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221章 武斗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陸道平見到當先的葉知秋,像是吃了一根定海神針一般,情緒頓時穩定了下來。身形一閃,就下了高臺,鄭而重之的過來迎接。

    人群竊竊私語,紛紛把震驚寫在臉上。這個少年是誰?

    竟然能得到族長的親自迎接?

    許多自認為武力值不一般的人紛紛來試探葉知秋的氣息,卻發現空空蕩蕩,絲毫沒有一個強者的氣息,有人暗自搖頭,有人面色凝重,表情多姿多彩。

    南英豪見著穿著武俠裝束的畫歌,一臉癡迷的走上去,道:“畫歌,我回來了!”

    畫歌根本不看他:“回來就回來了,和我說做什么?”她連英豪哥都不喊了。

    邊上一個精靈古怪的小丫頭道:“整個陸家坪,誰不知道英豪哥哥暗戀你?”

    畫歌皺眉道:“畫舞,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那女孩甜甜的一笑,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道:“英豪哥,不是我說你,你也太不爭氣,我不是指的你的武功,說的是你的性格,她明明心里喜歡你,表面卻從來不承認,你還不來個霸王硬上弓?”

    南英豪陰沉的臉漲得通紅,心臟噗通噗通跳的厲害,畫舞說的是真的嗎?

    擂臺上,陸武朗聲道:“陸武在此,誰敢一戰?”

    畫歌長身而起,手上的寶劍出鞘,轉身道:“畫舞,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畫舞卻是怡然不懼,笑的更加開心。畫歌拿這個妹妹沒有辦法,搖了搖頭!就想走上高臺。

    畫舞道:“這一場,還輪不到你!”

    只見聲音還在那,她的人卻早已借力飛起,像是騰云駕霧一般,幾步上了高臺,身影飄渺之極,正是畫舞母親的不外傳之秘“穿花蝴蝶舞。”

    她才一上臺,就引來重重的叫好聲,陸道平極為自得地道:“這是我家的畫舞,小小年紀就已經達到黃階后期大圓滿的地步,可是說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賢弟你看如何?”

    葉知秋微微睜眼,看了小姑娘一眼,咦了一聲,滿腦子都是小曼的音容笑貌,哪里有心思再看,只是微微點頭,一副高深莫測的世外高人模樣。

    陸道平見他模樣,就不好再問。

    陸家的“陸”不是一個“陸”。

    陸道平和陸道渠只是祖上的關系,兩脈人雖然都姓陸,可是勢同水火,還有一些外姓的人,他們連學習陸家內勁心法的機會都沒有,即使是陸家的嫡親子系,陸家功法也不是每一個人能學的好,練的會的。

    每個人的智力不同,機緣不同,有的人,終其一生,也不能在體內產生絲毫的內勁。

    看臺上的人七嘴八舌,竊竊私語,場面混亂至極!

    陸武真氣外放,氣息猛然增長,仰天長笑,發笑時潛運內力,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將眾人七嘴八舌的言語都壓了下去。眾人相顧失色,都想:“瞧不出他年紀輕輕,公子哥兒般的人物,居然有此厲害內功。”霎時間都靜了下來。

    連一眾大人物都暗暗心驚,這個小子竟然也是黃階的后期大圓滿,隱隱有突破的跡象。

    陸家的功法在整個華夏,只能算是下等功法,單股真氣的凝練程度遠遠比不上幾大隱門的功法,可是在世俗中,已經可以開山辟路,神一樣的存在了。

    陸武的拳法是形意**拳,拳著處似斧屬金,形意拳講究易骨,易筋。易髓,初步功鍛煉時要呼吸自然,勁宜稍剛,虛靈頂勁,氣沉丹田。形意拳練到中期,氣宜鼓蕩,即吸時宜盈、呼時宜鼓,所謂起收發放。后期則練功時凝神氣固,以心行氣,以氣運身。

    看陸武出拳時氣宜鼓蕩,顯然是已經練到中期,拳法大開大合,虎虎生威,但是畫舞卻每次都能在間隙中穿花而過,真像一個蝴蝶一般,她的穿花掌形態優美,如若蝴蝶翩翩,似乎沒有一絲力道。腳下也如蝴蝶翩翩,繞著陸武翩翩飛舞。兩人以快打快,雖然只是拳腳,可是精彩和驚險的程度,卻是比剛才的劍法比斗,絲毫不差分毫,甚至還更加的動人心弦。

    眾人看得心急氣緊,呼吸急促,酌腦猴腮。

    最為緊張的是陸道平這一脈,如果輸了,那么二十歲以下的比斗就宣告結束。

    相當于輸了第一大場,看到對面能人異士無數,誰能保證,下面的第二大局,自己能扳回來?

    一些功力低微或者平民子弟,甚至已經看不清他們之間的打斗,只感覺漫天的人影。

    陸道渠臉色變了變,對著身邊的一個矮胖子道:“想不到,這丫頭竟然把功力練到這種程度,寒玉溫床和碧玉仙泉果然名不虛傳啊!”

    那個矮胖子瞇著眼睛道:“這個女孩,有資格去古武仲裁會試煉了!”

    陸道渠眉毛一凝,就不再說話。

    突然,人分,重重如山的拳影也畫上了句號。

    陸武嘴吐鮮血,踉蹌倒地。

    畫舞微微一笑道:“記住,以后再也不要在背后說我壞話!”

    陸武竟然敗了!

    陸道平一脈的人群只感覺熱血沸騰,激動莫名,終于扳回來一場。

    陸文看到弟弟受傷,也只是笑笑,他輕便的走上高臺,手里的刀刀微微斜指,一時間,天、地、人、刀,竟然隱隱的四象歸一,說不出的奇異的感覺。

    陸道平身邊的一個長老失聲道:“人刀合一?”

    陸道平也是微微皺眉,果然是人刀合一。

    看著畫歌倔強的走上去,陸道平突然一陣擔心,畫歌以前或許比的上畫舞,可是現在早已被畫舞拉開一段距離,拿什么去和人刀合一的陸文斗?

    畫歌走到一半,南英豪突然走出來攔住她道:“這一場,讓我來吧!”

    畫歌頓時愣住了,自己這邊,二十歲以下達到黃階后期的,除了畫舞,只有自己,對方竟然練到了人刀合一的境界,自己一個黃階后期的人上去,拼死一搏,或許有一線生機,你一個連真氣都沒有的人,上去打擂臺?

    是上去找死的吧?

    她冷冷的看了一眼男英豪道:“你給我讓開!”

    南英豪鬼使神差的走出來,卻是尷尬的回不去,陸文哈哈大笑道:“可憐蟲,你難道到現在還想做著娶畫歌的美夢嗎?”

    ”你難道不記得畫歌說過什么話嗎?”

    南英豪當然記得,他的臉色有些蒼白,轉臉去看葉知秋。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