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126章 無法無天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毛局長終于愿意見接見趙忠誠,而且很熱情的伸出手道:“我久聞大名啊,趙總能過來,真是蓬蓽生輝。”這種態度,很難想象他之前一直晾曬人家的嘴臉。

    趙忠誠和肖鳴的關系自是水乳交融,可是從來也沒給過毛局長什么好處,如今肖局長被查,而且據說查出了黃金,毛局長如今暫代局長位置,也是黃市長一派給政法委書記和市委書記一次不痛不癢的回擊。好嘛,你查了我旦陽的書記,我查你一個小局長,禮尚往來嘛。

    毛局長堅持打蛇打七寸的道理,把趙忠誠晾曬了這么久,終于接見,趙忠誠恭敬地笑道:“毛局長果然風采照人,一直想拜訪您,匯報下工作,期望毛局長給個機會啊!”

    毛局長見他被晾曬了這么多小時,竟然還這么有精神,倒是有些奇怪,哪里知道固本培元丹的仙家功效。

    兩人唇槍舌戰了一會,毛局長堅持按照華夏治安管理條例執行,該罰的必須要罰,該拘留的一天也不能少,趙忠誠也不反駁,看談話地點還算安全,只說家里有幾件破爛玩意不會鑒定,據說毛局長精通此道,請務必幫忙鑒定。

    毛局長沒有答應,也沒有說死,只是眼神變得柔和,思維也變得敏捷,聲音變得熱情了。

    趙忠誠出了公安局,事情還不是很糟糕。電話響起,一見是葉知秋的電話,他舒出一口氣,原原本本的把事情說了個通透,包括和毛局長的談話,等等情節。

    葉知秋道:“你把小胖他們三人喊上,就在公安局附近等我。和他談什么談,沒那個心思。一個破副局長。正好拿他開刀,敲山震虎。”

    趙忠誠聽的倒吸冷氣,人家可是武進區公安局的老大,怎么從他嘴里說出來,像是說一個不入流的戲子似的。

    小胖三人本來就在公安局那。靜等他的到來。

    毛局長撥起電話,還得請示上面的意思嘛。大方向定了,自己的小船才好行走。

    葉知秋在車上也不禁低頭沉思:毛局長選的時機很不錯嘛。

    幾個人坐在卡宴里,等葉知秋的歸來。

    葉知秋保證幫小曼拿到駕照,把小曼弄的開開心心的才送回家。

    自己這才向午進公安局走去。

    午后的陽光暗淡下來,像是預兆著一些什么事情。

    毛局長此刻正把腳翹在辦公桌上,優哉游哉的打著電話,想起下屬剛提上來的一個女科員,恩,不僅漂亮,而且能干,應該喊她來聊聊工作。

    小科員三十多歲,美麗妖嬈,這工作匯報的很有味道,匯報匯報,女科員就深刻的領悟了領導的體味。真咸啊。

    毛局長此刻有著唯我獨尊的感覺,真他媽的爽啊!

    葉知秋終于到了。讓小胖和九指跟著自己,三人身穿便服,小胖更是穿著一身風衣。

    小胖和九指還有些忐忑,這可是公安局,老大是想干嘛?

    門衛還沒來及阻攔,葉知秋抬了胸前的牌子一揚道:“紀委辦案!”

    門衛斜眼看了一眼道:“最煩你們這種假冒想騙進去的。滾遠點。”

    小胖和九指面面相覷,一絲絲緊張從心底深處冒出來。連門衛都這么不好糊弄。

    葉知秋見進不去,索性往門前一站,一腳踢在公安局門前的石獅上,石獅發出一聲巨響,轟然倒塌。

    葉知秋運足真氣,聲音如同暮鼓晨鐘一般,繞梁不絕。整個公安大院都能聽到他的聲音:“毛舜良,葉知秋在此,你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給你半天的時間悔改,否則,我讓你后悔莫及!”

    整個大院都驚動了,毛舜良豁然一驚,推開小科員,小眼睛里已經是充滿了恐怖。

    不是說,這個人已經不在人世了嗎?

    這可是魔頭啊!

    小胖和九指雖然已經見慣了世面,可是那些都是見不得光的世面,這種情況已經不能用尋死來形容,簡直是天下最傻的傻波一的行為。

    可是這種行為卻充滿了無比豪邁的氣勢。大有天下舍我其誰的氣勢。

    刑警大隊那邊迅速出來不少人,當頭的可是熟人余寶華和小女警蘇靜安。

    余寶華見到葉知秋,驚得面色蒼白,可他是大隊長,必須站出來,義正言辭地道:“葉知秋,不要無法無天,信不信我抓你起來?”

    小女警眼神復雜的看了葉知秋一眼,沒有說話。

    葉知秋看都不看余寶華一眼,繼續喊道:“馬局長,你這個縮頭烏龜!你有膽子出來嗎?哈哈哈!”

    他也不見如何用力,可是那聲音像是帶著擴音器似的,全大院都能聽的一清二楚。張狂無比。小胖和九指心里暗暗道:“老大這是瘋了,是瘋了啊!”

    正萬念俱灰的孫瑤聽到這個聲音,是那個少年顧客的聲音,他是老大,只有他能救小果粒,靜了好久的她又瘋狂的大叫起來,可是她的聲音太微弱了,哪里會傳出去。民警直接在她的腰眼上電了一下,依然沒止住她的瘋狂的吼叫。

    余寶華拔出手槍,大叫道:“葉知秋,你再襲警,我就開槍了!”

    葉知秋見蘇靜安左右為難,哈哈一笑,帶著兩人回去。小胖和九指已經是全身冷汗。這跟的是什么老大啊!

    馬局長氣的七竅生煙,這膽子也太大了,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樣做過。

    他從窗子里看到葉知秋走開,才裝作怒不可遏的樣子下來,領導風范十足。

    葉知秋領幾人去吃飯,小胖和九指逮著飯猛吃,來撫平心中的激動,趙忠誠對葉知秋的行徑不好評說,內心里卻不贊同,只有問道:“葉少,下面做什么?”

    葉知秋毫不在意地道:“直接做了他!”

    小胖和九指連連咳嗽。

    葉知秋拍著竹竿的肩膀笑道:“翰林哥,傷勢咋樣了?”

    竹竿一臉黑線,老大這個時候還能開玩笑。

    幾人等到夜幕降臨,終于看見毛局長的車出來。到了一個拐彎的地方,一輛車子橫沖而出,擋在毛局長的車前,幾輛東風面包圍過來。司機沒看清楚狀況就被一下打暈。

    毛局長才想掏槍,已經被一把槍頂在了頭上,當場臉都黑了。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