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197章 岳母來襲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葉知秋才不管她的想法,吃了一頓可口的早餐,沒有挑任何的毛病,和果粒一起去上學。臨走說了句:“下午我帶你去見我父母!”

    每次回到校園,葉知秋都有一種新鮮感,沒辦法,那么久沒來了。擱誰誰新鮮!

    老師們似乎對他的行徑不聞不問,這個刺頭,已經不能用正常人來形容了。化龍巷上可滿是他的傳說,自殘救人,飼虎割肉的大名聲,沉甸甸的壓人!

    葉知秋到了班級,發現大家都在熱烈的討論著什么。看見他,都熱情的圍了上來。那眼神像是見到了動物園里來了一個新的物種。

    許家印第一次熱情的上來握手,葉知秋卻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伙子,好好干!”

    竟然敢這樣輕視自己,許家印怒發沖冠道:“葉知秋,你……”

    葉知秋只是對他笑笑,根本不理他。

    大家都好奇的看葉知秋,恨不得把他的衣服扒下來,據說他受傷了呢。

    正好下節體育課,幾個男生硬喊他去打籃球,中途說天氣熱,逼他脫上衣。

    女孩們都焦急的等待著,呢呢和糖糖都翹首以待,那天晚上回來后,在媽媽面前可沒有讓他脫衣服的膽子,如今,即將大白于天下了。

    葉知秋突然明白過來,這是要看自己傷口呢,他根本不上當,就是不肯脫,一個個目的沒達成,心上不甘啊!

    打完籃球,葉知秋轉移話題,很有風度的問大家聊些什么。

    本是一句無味的客套話,可是迎來了大家的踴躍發言,沈曉琳道:“我們在討論圣誕怎么過呢,土豪許要給我們安排喜來登酒店一晚,怎么樣,震撼吧?”

    聽到喜來登,人群紛紛看向許家印,那是崇拜的目光,五星級酒店住一晚,想想就激動人心啊!”

    許家印不屑一顧,這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等元旦迎新晚會,四大公子震撼亮相,才是真的牛波一呢。

    他面上絲毫不露得意的表情,一直都是葉知秋的墊腳石,有什么好樂的,笑到最后才是王道啊。

    中午難得和宿舍的三條狼一起吃飯。幾人說說笑笑,憶兄弟情懷,好不快活。

    過了一會,施良鬼鬼祟祟拉開葉知秋道:“四哥,能借點錢不?”

    葉知秋也不問原因,只問數字,施良扭扭捏捏地道:“我想借兩萬塊。”

    兩萬塊不是個小數字,葉知秋只是看了他幾秒鐘,施良被看得低下了頭。葉知秋就笑笑,把錢給了他。

    葉知秋遠遠的看著糖糖和呢呢,倆小丫頭是絕對的核心,一個班級的女孩都喜歡圍著她倆。

    呢呢不經意的回頭,看見葉知秋正往這邊看,甜甜的笑了一下,原下定決心和唐龍訂婚的她,在和葉知秋樹林訣別的時候,以為就沒了交集,可是世事難料,唐龍竟然死了。

    別人可能不知道,可是呢呢確認,唐龍的死,肯定是葉知秋做的。

    唐龍的父親會罷手嗎?

    葉知秋也回了呢呢一個微笑,唐龍當時答應自己三天內交出威脅呢呢的東西,如今一死,也許這事就永遠掩蓋在地下了吧。

    可是,會嗎?

    這時,遠處一個碩大的身軀跑了過來,地面都在顫抖的感覺,老遠就聽到南英豪喊道:“師傅,師傅,你可出現了!”

    葉知秋眉頭一皺,往事浮上心頭,沉聲道:“我說了,不準叫我師傅!”

    南英豪嘿嘿笑了兩聲道:“快,我家畫歌要見你!”

    葉知秋聽了這話,有些好笑道:“你家畫歌又是誰?”

    南英豪道:“她從山里來,是我的啥啥,你懂得,就當給我面子,去一次嘛!”

    葉知秋還沒說話,就看遠處走來一個女孩,眉清目秀,櫻桃小嘴,身材小巧,臉蛋也很精致,想來就是他所謂的畫歌了。

    那女孩伸出手道:“你好,我常聽英豪哥提起你呢。來了一些天,才見到你。”

    葉知秋瞇起眼睛,他能感受到小丫頭身上絲絲真元的波動,竟然和那個梁天浩身上的感覺一模一樣。

    葉知秋笑著站起來道:“你就是英豪的媳婦啊,恩,南英豪不錯的,好好把握。”

    女孩轉臉看了南英豪一眼,無喜無悲,南英豪頭皮一陣發麻道:“師傅,你別亂說話,畫歌不是我女友。”

    葉知秋驚訝地道:“哦?”

    南英豪的面上顯得陰冷,人其實是個熱心腸,拳法又是曾經的龍大無敵。按照道理應該豪氣沖天,可在這個女孩面前卻畏首畏尾,實在不敢想象。

    女孩道:“今晚有空嗎,我和英豪請你吃個飯!”

    葉知秋哪里有空陪他們,搖頭道:“我還是不打擾你們小夫妻了。”

    女孩的臉上突然現出一股戾氣,隨之很好的掩飾了,笑道:“你說笑了,我從來只把英豪哥當哥哥看呢。”

    南英豪臉色頓時變得極為精彩,然后臉色灰敗下來,在邊上搓著手,可是眼里看畫歌的溫柔,有些癡迷。

    葉知秋一陣搖頭:看來不僅是個武癡,還是個情癡呢,也沒看出這小丫頭哪里出奇!

    放了學,葉知秋去接了果粒和妞妞,又順道回家見孫瑤,想起昨晚的事情,臉還在發燒,自己到底是醉了還是醉了呢?真是酒后亂性!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怎么說也帶給自己父母看看,如果曼曼和總裁看見,照顧老人,也算有個解釋不是?

    老人哪里需要他的照顧,快冬了,馬路上是一片蕭條,落葉也幾乎快沒,身體健康的葉母正掃著落葉,自從大兒子經歷過高考的打擊后,想不到自己家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輛奧迪a6開的很緩慢,停在了路口,下來一個司機問路道:“老太太,你知道葉知秋的家在哪里嗎?我們找他家有些事。”

    葉母看著氣派的轎車,和氣地道:“你好,我就是葉知秋的媽媽,小秋上學去了,你們找他有啥事?”

    那車上就下來一個貴婦人,身上的穿著并不是那么的耀眼,神情很淡然,和人之間有一種很漠然,很安靜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凍感,她居高臨下,露出一絲官家的微笑道:“你好,我是周小曼的媽媽。”

    葉母心里一驚一喜,趕緊扔掉掃帚,把手往身上擦了擦,伸出手道:“哎呀,你好,趕緊屋里來坐。”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