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165章 大明山車神(8)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馬達的轟鳴聲瘋狂的響徹在黑色天際的上空,亮光在樹木從中忽隱忽現,攝像頭清晰的勘察每一個精彩的鏡頭。反饋回熱鬧的人群。

    每一個據點都有專門的工作人員。對講機里是瘋狂的賽車戰況:“野馬卡橋今晚肯定想獨占鰲頭,在直道的時速已達極限,在大部分的時間里力壓眾人,不,是眾車,野馬不愧為公路的王者,有著王者天下的霸氣,所有人為之相比,都黯然失去了顏色。”

    “等等,東海花無語,好像有超車的跡象,快到九轉發夾彎了,九轉發夾彎分為九大彎,九九八十一道小彎,連綿彎曲,絕逼是車手禁地,到底今晚誰才是真正的王者,大明山真正的車神到底會****呢。”

    聽著激情洋溢的講解,唐龍的臉色并沒有好多少,因為他認為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拿下的比賽卻好像并未如人意,那輛蘭博基尼卻并沒有被甩開太遠。

    “九轉發夾彎到了,九九八十一道小彎,這里是地獄!最為考驗一個車手的時刻到了。讓我們的熱血沸騰起來吧,為自己心愛的車加油,榮譽將永遠屬于你們。”

    “看!大明山車神:vista動了,他在加速,還在加速,他趕上了第二名的花無語,離卡橋只有半個車身,發夾彎就在眼前,他能超過去嗎?能完成華麗的逆襲嗎?”

    聽到這里,人群一片靜氣吞聲,場面出現了深深吞咽唾沫的聲音,大腦皮層的高度緊張,像一張拉到極限的弦,不能再受任何的刺激,一對男女熱烈的激吻起來,一個少年做好了慶祝的動作,他堅信,vista才是最強的,只有在彎道,才能真正顯現一個車手的真正水平。

    “九轉發夾彎到了,慣性漂移過彎!超越了!超越了!vista竟然從內線超越了卡橋,終于回到了第一的位置,簡直神一樣的技術!他離護欄只有大約30厘米的距離,根本沒有到動力學上的apex點,那個動靜能轉化的最佳點,卻能保持如此高速的過彎,真是太神奇了!難道是傳說中的vista的隱秘招牌:下水道漂移過彎?”主持人幾乎在吶喊,嗓子都嘶啞了。

    “據說vista的下水道過彎是學自日本一代賽車大師土屋圭市的技術,而那位大師,據說最厲害的時刻,能違反動力學違反到極致,車輪離護欄僅僅五厘米,但是傳說也只是傳說,誰也沒見到過。vista會達到這個境界嗎?”

    這種極具爆發力的演講感染了現場的每一個人,支持其他車手的一片罵聲,因為他們知道,一旦vista確定了第一的位置,別人就有些危險了,而且危險系數是相當的大。

    vista的車迷們瘋狂了。一個少年哇的一下脫掉上衣,用火把點燃,當衣服成灰燼的那一刻,這少年似乎在和美女的肉搏中獲得了**,一臉的滿足,一個少女緊緊的夾著雙腿,蚌部實在是太潮濕了,潮濕的幾乎要滴下幾滴液體。

    他們親眼看見了車神的下水道漂移過彎,顧名思義,每個城市的下水道都如蜘蛛網一樣密布和折疊,如果一個人在里面可以用汽車去過彎徜徉,那將是多么牛波一的存在。

    空氣中荷爾蒙的氣息已經幻化成實物,當場交合的男女又多了兩對。

    大燈打在路邊的山崖上,那里雋刻的是此地的名言:“這里是天堂,也是地獄!”

    葉知秋遠遠在后面見了這個動作,心里羨慕的像是一個吃貨見到了山珍海味,還未曾說話,呢呢已經興奮的大叫起來:“是漂移,高速漂移,傳說中的高速漂移,我竟然見到了實況。糖糖,快掐我一下。”

    小糖糖雖然沒有說話,可是小臉興奮的紅彤彤的,還是櫻桃紅,聽了呢呢的話,當下狠命的掐了過去,把呢呢疼的齜牙咧嘴,這個小報復像是春風化雨一般,兩人相視一笑,所有隔閡在這一刻,均付笑談中。

    葉知秋怒了道:“你們倆人哪邊的?難道真想我被整個龍城下黑道追殺令?”

    呢呢臉色這才驚慌起來,見了漂移的一剎那,今天必定輸給那個vista了,看來只有讓保鏢跑了,但是因為對保鏢僅存的一點點希望,當下語速極快的講解起來:“漂移,是賽車手們最為津津樂道和追求的終極境界,第一種:急彎用手剎,操作程序是:在轉向前,先降速,在進入彎道時,使用手剎,根據路面和速度調整手剎程度和時間。鎖死后輪使之失去抓地力而作圓周運動。由于車輛是在一瞬間急剎,因此車身擺動幅度很大,操作程序是:在轉向前,先降速,在進入彎道時,使用手剎,根據路面和速度調整手剎程度和時間。

    第二種:彈離合:在入彎時,迅速踩下和放開離合,感覺像是彈開一樣,使驅動輪在瞬間失去抓地力,配合方向和剎車而產生側滑。

    第三種:重力漂移,車輛在進彎時適當減速,然后在出彎時全力踩下油門,車輛的重心瞬間轉移到后面。前輪已經在轉向,而車輛后輪還在直線運動,重力產生的慣性把車輛的后輪繼續按直線運動產生側滑。

    第四種:剎車漂移:這是漂移中的最高技術動作,就是在高速入彎時重力踩下剎車,同時換擋,配合方向盤,使車輛甩尾。這種技術要求人車高度合一。”

    葉知秋不禁對這個小理論家有些佩服,雖然她講解的離正確還有十萬八千里,說不定漏洞百出,從她那破爛的車技就能看的出來,可是葉知秋還是深有感觸,賽車一道,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

    現在已經來不及思考,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自己的,就是最好的,葉知秋自戀的想了一下,深吸一口氣,神情專注,九轉發夾彎到了。

    葉知秋一個瀟灑的大擺尾,車子巨震,速度倒是沒減,標準的外內外過彎,已經是標準中的標準,可是明顯距離又遠了一些。

    看來不是一朝一夕能練的熟悉的。

    葉知秋臉色陰沉起來,堂堂曾經一代大羅金仙,什么時候輸過!

    一個性格操蛋,情商低下,好面子的主怎么能輸?

    都已經是曾經啦?還那么好面子!

    糖糖和呢呢看見葉知秋的臉色,知道事情已經無力挽回,因為這個少年自信的時候,都是陽光般壞壞的笑。何時這么頹唐過?

    葉知秋專注的過彎,可是前面的四輛車像是幾道不可逾越的高山,他額頭漸汗,糖糖用手巾幫他擦掉,低聲道:“不可能了,別追了,我等會找到媽媽從中凱旋一下,幫忙取消你們的生死文契,好嗎?”

    糖糖孩子氣的思想使得葉知秋陰冷的臉露出了溫暖的笑容。女總裁大概對自己避之不及吧。可是自己還能依靠女人?哥們的風騷誰人能懂?

    不能輸!

    看來要使出殺手锏了!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