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201章 曼曼有想法了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石磊的的頭發亂糟糟的,像是鳥窩一般,雙眼無神而空洞,腦海里總飄來飄去一把劍,這種境況再一次顛覆了他的世界觀和人生觀,上一次的顛覆,是在吃了固本培元丹之后。

    他根本沒有任何的進展,聞言心里有些愧疚道:“秋哥,我是不是不行?”

    他比葉知秋年齡大,卻一直喊葉知秋哥,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尊重,別的事不說,自己的妹妹的事,就可以感恩一輩子了。

    葉知秋拍著他的肩膀道:“男人不能說自己不行。來,演練給我看看!”

    石磊自然想好好表現,可是葉知秋看在眼里,只是搖了搖頭。石磊看見葉知秋的表情,就停了下來。

    葉知秋看了石磊一會,突然道:“磊子,你信不信我?”

    石磊忙道:“秋哥,你現在讓我去死,我一句話沒有。”

    葉知秋沉默不語,也不會相信,這種話每個人都會說的吧。

    他從梁天浩身邊離開的時候,得到了萬道金光秘劍意的領悟心法,自己學來,水到渠成,可是自己有著仙家的拓印,對于一個凡人來說,實在是太難太難了。

    葉知秋沉聲道:“你若是信我,就把心神完全放開,我給你傳功,等會不管發生什么!都要完全的信任我,只要稍微有一點不信任,一絲的反抗,你就會腦漿迸裂而死!即使不死,也會變成一個白癡!”

    這種傳功極為危險,人心隔肚皮,嘴上說的再好,背后捅刀子的行為比比皆是,每一個人都心魔難除,意識里想的一個樣,可是猶豫、后悔,等負面情緒會不自覺的出來,那個時候,大錯鑄成,一切已經晚了。

    石磊卻是絲毫猶豫都沒有,重重點頭。

    葉知秋的手指突然好想暴漲了一寸,像是射雕神劇里面的九陰白骨爪一般,看得人毛骨悚然,石磊露出驚訝的神色,可是腳下并沒有移動半分。

    葉知秋低聲道:“手心向天,盤坐在地。”

    石磊依言行事。葉知秋手指驀然抓上石磊的腦袋,那手指猶如鋒利的刀刃,竟然侵入頭皮幾許,石磊面色痛苦至極。但是他竟然忍住一聲不吭。

    葉知秋暗暗點頭,嘴里念著長長的咒語,隱隱能聽到,“萬物之靈力,任我接洽……”,良久睜開眼睛突然道:“者!”

    石磊被這恐怖的一幕嚇的面色蒼白,他不明白秋哥在做什么,可是他知道,也許,自己的一生要發生很大的變化了。

    突然,石磊感覺自己的腦海中擠進來許多不明白的東西,疼的他滿地打滾,葉知秋收功站起來,舒出一口氣,除了傳功以外,自己在石磊的腦海里種下了本命神識,萬一哪天石磊背叛自己,自己只要一個意念,不管他到了何種境界,可以直接秒殺!

    葉知秋見石磊慢慢的不再疼痛,笑著道:“謝謝你的信任!”石磊只是臉色蒼白的說不出去話。

    葉知秋繼續道:“來,等下幻化成這個人的樣子。”葉知秋把面具一帶,幻化出暗影的樣子。

    如果剛才只是面色蒼白,此刻的石磊已經面無人色。

    葉知秋沉聲道:“記住了,我們之間的事,只有你知,我知,我不想失去兄弟!”石磊聽得渾身一顫,點了點頭。

    “這是那個保護人的資料,你拿好!”葉知秋轉變了笑臉,拍了拍她的肩膀,自己慢慢的退出來,讓石磊自己靜一靜,需要消化的太多。

    憑良心說,葉知秋還真沒怎么保護過糖糖,整天神出鬼沒,偶爾回家調戲保姆,哪里有半點貼身保鏢的樣子。

    可是,屢次出事后,葉知秋現在反而在乎起這個來,自己總不能再自殘救美吧?

    讓磊子去保護一些日子,自己也好從容的修煉,煉制一些低級的防御性法器。

    看著葉知秋的背影,石磊心底發寒,秋哥到底是什么人?

    可是很快,他就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帶上了云曦獸面具,手拿暗影之刃,石磊激動的渾身都有些顫抖,或許,自己這樣的一個小保安,曾經過著半饑不飽生活的小保安,現在依然還是戴罪之身的小保安,有一天,真的能站在世界的巔峰!

    葉知秋出門,發現幾個人圍著自己的摩托評頭論足,眼里的羨慕濃的化不開。

    幾人看到葉知秋,都圍上來,央求著能開著爽一次,葉知秋大耳光扇過去:先把傷養好了再說。

    經理小朱望眼欲穿,等了這么久,也不見葉知秋回來,趕緊拿起電話,戰戰兢兢的給女總裁打過去,歐陽文青聽到葉知秋的行徑,笑了:還耍孩子脾氣呢。

    十三妹過來道:“噯,13k的張楊過些日子壽宴,下了請帖,你去嗎?”她也不喊老大,直接連名字也不喊。

    葉知秋對這些根本沒有半點興趣,聞言道:“你忘記了,正義堂的事,我都不管了,以你為主!”

    十三妹轉過臉去,臉上的笑才顯出來!

    葉知秋處理完這事,上了自己的坐騎,一路風馳電掣,直接殺到學校,這次倒沒有囂張,把車子收起來。

    進了學校,對小糖糖的招手視而不見,心里想著,你就哭著找你媽媽去吧。

    上萬歲的人竟然有點孩子氣,真是可笑極了。

    氣還沒賭夠,就來了微信,竟然是小曼的,看了信息,心里一顫:今晚來我公寓,記住,七點整到,不準早到,也不準晚到,否則我會生氣哦,生氣的話,你就沒有一個難忘的夜晚嘍。

    葉知秋暗暗冷哼:文青啊文青,你不待見哥,這是多么錯誤的決定啊。

    夜晚是如此的美麗,小曼把終于把整個大床弄滿花瓣,擺成一個碩大的心型。

    她雖然神情憂郁,可臉在發燒,不等自己的生日了,就在今晚,在這張床上,要把完美無瑕的自己獻給那個壞蛋,一定要他先輕輕的吻自己的眼睛,再吻自己的嘴,然后再吻自己的脖子,邊上是紅色的蠟燭,她打開貝多芬的音樂,再開了一瓶紅酒。

    門鈴響了。

    小曼可愛的皺了皺眉頭,還沒準備好呢,這個壞蛋,怎么來的這么早。

    她連貓眼也不看,直接打開門,憂愁才散去幾分,喜悅才上眉頭,就愣在了那里,剛現的喜悅消失的一干二凈。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