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68章 猛虎出更(1)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劉朝倫副總不負重托,此次競標的隨行人員,后勤部署,項目展望,一切安排到位。

    總裁辦、法務部、預算部、設計部,皆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強將。

    集團總部的保安們也挑選的是精英中的精英。精英保安和葉知秋轄區億達的保安或者物業小區的那種保安,完全是夏蟲不可以語冰,那可是經過了精心挑選,層層選拔出來的猛將,有已經退伍的特種兵王,曾經的中南海保鏢,有散打金腰帶得主,或者是跆拳道祖宗十八代,簡而總之,都是有功夫在身的百人敵之王。

    這精選的十個人,可是擔負了歐陽總和一眾大人物的身家安全,絕對不會有絲毫的馬虎。徒手對付幾個彪形大漢,可以說如同兒戲。

    帶領他們的大隊長孟虎更是曾經在蘇聯傘兵學院當過教練的空中和叢林之王。

    孟虎的地位不僅在集團的保安中深有地位,一眾總裁也是對他刮目相看,據說,曾經有一次,因為商業競爭,仇家竟然下陰手,孟虎隊長以一人之力獨挑對方三十八大將,浴血中將集團人員安全帶回,從此身價扶搖直上。

    這都是老黃歷了,不值一提。

    劉朝倫副總在隊伍出發前就和孟虎隊長在密室洽談很久,出來的時候兩人把手言歡。

    幾十億的大項目啊,沒有三兩三,誰敢上梁山?

    人員配備整齊,先是做了一遍升旗儀式,莊嚴的國旗冉冉升起,人群肅穆,車馬也齊備,打頭的是加長林肯,后面是清一色的奧迪a6,車輛被水洗過,嶄新蹭亮。

    老總歐陽文青坐在加長林肯里面,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遠處風馳電掣的電摩隨風飄來,葉知秋珊珊來遲,得體的西裝配置電摩有些不倫不類,可是當他下車停好電摩,長身而立,猿背蜂腰,帥氣的面孔在朝陽下閃閃發亮。

    歐陽文青看見笑了笑,這個年輕的小男人,總會給人太多的意外。

    自己的駐顏丹還沒吃呢,若是真的駐顏丹,自己的全部身家也買不起吧?對于自己的好姐妹朱芝,自己可是苦心的隱瞞撒謊才慢慢的淡化這話事件的。

    小夏天翻了翻白眼,一個道貌岸然的人渣,一個運氣稍微好點的流氓,一個惡心的小白臉。三頂大帽子扣向葉知秋。

    劉朝倫副總作為安排人,見到這個打了自己司機和兒子的關系戶這么晚才來,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可是大好情形不能被這小插曲打斷,出師未捷先起內訌,誰都承受不住。

    他心寬體胖,不是打架的料,可是他毒蛇一般的眼光和孟虎悄悄對視了一眼,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段,兩人心照不宣。

    唐萬東看著劉朝倫的小動作,他可是清楚葉知秋這個人渣的力量,可他冷著眼看好戲,若是總裁欽點的人搞砸了這次魔都之行,幾十億的項目打了水漂,那這個總裁,哼哼!

    保安們清一色的高檔貼身西服,耳麥、對講機樣樣俱全,文靜的時候可以裝波一,真正動起武來,皮鞋都是特制的,絲毫不影響任何斗毆。

    大軍開拔!進發魔都!

    葉知秋匆忙中給三個女人掛了電話,一個是給倆小丫頭打的電話,要他們兩人做個好學生,財一定不能露白,乖乖洗白白等自己回來。哦,是把手洗白白。

    然后打給周小曼,告知自己出差魔都,問她需要什么禮物,自己回來一定全部帶回。并且笑問她,妞,那事考慮的如何了。

    周小曼正處于女孩的戀愛期,整天小臉紅彤彤的,甜蜜的說葉知秋還沒過了考察期。

    看前面車子已啟動,最后面的考斯特里面坐好了幾個保安,連負責開車的彪漢據說就是那個曾經的中南海保鏢!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精英保安氣質都不一樣。

    孟虎見葉知秋在那里煲電話粥,大聲道:“葉知秋,我命令你迅速歸隊!“聲音震耳欲聾,鎮人心魄,劉朝倫副總和唐萬東副總分別在自己的車中露出了笑容。

    葉知秋電話里不要臉的和人家吻別,周小曼感覺葉知秋仿佛透過電話來吻她,慌得直說不要,聽著電話里的盲音,又有些悵然若失。

    豪華型的豐田考斯特,高端大氣,舒適自然,許多領導人都喜歡使用,中南海保鏢的車技真不是蓋的,車開的四平八穩。

    其他的幾個小伙子紛紛來回的打量葉知秋,紛紛露出不屑之意。其中甚至有兩個認識他,悄悄和眾人說了這個少年的情況,眾人才明白過來,原來這少年竟然是碰巧救了大小姐的小白臉啊,怪不得能和他們這些精英坐在一起,原來是來分功勞來了。

    那兩人只見過葉知秋利用大批保安的震撼把鋼簽****狼牙和天哥兩個混混的嘴里,沒見過他怎么躲開閻王的子彈,沒見過他仙家的縮地成寸,自然是把他當成小白臉,心里都暗暗腹誹,這狗日的小白臉,不會是上了老總的床了吧。

    等會弄死扔野外去,就說他不小心自己磕碰死了。

    老總找小白臉還可以繼續再找嘛!

    一大幫人說說笑笑,小煙抽起,小話聊起,別說,都還把葉知秋放在眼里,不僅放在眼里,還覺得葉知秋是一顆礙眼的碩大砂礫。

    葉知秋和周小曼的微信聊得不可開交,旅途漫漫,唯有聊天啊!

    一個長滿絡腮胡子的大漢吹牛波一道:“那年我參加散打比賽的時候,你說怎么著?當時前六名都出來了,我當時晚去了,沒參加上,主持人就說,給你個復活賽的機會,你從最后一名往前打,打到第幾名,就算第幾,觀眾們當時都沸騰了!“

    “結果我他媽的一路披荊斬棘,從第六打到第一,而且那個第一名被我一個回合就ko了,哎,想想真是風光!媽的觀眾席上當時來了幾十個大波少婦要吻我!“

    眾人哈哈大笑,不去探討這個故事的真假,紛紛花花轎子抬人,這也太牛波一了,葉知秋也聽得有趣,聞言放下手中的手機。

    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講的熱血沸騰,不知道誰恭維了孟虎孟老大的事跡,大家紛紛要求孟老大一定爆料當年做空中之王和叢林之王的猛料。

    孟老大推辭了幾句,拿出一根煙,一個小青年識相的給點上,在平穩的車速中,孟虎的聲調緩慢而又具有男低音的低沉,他吐出一口煙圈,眼神往四十五度角看去,仿佛在追憶似水年華,那動作,不是一般小青年,能學的來的。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