服輸,直接扯了葉知秋的頭發,可憐一代大羅金仙,僅僅釋放了殺意罩的他,哪里會想到人家在玩他。模糊間任兩雙小手在身上抓抓撓撓。

    生拉硬拽上了車,葉知秋穿的是學校發的軍訓服,那質量只比紙張好些,在拖拽中撕拉壞了好幾塊,露出已經被調理的健碩無朋的身體。

    唐開穎手扶小推車,瞬間化身天下最美乞丐,也不看水呢呢,推著就走,到了門口已經累得氣喘咻咻,這玩具太沉了,水呢呢想叫她留下來,可是此刻更說不出口,看小糖糖累的小狗狗似的吐舌頭,心里一軟道:“我爸媽不在家,一個人睡,害怕!“

    唐開穎放開一個車把,兩人像個賣貨郎似的在管家的驚訝目光中把他推了出去,兩人的別墅離的很近,幾步路就到了小糖糖家,見到是大小姐的保鏢,也沒人阻攔。

    歐陽文青早已熟睡,倆人小心翼翼的像是在做賊,水呢呢剛想后悔把他拖出來,突然露出小狐貍似的微笑,平時不好開口,今天可是自己生日,如果開口問青阿姨要丹藥,眼前一個金仙在,她竟然不要,這神經大條的狗可以,還自得地想,肯定一要一個準。

    唐開穎見水呢呢愣愣的站在那里,面帶詭異的微笑,吃了一驚,剛扶起葉知秋的頭又放下,砰的一聲脆響,唐開穎吐了吐舌頭,葉知秋此刻的神念正滅殺養魂木的神識,只感覺魂念支持不住,睡夢中吐出一口鮮血,其實是那酒早已到了嗓子,朦朧中一下吐了出來!兩人不在意間被濺到幾滴,臉色由紅變紫。

    “啊!“

    那酸爽!不敢相信,看著這個臭死人的大玩具,兩人欲哭無淚,可是他們家不像水呢呢家,還有男管家的存在,小糖糖家滿屋沒一個男人。

    水呢呢忽忽去煽葉知秋的臉龐,使他清醒過來,可是葉知秋任那肉呼呼的小手打在臉上,卻只有按摩的效果。

    她看著唐開穎道:“要不算了,給他拖到床上,不管他了,睡的死豬似的。“

    唐開穎為難地道:“這不臭死啦!“

    水呢呢突然道:“要不,我們幫他洗洗?“

    唐開穎被他的想法嚇了一跳,趕緊搖頭,水呢呢道:“你想什么呢,調好淋浴,可勁的沖好,抬到床上,從被子里面把衣服給扔掉,萬事大吉!“

    看到唐開穎還在迷惑,水呢呢響指一打“go!go!go!”

    拽了衣服就往浴室里拖,唐開穎看了看臥室母親的門,看著臟兮兮的葉知秋,倆小丫頭像是拖拽一個死狗似的。

    調好溫度,任水流給他沖的干干凈凈,化纖的軍訓服緊緊的裹在身上,健碩的胸肌看的倆小丫頭心跳不已。

    胡亂給他打了嬰兒沐浴乳,牙膏給塞到嘴里,用干凈的馬桶刷刷了幾下,然后用手猛沖,一個香噴噴的好男兒誕生。

    洗了干凈就不好在地上拖,兩人一邊一個手臂攙扶,葉知秋的大手無意識的垂下來,正好護在了兩人的胸上,水呢呢和唐開穎各自都不敢尖叫,忍著羞意把他扛到臥室。

    用了一條大被包裹住葉知秋,兩人臉紅紅的都不敢再動彈。

    可是過了不久,兩人成虎的心態使他們膽子大了起來,錘頭剪刀布后,水呢呢把白嫩的小手伸了進去解葉知秋的拉鏈,左右解不開,心一橫,撕拉一下撕壞,然后接著是唐開穎,她溫柔的小手接觸葉知秋滾燙的男性身體,臉色一紅,趕緊把手縮回來,看到水呢呢嘲笑的目光,才又伸了進去。

    你一下,我一下,像是比賽一般,褲子更是不好拖,直接找了剪刀來,閉著眼睛伸進被子里剪。葉知秋除了小內內,已經是片縷不剩。

    兩人第一次做這種事,也是第一次這么親密的和男生接觸,臉紅的西紅柿一般,還不忘記各自嘲笑對方,剛才的小負氣早已不見,又是親如孿生姐妹一般。

    到了最后,顯然不能再脫。兩人蓋好被子,向門口走去。

    才到門口,水呢呢俏臉一片通紅,突然問道:“小糖糖,你看過男人的身體嗎?“

    唐開穎驀然被問,呆了一呆,臉色潮紅道:“呢呢姐,你壞死了,你難道沒看過那種網站?“

    水呢呢臉上酒氣外溢,媚眼如絲,胸前墜下的玉碗絕對是秒殺男人的利器,但也是續命的仙丹,也許今晚的酒讓她突然變了一個人,繼續蠱惑道:“要不要看一眼?“

    “就一眼!“同樣酒氣逼人的唐開穎也豁了出去。自己的玩具,自己沒資格看看?

    悄悄的掀開被子,兩人驚訝的捂住自己的嘴,兩塊胸大肌結實無比,更為夸張的是十塊刀削般的腹肌,兩人的臉都能滴出水來,再一次石頭剪刀布后。

    水呢呢的手輕輕的伸向禁地而去!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