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王者歸來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在小女警深陷絕望的同時,一場陰謀,卻在這個雨夜里變成了一場貼身肉搏的黑幫械斗,在這場戰斗里,噴子和槍不再是主流,廝殺不像是現代文明的槍火戰,倒像是古代行軍的攻城戰。

    黑龍會十二堂,光堂主就來了一半之多,能身居堂主之位的,個個身手不凡,既然是全力出擊,彎鐮幫也不甘示弱,七個堂口,竟然來了五個,而正義堂卻只有三個分堂,只在人數上,就完全處于下風

    正義堂完全可以躲開這次械斗,尋求警悳察的庇護,可是混江湖的,頭顱掉了也不過是碗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條好漢,趙忠誠提出的暫避鋒芒,從長計議的意見被從根本上反駁,看著現場黑壓壓的人群,像是鋪天蓋地的蝗蟲潮一般。

    這種最落后的戰斗方式,卻是最能摧毀人的意志,今晚過后,正義堂將被除名

    正義堂這邊,沖在最前面的是小南哥,馬上就要升任第四堂堂主的他大馬金刀,如入無人之境,手里的魚叉飛出去,一下扎住一個人的小腹,再扯出來就是一地的腸子和血,正義堂雖然成立最晚,但是公平,公道,講義氣,好漢子最多,許多像小南哥一樣曾經被黑龍會和彎鐮幫迫害的,也都加入了正義堂,此刻正義堂人數雖少,從第一波進攻來看,卻是不讓分毫

    既然成敗在此一舉你若要戰我定不死不休

    作為被圍攻方,還能站在道德的制高點男兒當血灑戰場,名留天下,死又有什么好怕的?

    天哥臉上一道丑陋的疤痕,環顧四周,卻發現黑龍會的狼牙和閻王早已入土,心里竟然有著英雄遲暮的感覺。如今的江湖,還是那個江湖嗎?

    地牢里的幾個男人本來就是常干這事的,不知道糟蹋了多少良家婦女,罪行累累,看著女神一樣的小女警,心里涌動著無盡的精潮,眼里淫邪的火焰能將小女警燃燒成灰。

    這種極品的女人哪里是他們這種男人以前能享受到的,那個黝黑的主管淫笑道:“王紅個臭逼還說你是特意為局長準備的貨色,這下,她跟著你一起倒霉啦”

    “媽的還跟我裝純情,今天,我倒要扒開看看,你那里是不是金子做的?”

    “哈哈哈”

    清純可人的女神,還有著一對巨大的小白兔,真他嗎的太誘惑了,主管已經掏出了黝黑的丑陋的東西,幾個男人七手八腳的來拖小女警的衣服。小女警驚叫過后,是絕望的沉默,眼淚順著臉頰流下。

    幾個男人群魔亂舞,盡顯銀魔本色,等下還要給眼前的女人各個部位的特寫,絕逼是最爽的事啊,他們都上來扒小女警的衣服。并且把小女警的嘴給堵上,倒是不怕喊叫聲,咬舌自盡倒是麻煩事。

    白面無須的中年人狠命的咽了咽口水,很期待下面的表演,他專業的進行攝像,激動的身軀都有些顫抖,這可是人間絕色,多少年難得一見了。

    當華麗的上衣被扒開,小女警那欺霜賽雪的肌膚就暴露在空氣中,真是太美了,幾人看的愣了一愣,主管阻止了其他人,用手挑著胸罩,就準備拽下來,嘴里同時張狂的大笑。

    眼看著兩點嫣紅就要暴露出來,小女警萬念俱灰,痛苦的閉上眼睛。

    就聽轟然一聲巨響,大門像是被重型的炮彈轟過一般,片片飄飛,幾個人愕然回頭,小女警猛的睜開眼睛,一個青年人,手里拿著一柄古樸長劍,像是古代的俠士一般出現。

    幾個人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眼角一花,痛苦的捂著男根部位倒地,那個地方,竟然齊根而斷

    那個白面無須的攝像手可憐連驚呼都沒來及出聲,就被抹了脖子

    一個人已經昏死去過,葉知秋冷冷的不說話,幾個人用深深的怨毒的眼神看著他,滾著爬著出了地牢,留下了一路的血跡。

    葉知秋把那昏死的人補了一劍,直把人命不當一回事。

    小女警眼睜睜的看著“梁天浩”破門而入,天神下凡一般救了自己,一時間,她的大腦竟然有些短路,他出現了,既然他活著,那就證明,葉知秋肯定死了

    葉知秋解開她身上的繩索,剛想說話,小女警竟然一腳直奔葉知秋的命根子而來,手直插眼睛。

    激動中胸前的嫣紅一下暴露出來,葉知秋看的心驚肉跳,趕緊躲開,神識掃蕩地牢每一寸角落,確定安全后,露出笑容道:“小妞,打一炮?”

    他面上露出壞壞的笑容,可是聲音沒變,小女警聽了他的聲音,頓住腳步,將信將疑的看著葉知秋。

    葉知秋掀掉面上的面具,露出自己的本容,小女警淚如泉涌,一下子跳過來嗎,緊緊的抱著他,聞著他身上的木樨香氣,是那樣的熟悉和迷人,似乎想把他融入自己的身體里。

    葉知秋想不到小女警這么激動,有些好沒來由,她的兩點嫣紅就抵在他的身上,葉知秋感覺心都要化了。

    小丫頭似乎決定了什么。仰起頭,向葉知秋吻去,葉知秋一愣,然后熱烈的回吻起來。

    這次的吻和上次的完全不同。兩人唇齒相交,津液互換,水乳相容。一股香甜的氣息在空氣中蔓延。

    葉知秋用手指去撥弄暴露在空氣中的紅櫻桃,小丫頭渾身一顫,忙推開葉知秋,臉紅紅的穿好衣服。

    兩人靜靜的互相望了好久,只感覺周圍的溫度迅速的上升,能聽見彼此的心跳。

    這時候急促的腳步聲傳來,葉知秋把云曦獸的面皮一帶,又換了面孔,蘇靜安來不及對他的神奇表示關注,因為大部隊的人馬已經到來。

    這要歸功于那個媽咪的報案,自己培養的小姐竟然是警悳察的臥底,她知道自己死定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局長聽說蘇靜安竟然在里面出了事,驚出了一身冷汗,這個過場,沒走好,竟然還把領悳導的寶貝女兒搭在里面,事情解決不好,可能自己烏紗帽不保,可是云邸天境的后臺也很讓人忌憚,若是沒有證據強闖,后果也很嚴重,思索到最后,最終還是選擇直接召集精兵強將,殺將過來

    局長韓新平看小女警安然無恙,長舒一口氣,然后突然嚴肅地低聲問:“證據找到了嗎?”如果沒找到,這件事就嚴重了。

    小女警點點頭,他雖然沒掌握殺人越貨的證據,可是那幾個斷了手腳的可憐小姐,只要找到,和其他的一些證據,這就足夠了

    局長點了點頭,隨著她走回住的地方,小女警往床下一摸,空空如也,自己藏好的證據竟然消失不見,她急匆匆的往另外的地方走去,局長帶人緊緊跟隨,到了地方,小女警更是怔住了,前幾天參觀的地牢也是空空蕩蕩,連個老鼠都瞧不見,哪里還有斷了手腳的小姐?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