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208章 一劍西來 天外飛仙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血影跟蹤了葉知秋幾次,每一次都讓他大汗淋漓,毛骨悚然,在組織內,血影的輕身功夫沒暗影好,手上的拳腳也僅僅比暗影好半分,他之所以能比暗影高一個級別,那是因為他有一個“零存在”的概念。

    他站在黑暗里,即使是組織里再厲害的人物,都感覺不到他的存在,他自小修煉武當道家修煉內力的上古奇功,龜息功,龜息功分為潛心、潛息、真定、出定四部分,而他,已經練到出定的最高境界,掩飾氣息能掩飾到每一個毛孔。

    葉知秋整天神經大條,若是他神識全開,或許能發現血影,可血影做慣了殺手,從不立危墻之下,每次離葉知秋遠遠的就不再靠近,竟然安穩到現在。

    天色早早的就黑了下來,龍城的夜晚比白天美上幾倍,小橋流水人家的江南景色比比皆是,美麗的樹燈掛在楊柳的枝條上,蕩漾著人的心,糖糖和呢呢今晚沒有住宿舍,兩人下完課,也沒有開車,順著古運河的美景走回去。

    天邊閃過一顆流星,小糖糖和呢呢在一座拱形的橋上停住,雙手合十,閉上眼睛,水里的燈光倒映著她們美麗赤誠的臉龐,與這美麗的夜色融為一體。

    衣食無憂而又美麗可愛的女孩,還是相信這些美好的事情。

    呢呢瞇起小眼睛,彎彎的像是月牙一般道:“糖糖,告訴姐姐,許的什么愿?”

    唐開穎笑道:“跟你的愿望是一樣的。”

    呢呢臉上閃現的是狹促的笑臉道:“我許的可是有個男人陪我睡呢。”

    唐開穎立刻啐了一口道:“死女人,真不害臊!”說著就去撓呢呢的癢,呢呢也不讓,兩人玩的不亦樂乎。

    遠處的保鏢看著這溫馨的一幕,也笑了笑。

    再往半山別墅走,人已經慢慢的稀少。

    驀然,保鏢意識到了什么,她原本是女子特種狼牙大隊的教官,是歐陽文青另走渠道請來的高手。

    手底有過幾條人命的她看見幾個黑影迅速奔來,她面色平靜,手里的槍平端,待看清對方的意圖,決然出手,槍聲在夜色下傳的很遠。

    呢呢和糖糖跟著葉知秋見識了太多的世面,早已經不再那么驚慌失措,她們根本沒選擇報警,而是立即撥葉知秋的電話。

    此時的葉知秋和曼曼晃悠悠的往龍城趕,一路親親我我,如膠似漆,手機早放戒指里儲存。

    當電話連續幾遍不通,倆小丫頭的臉色才變了變,趕緊各自打家里的電話。

    女總裁驚得電話都差點掉在地上,自己才不讓葉知秋做保鏢,就出現了這樣的事?什么原因?難道是葉知秋找人演的一場戲?和自己示威?

    她判斷不出,立刻打葉知秋的電話,電話哪里會有人接聽。

    她的疑心就越重,若是葉知秋知道她的想法,估計會一個大耳光扇過去。

    女保鏢沉穩的保護著倆小丫頭退走,手里的槍壓制著幾個人不能前行,突然,多次生死間鍛煉出來的反應直達全身神經,她下意識的收回自己平端著槍的手,可是已經晚了,一道利刃幾乎是毫無聲息的砍過他的手,斷手和筋骨之間,幾乎只剩下一層皮,晃蕩在空氣中,特別的惡心嚇人!

    一道身形顯現出來,在黑夜里,他穿著一身黑衣,僅僅露出一雙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

    黑衣人一揚手,遠處的幾人迅速靠近,保鏢已經沒了任何戰斗力,糖糖和呢呢此刻才真正害怕起來。

    此地離別墅已經不是很遠,媽媽的救兵什么時候能到?

    糖糖不禁的回憶起初見葉知秋的那一晚,似乎也是眼前的景況?那一晚,還是**絲少年的葉知秋猶如神兵天降,可是今晚呢?

    今晚不會再有奇跡!

    倆小丫頭對視一眼,手拉手轉臉就跑,可是兩個弱女子怎么會跑得過幾個以暗殺作為生活的殺手?兩人被堵到墻角,眼見幾個人的手就要觸到小丫頭的身上,兩個小丫頭花容失色,面色蒼白。

    一道劍光,猶如破空的外星來客,像是電影里的傳說:一劍西來,天外飛仙。

    只聽到幾聲慘呼,幾個人的手立刻被斬斷,痛苦的倒在一邊。

    黑衣人眉頭一皺,看向來人,一向古井無波的他不禁渾身一震,失聲道:“暗影?”

    只見來人一身白衣,手里拿著一柄奇形怪狀的劍,臉上陰沉的沒有絲毫波動,不是暗影是誰?

    石磊躲在面具的背后,也是暗暗心驚,若不是那人出聲呼叫,自己都不能發現他的存在,簡直就是空氣一般。

    自己本是一介凡人,小保安一個,何時見過這么恐怖的對手?

    石磊摸不清對方的底細,只好沉默不言。

    對面的黑衣人看著“暗影”道:“我以為你身死道消,早已上報組織,還準備為你報仇雪恨,想不到你竟然完好的站在這里,我滿月血影混跡江湖至今,第一次看走了眼,真是好的很啊!”

    石磊聽完這句,已是了然,七絕殺滿月血影,在江湖上有著神一樣的傳說,想不到,今天自己竟然能和對方處于同等位置!

    屠神正道,指日可待!

    石磊的心里隱隱的有些緊張,同時也有些隱隱的興奮。握著暗影之刃的手也激動的有些顫抖,腦海里被秋哥莫名其妙的塞進來許多東西!如果再不釋放,真感覺要炸裂一般。

    既然七絕殺屢次對付秋哥和他的女人,是可忍孰不可忍,石磊壓下沸騰的血液道:“血影,我想知道殺葉知秋和抓這倆女孩的原因。我也會告訴你,我消失的原因!”

    倆小丫頭聽到葉知秋的名字,原本邁動的腿竟然停了下來。

    滿月血影笑道:“好,你附耳過來!”

    石磊忍住心里的激動,慢慢的走過去。

    只見血影的手里,驀然出現一把尖刀,猛然直插“暗影”的心臟!

    墻角的糖糖和呢呢集體發出一聲驚呼。

    間不容發之間,“暗影”的身子詭異的扭曲,腳下連踏九宮八卦,一閃身,又離開幾許!

    兩人同是發出呼聲:一驚一怒!

    血影驚訝眼前的人能躲開他必殺的一擊,石磊怒是因為他若不是被秋哥傳功了失傳絕學幻影迷蹤步,只要稍微反應慢一點,肯定血濺當場,血影驚訝過后,桀桀笑道:“你不是暗影!”

    石磊再不答話,手里的暗影之刃連續舞動,幻化成密不透風的劍雨,大喝一聲,向血影斬去!

    暗影vs滿月血影!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