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150章 一聲嘆息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葉知秋見了山珍海味,食欲被勾起來,也不顧對方的責罵和白眼,大吃大喝起來,大羅金仙的吃相一直很令人蛋疼或者蚌痛。

    其實葉知秋心里很清楚,對方越是諷刺和貶低自己,唐開穎和水呢呢就越心疼自己,越覺得對不起自己,哥們的印象分就越高,抓住主要矛盾,這可是葉大仙在社會摸爬滾打這么久總結出來的仙家經驗。情商和智商進一步提高了。

    他一直告訴自己把這倆丫頭當女兒看,純潔的像雪花一樣,現在又騙印象分,可見他的自欺欺人。

    呢呢媽此刻氣的一佛出竅,二佛升天,渾身顫抖的說不出話語。

    就他這種吃相,肯定是哪個山窩窩出來的刁民,自己的女兒真是瞎了眼呢。

    可是對于這種無賴,一個高貴的婦人倒有點面對刺猬無法下嘴的感覺,任你諷刺辱罵,人家油鹽不進。

    呢呢媽哪里有心情吃飯,放下筷子站起身道:“水呢呢,你現在就跟我走!媽咪現在很生氣。”

    古靈精怪的少年對她這個姑媽眨了眨眼睛,給她做了一個ok的手勢,自己的小外甥鬼點子最多,她才繼續坐下來。

    可是空氣沉悶的可怕。過了一會,少年的電話響起,他笑嘻嘻地道:“葉大哥,有空嗎?我有點事想請教你呢。”

    凌溫綸看了他弟弟一眼,搖了搖頭,意思不要太過分,一幫少年出手沒個輕重,打死人也不是鬧著玩的。

    少年叫凌飛,看了他哥哥一眼,只是點了點頭。

    水呢呢因為剛才靠在葉知秋的肩膀上哽咽,被小糖糖看了兩眼,此刻低著頭,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葉知秋看著少年狹促的表情,擦了擦手,道:“有空,咱們去去就來吧。”

    唐開穎看少年不懷好意的笑,拍了拍額頭。嘆了一口氣。

    屋里的氣溫過高,屋外的秋風正好合適,凌飛迎風點燃一根煙,姿勢很瀟灑,變了個腔調道:“葉霸天是吧,我一幫小兄弟在門口想見見你,咱們去門口嘮嘮?”

    小胖看老大出來,恭敬的站過來,葉知秋指著少年道:“這小孩帶一幫小兄弟來喊我去門口嘮嘮。”

    小胖就笑笑走開。

    兩人走到門口,凌飛的小兄弟們年齡不大,但是個個抽煙,煙頭在暗夜里明滅,很有一種蕭索的感覺,每個人都感覺自己酷斃了。

    一幫少年把葉知秋圍起來,拉到一邊,凌飛拿出刀,在手上掂了掂道:“騷年,今晚給你留下點印記,好讓你清醒些,癩蛤蟆要有癩蛤蟆的覺悟!”

    他話才說完,酒店里走出許多身高體壯的保安,清一色的保安制服,手里竟然都拿著警用的電擊棍,招搖無比,拉風霸氣,迅速的把一幫少年圍起來,幾個電擊和過肩摔,一幫人被輕易制服。

    看著周圍一幫虎視眈眈的拿著點擊棍對著他,凌飛心里一慌,對方實力好強,哪里知道正義堂此時正在私底下商量大事,這點人手,還只是冰山一角,凌飛手里的刀都在顫抖,帶著顫音道:“你知道我是誰嗎?動了我,我只要一句話,能鏟平你們這里。”

    葉知秋拿下他嘴里的煙,然后把煙頭按在他的手上,發出滋滋的燒肉的聲音,輕蔑的看著他道:“走,跟我回去,知道怎么做吧?如果做的不好,今晚這你這些小兄弟每人少一條胳膊。你也是。”

    凌飛疼痛難忍,卻不敢叫出聲音,聽著葉知秋冷然的聲音,像是少一條胳膊只是隨口的問候一樣輕松。他的上牙齒打在下牙齒上,吱吱作響。看著刀離那些孩子的胳膊,越來越近,終于點了點頭。

    兩人終于回來。

    妖艷女知道,這個葉霸天肯定受了不少苦頭,輕蔑的一笑道:“那個小葉,我還以為你付不起這桌子菜錢,走開了呢,不要怕嘛,呢呢不是有錢幫你……”

    葉知秋只對她笑笑。走回座位。

    這時,令眾人驚訝的一幕發生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凌飛猛然加速,一下子把葉知秋的板凳拽出來,笑意吟吟地道:“姐夫請坐。”

    “姐夫?”

    妖艷女此刻像是被一根香腸****了嘴巴,話都沒來及說完就被自己弟弟的動作給掐斷了。

    這個大伯家的弟弟,她可是清楚的很,因為老爺子的疼愛,一家人都讓著他,在學校里欺男霸女,在社會上也好勇斗狠,整一個混世魔王。

    如今突然做出這種事,令她的神經一時承受不住。活生生的呱嘈女,竟然被憋的說不出一句話。

    呢呢的媽媽頓時感覺喉嚨咸甜,好懸一口鮮血噴出來,自己的外甥,真是太外了,她大怒道:“水呢呢,你現在不跟我走,從此以后,就沒我這個媽媽。告訴你,從此以后,不準見這個男人。”

    水呢呢怯生生的看了葉知秋和唐開穎,站起身來。今晚的像父母宣戰的策略算是失敗了。

    呢呢的媽咪感覺吃了蒼蠅一樣的惡心,這小白臉真是太可惡了,她自然是一點也不想占這小白臉的便宜,優雅的拿出卡往桌上一放道:“服務員,結賬!”

    服務員跑出去,左等右等不來,卻是趙忠誠進來,他平日里最了解葉知秋,知道葉知秋好面子,為難地把卡送回來道:“葉少,您別折煞我,哪有員工收老板錢的道理。你若是嫌我這個經理干的不好,我改!”

    葉知秋最喜歡趙忠誠這點,只是點了點頭。

    水呢呢和唐開穎震驚的看著葉知秋,原來,他剛才不是在撒謊?這店真是他的?

    兩人心里同時想:可是他連件衣服都不舍得買呢,真是個烏龜王八蛋,葉知秋見倆小丫頭震驚的望向自己,以為是崇拜自己,頓時覺得自己身形都高大起來。

    貴婦人冷笑一聲,拿了卡轉臉就走,水呢呢趕緊叫了一聲:“媽咪”,趕緊跟著走。葉知秋無奈的站起來相送,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

    一邊下樓,妖艷女子卻是一邊嗤笑道:“呢呢,你這男友能去奧斯卡了,我敢斷定,這絕對是個大騙子,他都是在騙你啊,你看他的吃相,一眼就看出不知道哪個山窩窩里出來的。還老板呢,老板養的小白臉還差不多。他連你的腳趾頭都配不上呢。”

    一行人浩浩湯湯的走下來,大堂站著一對夫妻,和一個精裝玉琢的女孩兒。

    怒貴人本來形色匆匆,一腔怒火無處發泄,見到那個安靜的站在那里,卻很有氣質的男人,也只是隨意的看了一眼,可是就這一眼,心神巨震,疑惑的走過去道:“您是胡處長?”

    由不得她不震驚,對方雖然一個小小的副處級別,可是,那可是通往市委書記的最佳橋梁,在龍城的官場,可是手眼通天的真正大人物。

    胡志成見這婦人認出自己,微笑的點點頭道:“你好,我是胡志成。”

    葉知秋自然看見了姐姐一家,心里疑惑不已:他們怎么來了?

    那個粉妝玉琢的小丫頭掙脫媽媽的手,哇嘎嘎的跑到葉知秋身邊,抱著他的大腿一陣搖晃,抱怨道:“舅舅,舅舅,你最近怎么不來看妞妞呢。”

    嬌艷女子的嘴像是突然被縫合了一般,鴉雀無聲,臉青漲紫。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