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48章 葉知秋VS母女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看的出來這倆小丫頭真是不會照顧人,那內褲濕漉漉的貼身存在,顯出一個碩大的形狀。若是這樣貼身,一個是不舒服,二是也很容易感冒!

    水呢呢是言語上的巨人,行動上的侏儒。手越是靠近那個地方,心就越慌,臉就越燙。

    當內褲緩緩的拽下,兩人的眼神先是在漆黑的叢林中漫步,竟然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碩大無朋的一坨丑陋的東西出現在眼前。像是一個烏黑的小山。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均覺得丑陋無比,小糖糖雙頰似火,喃喃道:“好像和網上的不一樣啊!”

    水呢呢屏住呼吸,悄悄用手去碰了一下,那個東西似乎觸電了一般,動了一下,水呢呢趕緊收回胖嘟嘟的小手。

    葉大仙似乎在夢中夢到了什么東西,那鋼槍一點點翹起,最終昂然挺立,皮兒翻出,露出光滑的頭部,偏暗的槍柄,偏紅的頭頭,青筋盤根乍起!

    這下終于一樣了,兩人木呆呆的看著這一切,忘記了時間,忘記了一切。酒似乎也醒了一些。

    隔壁臥室的門一聲響,小糖糖一下反應過來,迅速的把葉知秋整個蒙住,與水呢呢站起來,迎到門口,原來是起夜的歐陽文青,她見到兩人露出溫柔的笑道:“晚會結束啦?”

    水呢呢恭敬的喊了青阿姨好,再說兩句敷衍過去,等到歐陽文青回到臥室,兩人對視了一眼,酒終于完全清醒,回想剛才的瘋狂,像是做了一場大夢。

    兩人不敢再回去看葉知秋,各自去洗了澡換了睡衣,一起回到小糖糖的臥室,床足夠的大,很快睡去。

    清晨,終于清醒的葉知秋拍了拍還有點昏沉的腦子,抬眼望去,墻角一堆柳條狀的破碎衣服,自己赤身課體,似乎被個變態女人強暴了一般,胯下橫刀立馬。

    這是哪里?

    據說生日會后,會安排半山酒店住宿,看來就是了,果然豪華無比。

    可是自己這是怎么了?難道自己被同住的同學爆菊了?又難道自己夜里耍酒瘋?

    他走下床鋪,圍了一條毛巾,隨手開門去找洗手間,雄壯的身體在日出的微弱陽光下閃閃發光。

    這酒店果然豪華,弄的像個家似的,絕對的賓至如歸,聽到浴室里嘩嘩水響,葉知秋也不在意,是哪個小子和自己同一間住宿的?萬幸洗手間沒有上鎖,他探頭看了一眼,馬桶和浴室是隔開的,還好,避免了尷尬。

    他打開洗手間,把馬桶的蓋子掀起,解開圍在身上的毛巾,雄壯的棒子露出來,只是晨勃的過于厲害,需要靜等一會。正想找浴室里的哪位仁兄說話緩解氣氛。

    正沒想好由頭,浴室的門豁然打開,擦著濕漉漉的頭發,歐陽文青光著身子推開浴室的門走了出來。

    因為剛被水洗過,光滑如綢緞一般的身軀顯得特別的水嫩,充滿彈性的**潔白無瑕,沒有任何束縛的胸此刻波濤洶涌,欺霜賽雪的乳肌上是那那熟透的葡萄,似乎只需要輕輕一彈,就會流出鮮美可口的蜜汁。

    渾身上下沒有任何的瑕疵,平坦的小腹中可愛的肚臍像一個藝術品,下面是漫山的芳草地,茂密而卷曲的毛發,能清晰的看見曲松的毛發下是水嫩的埠地,微微隆起,埠地往下是一道殺人于無形的密縫。

    葉知秋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剛有點下去的小伙伴立馬斗志昂揚,像是一匹脫韁的野馬!

    天可憐見,在這個世界的葉知秋那是純的堪比二十四k的真金。

    他目瞪口呆,猶如五雷轟頂,見慣毀天滅地大場面的他,此刻像一個無助的孩子。

    歐陽文青擦好頭發,耳邊傳來粗重的呼吸,一絲不掛的葉知秋就那樣呆呆的看著她,眼里泛出的綠光像是一頭餓了幾天的狼!

    即使她見慣商場的波詭云譎,世俗的千奇百態,對眼前的詭異的一幕依然透出絲絲涼氣。

    她來不及思考眼前的情況,匆忙中只來的及用浴巾裹住自己的身體,都說女人全露不如半裸,這樣一來,又是換了一種風情,像是制服誘惑一般,葉知秋內心里吶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接下來就是女人的惶恐,她要張嘴去大叫,警戒森嚴的半山別墅,保鏢林立,竟然被一個赤身露體的男人毫無聲息的闖了進來。

    葉知秋見她張嘴,雖然不知道眼前的情況,可是已經能隱隱才出來原來,一旦叫出來,后果肯定會很嚴重,最首先的一點,大羅金仙的面子不僅是沒入凡塵,簡直是十八層地獄了!

    他一個箭步,大手已經捂在了歐陽文青的嘴上,短促的聲音戛然而止,葉知秋的槍也頂在了人家的小腹處,火熱、狂野、激情!一切字眼不能形容眼前的無與倫比的刺激。

    這時,就聽小碎步傳來,明顯的腳步聲往洗手間跑來,葉知秋摟著歐陽文青一閃,到了浴室里,關上門,還好隔間非常隱秘,外面看不到里面。

    葉知秋打開水龍頭,退到墻角,怕被看到下面的大腳,就聽到唐開穎的聲音道:“老媽你在洗澡嗎?”

    葉知秋放開手,歐陽文青不敢看葉知秋的身體,可剛才的一瞥已經印入腦海,如刀削斧刻般的十塊腹肌像是重錘一般擊在心頭,那勃起的物事更看的她心頭巨顫。

    其實,看清葉知秋的面容之后,歐陽文青已經不再害怕,剩余的全是羞意,至少眼前的這個人不會傷害自己。

    竹葉青平靜了自己聲音道:“是的!”

    葉知秋默念無上道法,漸漸去除邪念,可是隨著一陣淅淅瀝瀝的聲音,在葉知秋的耳朵里,簡直如同仙音。他又可恥的石更了,小糖糖一邊小解一邊道:“老媽,那個臭流氓昨晚喝醉被我和呢呢姐帶回來了!”

    竹葉青只得表現出不清楚,掩飾的笑著說道:“哪個臭流氓啊!”

    唐開穎把淅淅瀝瀝的聲音解決完,道:“就那個葉知秋,破保鏢,一天到晚就知道帥酷,我和你說……”

    葉知秋一陣無語,我怎么流氓了?我做過什么流氓事了?心下一橫,再說我,我流氓你老媽去!伸手向歐陽文青的臀部摸去。

    當大手觸及臀部,文青渾身一顫,急慌慌的想往前走,離開他的魔抓,可是浴室地滑,仰天就要摔倒,葉知秋上前一步,強大的臂彎箍住歐陽文青,那根鐵棒緊緊的頂在臀部。手扶住的地方赫然是兩個大白兔的中心位置,葉知秋只感覺腦海里蒙的一聲,鼻子里飄進一股如麝如蘭的好聞味道,傳說中的春水玉壺獨有的一體三變的味道,對于修真大拿葉大仙來說,這就是最好的春藥!

    他觸手在兩顆紫葡萄上一點,帶著一點仙家內勁,歐陽文青只感覺渾身發軟,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幾乎全身**的躺在一個小白臉的懷里,這個小白臉還長的巨帥,身上刀削斧刻的十塊腹肌,強大的男人氣息,身上又有著無法解釋的神秘。多年荒蕪的身體此刻猶如大地回春,外面是喋喋不休的可愛女兒,巨大的刺激像猶如癮君子之于毒品。

    歐陽文青被撫摸的那一下,輕輕的哼出了聲音,只感覺心如鹿撞,強大的荷爾蒙氣息使她喘不過氣來,臀部的長槍幾乎要擠進****里面,手忙腳亂的推開葉知秋,心里暗暗腹誹,死丫頭你再說,我可真被耍流氓了耍死了!

    眼前的情景肯定不能讓女兒看到,否則這輩子肯定抬不起頭來,她急忙掰開葉知秋的大手,“警告“的眼神看了葉知秋兩眼,掩飾的笑道:“傻丫頭,可別胡說,那個保鏢的人品還是很好的!“

    唐開穎哼了一聲道:“老媽你是不知道,他可喜歡往人家女孩子那個地方看了,經常偷窺呢呢姐。眼神往呢呢姐那里面看的時候挖都挖不出來!”

    葉知秋頭上全是黑線,這么隱秘的事情也被小丫頭看見了?

    此刻葉知秋正眼神堅決的看著歐陽文青的大白兔部位,是小青年火山即將噴發的景況,歐陽文青心里暗想:“果然是個下流胚子!”

    她只好道:“好了好了,趕緊出去吧,媽媽要出來了!”

    唐開穎不依道:“出來就出來唄,又不是沒看過,話說我啥時候能長你那么大啊?”

    歐陽文青聽唐開穎的聲音在門口,知道看不到里面,等下女兒走了,自己肯定走不出這個浴室,立刻走了出來嚴厲地道:“胡鬧,趕緊出去!”

    唐開穎嘿嘿笑了兩聲,銀鈴般的笑聲遠去。

    葉知秋沒想到她突然出去,慌忙往里面躲了一下,兩人都是好面子的人,都怕別人看見,歐陽文青拿了墻上的睡衣,捂著臉淚奔回屋,躺在床上,心里久久不能平靜。

    葉知秋鎖上洗手間,解決完后,毛手毛腳的跑回屋,找到內褲。心里也是久久不能平靜。

    天光大亮,葉知秋得知自己深夜酒瘋,竟把自己的衣褲撕得條條破碎,陷入了深深地自責中,兩小丫頭每人鄙視了他一番,找了男士的衣服給他穿上。正好合身,英俊瀟灑而又不失陽剛。

    歐陽文青看著他身上,故去丈夫的衣服,一時恍惚起來。

    葉知秋終于想起來開機,發現手機好幾個未接電話,石磊和趙忠誠都打了好幾個。

    還有劉倩和周小曼也都打了兩個。

    慢慢的回撥回去,石磊的已關機,又打了趙忠誠的,一向鎮定的趙忠誠說話竟然有些慌張,道:“葉少,不好了,石磊殺人了!黑龍會的狼牙被他殺了!“

    狼牙死了?

    葉知秋哈哈大笑:“好的,我知道了,磊子殺的好啊!“掛斷電話后又去打周小曼的手機。

    趙忠誠呆呆的看著自己的手機,殺的好?這……

    可是下面呢?

    他趕緊繼續打,可是電話在通話中,葉知秋正打通周小曼的電話,電話里周小曼惶急地道:“不好了,葉知秋,醫院發生重大燒傷事故,你的外甥女也在里面!你快來!“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