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149章 批斗會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這少年很享受服務員恭謹的態度,他在學校里可是響當當的小霸王,龍城二十七中的扛把子,每天都自以為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樣,平日吃的飯菜絕逼高檔。

    他瞥了一眼葉知秋看他的眼神,心里不屑的很,午進在他眼里,那就是鄉下,哥們可是混天寧區的,天寧區那可絕逼是市中心所在。天寧區最黑白通吃的老大張楊,都對他笑過呢。

    那個妖艷女子看著呢呢偉岸的胸,再看看自己的胸,心里沒來由的一陣不舒服,大家為表姊妹,為什么她身邊的男人是那么的帥。而自己就沒有呢。

    她把煩躁轉嫁給自己裝波一的小弟,看了他一眼道:“小飛,夠了!”

    那少年這才停住道:“怎么,莉姐,你這是心疼了?”

    那個妖艷女子怒目圓睜道:“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

    呢呢的媽媽轉過頭來冷冷的看著他們,兩人這才各自住嘴。

    呢呢的男友才是最大的敵人!

    “聽呢呢和二姑匯報,你是龍盟的人?可是我作為龍盟的組長,怎么沒見過你呢?”發話的是凌溫綸,他剛特訓回來,還不清楚龍大的八卦,否則,以葉知秋最近風生水起的名聲,他就算隱約能耳聞一絲,也斷然不會去試驗葉知秋的力道。

    呢呢媽聽了龍盟二字,也有些認真起來,她自然不會小看這股學校出來的力量,自己的老公據說都是里面的名譽主席。

    龍盟像是一艘航母,集結了每個階級的力量,大家都是精英,聯盟在一起,各行各業,學長們在社會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了機會,給學弟學妹們一個臺階,進了龍盟,相當于半只腳踏入了成功之門。

    凌溫綸作為組長已經是很牛波一的存在了。

    水呢呢和唐開穎想不到凌溫綸還是龍盟的人,李鬼遇到李逵,倆人臉色羞紅的看葉知秋。

    葉知秋聽了他的問話,想起那個龍小小的囧樣,笑道:“差一點是了,龍小小那丫頭來找過我,我叫她給我個會長干干,她不樂意,我就沒答應。她還為此跳了河,鬧出了不少誤會呢。”他想到白天的事,還心有戚戚。

    他說的倒是實話,可是凌溫綸聽了臉色都變了,心里一股惡氣涌出,麻痹的,龍盟會接受這種小白臉?那里不是鴨院,需要臉蛋來說話,多少精英學子想加入連門檻都看不見呢,這人渣還真會吹牛波一呢,他臉色鐵青的站了起來,若不是裝作涵養很好,他早上來一腳廢了這個小子,怒極反笑道:“龍小小會因為你跳河?真是天下最可笑的事了。”他把手捏的咔咔作響,龍大的校花,自己的夢中情人,竟然被人這樣背后侮辱,只要葉知秋一個回答不滿意,管他什么便宜表妹的男友,一頓老拳絕對是少不了的。

    葉知秋聳聳肩,小糖糖和水呢呢相視看了一眼,臭保鏢挺會吹呢,不過至少過關了,那么多人親眼所見他猥褻校花。也不知道真假,可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現在又說的那么冠冕堂皇。哎,真是沒救了。

    那個年輕點的少年道:“我哥,你還是息怒吧,我曾有一次聽說這里的老板很有能量呢。好像什么正義堂的呢。你打壞了東西,又是個不喜歡賠錢的。到時候踩又滅了人家的什么堂,老頭子又要罵你了。”

    凌溫綸看了他弟弟一眼,這臭小子,勸人都這樣勸的。

    那個妖艷女子咯咯笑道:“葉……霸天是吧,這名字倒是很霸氣哦,聽說你是上海地產大亨的公子,能問下什么房產嗎?”

    葉知秋一頭黑線,小丫頭就是異想天開,胸大無腦,看吧,人家稍微問下,這就要露餡了,再編下去也是丟人,他直接不按套路出牌看著呢呢媽道:“阿……,我不想騙您,我不是什么地產大亨的兒子,我只是呢呢的班長,但是,唐龍那小子,我在您家看過他的面相,真不是什么好人。呢呢跟著他,不會幸福的。”大羅金仙本想喊阿姨,可是自己的心態,真不知道怎么稱呼對方,自己可是上萬歲的人了。而且自己的相面功夫,那可是天下獨一無二。可不是亂詆毀人。

    “呢呢是個好女孩,我見過她連螞蟻都舍不得踩死的情形,我見過她……”葉知秋的話還沒說完。

    “所以你就利用他的善良,欺騙了她?見你第一眼,看你那小白臉樣,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還什么地產大亨的兒子,騙誰呢,不要認為我們家呢呢好騙,有些人是你們這種人仰望不到的,你追的到她,你養得起她嗎?”

    “你的能力以后能在市區買一套房嗎?你以后的工資能買得起呢呢的一雙鞋子嗎?你認識她身上的巴寶莉的衣服嗎?如果我猜的不錯,你身上的衣服,也是呢呢買的吧。”

    這衣服……還真是她倆買的,葉知秋最害怕人家說這個話題,如今……

    妖艷少婦吃不到葡萄就也不想別人吃到,善妒是女人的天性,看著呢呢不開心,她就莫名的開心,巴拉巴拉地說個不停,水呢呢突然紅著眼圈道:“凌曉麗,夠了!我的人生不需要你來指指點點。要嫁你去嫁,我死也不會理那個唐龍。”

    呢呢媽此時看葉知秋的眼神已經是冷若冰霜,就是這個小白臉,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讓自己的女兒連那么好的男兒都不要了,她冷聲道:“水呢呢,別再和我耍小孩子脾氣,媽咪是過來人,這種男孩子我見得多了,攀龍附鳳的男人有什么出息?貧賤夫妻百事哀啊!他哪點比的上唐龍,那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

    一群人紅果果的把葉知秋不當個人看,水呢呢尷尬地和葉知秋道:“對不起。”

    葉知秋什么話也沒說,直接摟過她,輕輕的在她額前吻了一下。在他心里,這是長輩對晚輩的禮節。這個看似光鮮,實則身不由自己的孩子。

    水呢呢眼里溢出淚水,竟然沒有躲閃,小糖糖的心卻是像被什么扎了一下,然后連呸了自己幾下。自己瞎想什么呢。

    呢呢的媽媽只感覺像是被一道閃電擊中,只恨不得把眼前的小白臉千刀萬剮。她不顧自己的形象道:“葉……我不管你叫什么,不管,我只要求你離開我的女兒,要多少錢,你說,你要多少錢?才肯離開?”

    水呢呢聽了媽咪的這句話,巨大的屈辱心涌上心頭,竟然靠在葉知秋身邊抽噎起來。

    這時正好菜陸續上來,那個少年裝著上洗手間,打了個電話:“大鵬,你把那幫犢子都帶過來,到午進區的皇朝酒店等我,今晚我要給一個人放放血。”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