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109章 按摩店相遇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幾人一身血污回到營地,看的眾人心驚不已。

    葉知秋叫過劉醫生給三人止血包扎。劉醫生叫劉名軒,是第一次小曼幫助找的醫生,醫術高超,尤其對于這種刀劍外傷,很有一套,是趙忠誠花了重金留下來的。

    葉知秋見到他,又想起突然間對他不冷不熱的周小曼,搖了搖頭,對著眾人道:“剛才心情不好,去砸了黑龍會的龍堂。”這其實才是他的真心話,可是聽到他這句話,眾人都倒吸一口涼氣,龍堂作為黑龍會的最大的堂口,堂主黃裳古傳是少林寺出身,據說能刀槍不入,可是被葉知秋輕松的說出來,像是一個孩子在說他今天作業寫完了一樣。

    可是,老大肯定不會在這件事上撒謊,他說的越是輕松,眾小弟越是心驚,以四人之力硬生生的從龍堂里殺出,那是何等威風的場面?

    葉知秋咳嗽兩聲,止住了下面的竊竊私語,繼續道:“最近兩天,肯定有硬仗要打,自古以來,打仗不差餓兵,今晚,趁著皇朝至尊開業以來的低谷,價格便宜,我請大家嫖個娼,每人都來個全套,一路向西那個電影里面的套路情節,咱們全走一遍。”

    “老大威武!”

    不知道誰率先喊了一聲,接著人群便沸騰起來,這才絕逼是老大,真他媽夠勁,皇朝至尊的全套服務那是相當的有水準,冰火、毒龍、倒掛紅繩、深水炸彈、鈴鐺舞、護士服、空姐服、皮鞭、蠟燭一應俱全,應有盡有,價格也是高達688一夜。

    如果雙飛,那就是988,那么多人,老大一人全包,這要多大的手筆。

    小胖和九指和錢善善包扎出來,幾個人對錢善善友好的笑了笑,都不知道錢善善是個尿了褲子的主,還以為老大哪里找的猛人,敢獨挑黑龍會龍堂的彪漢,到哪里都是被仰望的存在。

    錢善善受寵若驚,第一次心里沒罵四哥。和這幫滿身殺氣的彪漢們一起,錢善善第一次沒有翹起他的蘭花指。

    聽到要去全套一次,他有些愣神,可是心里也隱隱的有些激動,耳濡目染了不少,可是真刀真槍的這可是第一次。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剛包扎好的身體都感覺不到疼痛,內心有著一團火在燃燒。自己這是徹底墮落了。

    十三妹啐了幾口,看都不想在看一眼,離開了。

    美麗妖嬈的小姐們被喊進房間來,排成一字排,個個齊逼小短裙,風騷又不失清純,高端大氣上檔次,和明星內模有的一拼,眾兄弟挑花了眼,一個個歡天喜地。

    人數依然不夠用,皇朝港派指壓里面調了幾個妹子過去,才堪堪穩住。

    錢善善竟然被一個東北的妞給纏住了,進了房間,美女把東北的**亮出來,光著身子跳一曲鋼管舞,那妖嬈的動作使得波濤洶涌,加上黑色的叢林,錢善善當場繳械,那個東北女孩差點給他發了紅包,也知道今晚的情況特殊,又是一陣吸舔才使得錢善善重振雄風,錢善善看著身下的女人,腦海里恍恍惚惚,這一天的經歷,比自己活這么多年都多,四哥,真是個魔鬼,他把女人的頭狠命的往下按,按的已經把他的那根,猶不罷休,可是那女子沒有絲毫怨言,錢善善看著身下女人的吞吐,想起那個女孩調戲自己的情況,風不清哪個是夢,哪個是現實了。

    葉知秋斜靠在椅子上,看著這一切,可是本身卻不去選,腦海里都是小丫頭和自己生氣的場景,趙忠誠過來笑道:“去放松放松?”

    葉知秋搖搖頭道:“我不好這口。”

    趙忠誠道:“我知道你看不上這些胭脂俗粉,可是港派那邊才來了一個絕色良家,可以說能秒殺皇朝里的任何女子。”

    葉知秋任他吹牛,只是不去。

    趙忠誠過去拉起他道:“葉少今晚先把心事放下,試試正宗的按摩,絕對不含任何**,看看我所言是否虛假!”

    在正義堂,也只有趙忠誠敢這樣去和葉知秋接觸。葉知秋拗不過,只好隨他過去。

    趙忠誠親自給他安排了一個房間,掛墻的是四十三寸的大彩電,里面洗浴間早貼心的給放好溫水,葉知秋笑著搖搖頭,這個趙忠誠!

    他進去洗了澡,仔細的清理了身上的幾塊劃傷,把血衣扔到一邊,舒心洗澡的感覺,不錯。

    葉知秋正洗澡間,就聽門口一個怯生生的聲音道:“先生,我是116號,您看可以嗎?如果可以,我先來報個道。”

    那聲音既軟又糯,還有著微微的驚慌。葉知秋的一次性純棉衣服在外面,從洗澡間里伸出手道:“把衣服給我遞進來。”

    外面的女子似乎怕葉知秋吃人,拿了衣服遞給他后,遠遠的又站到門口。

    葉知秋穿了一次性的純棉內衣出來,這一次性的衣服,故意做的很薄,這樣就更有曖昧感,葉知秋底下那碩大的一坨似乎有些清晰的顯現出來。

    他也沒在意,看著躲在門口的女子,想了想趙忠誠的話,說道:“你先進來。”

    那女子推開門的一剎那,葉知秋渾身一震,心中百味陳雜,竟然不知道什么感覺,眼前的女子,身段九頭,體態豐盈,食指和中指一般長短,這不是那天在旦陽縣見到的女子嗎?

    她怎么會在這里?她怎么會做了這個?

    葉知秋沒來由的感覺自己受到了欺騙,雖然沒有任何人欺騙他,他還是一陣的不舒服,他搖搖頭,嘆了口氣,只是個下賤的女人而已,自己想那么多做什么。

    此時的孫瑤不但眉毛精心修飾過,唇邊還涂了亮彩,上身穿著繃緊的小衫,胸前露出半截雪白肌膚,那緊身的小衫把碩大渾圓的胸脯擠得高聳入云,下身只穿了黑色中裙,里面只套了絲襪,黑絲中的內褲若隱若現,充滿了神秘的誘惑。

    極品尤物!

    孫瑤見葉知秋愣愣的看著她,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能來港派指壓工作,算是救了她和女兒的命,港派指壓分為兩種,一種是仙指,一種是單指,單指是純技術工種,不僅累,錢還少,仙指就不一樣了,輕輕松松,只要開放點,就可以賺大錢,調過去陪一幫兄弟的,就是做仙指的姐妹們。

    在港派,不強迫任何人,但是一些小姊妹,做著做著單指就自己要求轉為做仙指了。

    她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單指,但是據一些小姊妹說,有的客人即使做單指,也會占人便宜。而且店里是客戶第一的宗旨,任誰被沾點小便宜,忍氣吞聲那是必不可少的。

    今天是她第一次接待一個男人,自己的手藝還沒和師傅學好,就接了第一個客人,自己終于墮落到了這個地步,只要以后女兒能幸福,一切都值得了。

    此刻葉知秋目不轉睛的一直在她身上來回看,那眼光恨不得吃了她,她心慌的不知道手往哪里放,面上一片勺紅,這使她越發的美麗誘人。

    丹陽縣,豹哥手里拿著一根鐵棍,劈頭蓋臉的往王強身上打去,渾然不顧王強的苦苦哀求,一邊打一邊罵道:“我操尼瑪操你老婆的王強,你他媽的竟敢耍我,說好的心甘情愿呢,說好的自愿陪我的呢?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是吧。”

    從外面匆匆跑來一個手下道:“老大,那女人查到了,在龍城市里一家按摩店里面。”

    豹哥深深的抽一顆雪茄道:“喊上大東他們,等把這小娘們弄回來,我玩完后,給你們來個輪流開花。”

    幾輛面包車,急速飆在國道上,向龍城駛過來。

    葉知秋坐在床沿,輕輕道:“你過來!”

    孫瑤狠狠的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擠掉即將流出的淚水,一步步往床沿走去。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