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危情時刻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葉知秋一百零八個周天運行完畢,靈力充沛全身,乾坤戒第一層空間的下品靈石卻幾乎消耗殆盡。

    看著空間里空蕩蕩的,他的心情難免有些灰敗,原來每天看著滿當當的空間里都是下品靈石,心中總有一種安全的感覺,可是如今,他只能嘆了一口氣。打開下一層的禁制,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若是別的功法,根本承受不住他如此填鴨式的修煉,可是玄天功法會在修煉的時候把體脈擴的如同大海,暢通無阻,那么多的下品靈石皆也不怕沖擊體脈,爆體而亡。

    如今竟然沖上了練氣三層的大圓滿境界,兩千九百九十九轉真元宛如實質,使人渾身充滿可滅天地的感覺。

    要知道,修真之路,一到三層只是固本培元,才剛剛踏上修真之路,只有第四層開始,才完全算的上修真,御劍飛行也是指日可待,各種法術也會層出不窮。

    葉知秋等靈力固本培元的足夠平穩,這才繼續閉上眼睛,準備沖擊第四層。

    如今是最好的機會,時間可能會幾天,也可能是幾年,一切看機緣。但是沖破阻滯后的大藥服食,才是最爽的時刻,全身毛孔沒一處不舒服。這也是修真者不斷修真的一個原因,像是吸食鴉片一般。

    驀然,神色一動,他從屋里離開時,在幾女身上留下了本命神識,跟自己的身心聯動,若是有人強行抹去那股神識,自己肯定會心神受創,自己也是堅信這世界還沒人有此功力。才會留下本命神識,好確定幾女的安全。

    此刻,小女警身上的神識彰顯著她此刻的危境,小女警本和自己沒有太多的關系,可是葉知秋竟然有些心神不定,是救還是不救,如果救人,自己的沖擊練氣四層的機會可能不知道哪一天了,這個世界靈氣稀薄,也可能今生無望。

    若是不救,自己的心魔這關竟然有些過不去,在修仙的道路上也會遭遇阻滯,他的內心深處始終不敢承認,他被世俗的情感蒙蔽了雙眼,動了凡心。

    葉知秋思緒良久,一個縮骨,轉頭看了一眼這間密室,出了珊瑚洞,慢慢的浮出水面。

    記得入水的時候,有狼犬的吼叫,有雜亂的腳步,殺了那么多人,以這社會的灰暗和顛倒乾坤,還不定怎么樣,他神識侵入乾坤戒,尋找著有沒有有用的東西,原來的空間里,幾乎被下品靈石掩蓋,如今空空蕩蕩,也一目了然:一個玉瓶里面裝著幾顆固本培元丹,還有幾顆比固本培元丹還好的御龍丹,最角落的玉瓶里面竟然還有一枚駐顏丹,和三枚美顏丹,一個玲瓏寶塔也孤零零的在那,葉知秋看了一眼就失去了興趣,原本在他眼里,也只有多聞天王的玲瓏剔透舍利子如意黃金寶塔,才能入他法眼,那塔上層層有佛,艷艷光明。可是如今……

    突然,葉知秋“咦”了一聲,拿出一塊柔軟的面皮,這是云曦獸的面皮,云曦獸又稱變臉獸,能幻化無數臉型,這東西在修真界和仙界,基本是雞肋一般的存在,大家都有神識,臉上蓋了精鋼,人家也能通過神識查看真容,莫說你這一塊皮,可是這里是凡人的世界,葉知秋心下暗喜。

    當下余下的幾個東西也不再看,看準方向飛速而去。

    正義堂安排在黑龍會的內應傳回來的消息很恐怖,黑龍會和彎鐮幫要在今晚血洗正義堂。

    正義堂迅速作出回應,三大尊者和很久未現身的石磊都聚集議事。

    十三妹坐在最上首,沉聲道:“這個消息可靠嗎?”

    “消息肯定可靠,他們這次要和我們一決勝負,我想,你那個內應此刻現場不是很好,去打點回來吧。”趙忠誠看著小胖道。

    現在的小胖,渾身肌肉如鐵疙瘩一樣盤綜錯節,他聞言心里一驚,知道趙忠誠的判斷一向很準,苦笑著點點頭。

    仿佛在印證他的話,黑龍會的總部私牢里,那個暗子渾身是血,被吊在橫梁上,沈驚天悠悠地道:“知道為什么讓你把真消息傳回去嗎?因為,我要他們全軍覆滅分散的話,我還不好找呢。”

    暗子面如死灰。

    趙忠誠悠悠的聲音繼續道:“過了今晚,要么午進沒有正義堂,要么,就是正義堂一統午進。可是,葉少……哎”他說著話,神情黯淡下來。

    小胖面紅耳赤道:“老趙,你再這樣說,我和你拼命,老大不會有事的絕對不會”

    其他幾人黯然轉過頭去,小胖只是自欺欺人罷了,誰也不希望老大死,如果老大不死,會有其他兩幫的大軍進犯嗎?

    如今,木已成舟,不,木已成泰坦尼克了,那就拿出老大給予的勇氣,一決雌雄吧讓熱血沸騰在龍城的上空,管他死后滔天,那個一統龍城的夢,斷然不能在此折戟沉沙

    地牢的蘇靜安終于亮出了底牌,政法委書記的唯一寶貝女兒,誰人敢殺?哪人敢埋?

    被她拿去了證據,最多有人頂缸,死兩個臨時工或者頂缸的,上下打點,皆大歡喜,可是萬一蘇大小姐在自己的會所里有個三長兩短,匹夫一怒,尚且血濺五步,龍城黑白道老大蘇中原可是老狐貍,寶貝女兒寶貝的不得了,如果他一怒,藏在老鼠洞里都能給你找出來,誰敢?誰敢?

    他們像是抓到了一個渾身鋒芒的刺猬,左轉右轉的,怎么也不好下嘴。

    責任人立刻上報堂主黃裳,黃裳也是親自指揮進攻正義堂的領悳導者之一,聞言心里一驚,和沈驚天說了,沈驚天立刻一個電話再匯報上頭,被劈頭蓋臉的罵了回來:“你們的腦子都被驢踢了?不能殺,不能剮,難道不能輪了拍裸照,她回去以后還敢聲張?”

    沈驚天第一次沒在心里暗罵他的領悳導,八十歲老嫗倒繃孩兒,自己這是事情忙昏了頭了。

    他心頭雪亮,低頭和黃裳耳語了幾句。

    蘇靜安說了身份后,雖然還被綁著,可是沒人再敢對她橫眉冷對,上級給的指示是好吃好喝先伺候著

    不一會,門開了,進來了幾個精壯的漢子,那個靜安剛進來就準備試活的主管也在,幾個漢子也不說話,就開始脫衣服,露出丑陋的下體,小女警面色開始蒼白,被捆綁的她沒有任何的方式能表示抗議。

    一個白面無須的中年人,笑瞇瞇的架著一款索尼20萬像素數碼攝像機pc33oe走了進來。

    小女警終于明白了,這是怎么一回事,她發出了絕望的撕心裂肺的哭喊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