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232章 海南五指山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正義堂作為韓新平的直管地帶,從趙忠誠至下,每一個人都認識韓局長,韓局長也認識趙忠誠身后的幾個人,只是他連點頭示意都沒有,只是看著葉知秋。

    葉知秋和曾經的局長肖鳴曾經是朋友,更是在公安局門前大罵毛局長,光葉知秋的橫空出世,到現在,午進就換了三個局長,韓新平對他查的比較清楚,救過組織部長的孫女,胡大秘的大舅子,和市委書記之間似乎有些勾扯,和自己的頂頭上司蘇中原之間也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

    他想想就明白過來,這個小子是為什么在這,葉知秋聽了他的話,也有些驚奇地道:“我怎么就不能在這?”

    按照道理,一個局長問你話,你不誠惶誠恐也就罷了,非要用這種操蛋的語氣反問,周圍的人對他的情商表示無語的時候,心里也是暗暗吃驚,誰敢對局長這么說話?現場也就這一個人而已吧?

    戴小娟悄悄的看了一眼周圍,以局長為中心,周圍的人都有些對局長的畏懼和低頭,帶自己來的小胖也是微微有些低頭,可是就葉知秋一臉笑意,鶴立雞群的站在那里,手里拿著酒杯,不卑不亢,昂首挺胸。

    戴小娟突然明白了,這一群人,為什么對這個少年如此推崇。身邊的竊竊私語可是證明了眼前局長的身份,而少年卻是絲毫不懼。

    韓新平一時有些下不來臺,微笑著搖了搖頭道:“你這小子!”

    這種語氣,就是長輩對晚輩的語氣了。這種親密的程度,讓眾人對葉知秋,更加多了一分深不可測。

    而在大廳的二樓,龍鳳呈祥的包間里,四個老人赫然在座,從他們的角度能清晰的看見下面大廳發生的情況,一個長滿老人斑的老人搖了搖頭,笑道:“看到那個少年身后的那個男人和那個女孩沒有?”

    另外一個滿頭白發的老人看了幾眼,皺眉道:“一個黃階初期,一個是黃階后期大圓滿的地步了。想不到,那個什么正義堂,果然藏龍臥虎啊!”

    另外一個斷了一臂的老人接著這個老人的話繼續道:“那個黃階初期的小子,給人危險的感覺,比那小丫頭高上百倍了,真是好奇怪的事情。難道那青年有著什么秘術?”若是石磊能聽到關于自己的評價,肯定會驚訝于別人對自己的贊美。

    最后的老人,枯瘦如柴,這時候笑道:“你們沒發現,最前面的那個少年,竟然看不出有任何的內勁,但是他后面的人,各個身手不凡,但是都唯他馬首是瞻?”

    臉上長了老人斑的老人道:“好了,不討論這個了,先說說這次的五行山異象!”

    另外幾人神情一震,枯瘦如柴的老人看著自己漸漸萎縮的雙手道:“我凌破軍大限不遠,如果能在其中真找到修真者留下的靈丹妙藥,突破天階,再增半個甲子的壽元,哈哈哈!”

    其余三人被他的笑聲感染,紛紛露出向往的神色,他們全是地階大圓滿,想沖破天階,沒有一定的機緣,也許今生已經不可能,大限之期,只是早晚。

    斷了一臂的老人道:“五行山乃海南島第一高山,素有迷失的山脈之說,森林成片,生長茂密,種類繁多,奇珍異獸橫行,多災多險之地啊。”

    白發老人道:“我惲天也算縱橫一輩子,但這一輩子,也許就這么一次機緣,若是錯過了,那只能入土嘍!”

    下面的大廳里,韓局長笑道:“你們繼續,任務纏身,我先走了!”他說走就走,任誰也不敢去挽留。

    留下來的葉知秋倒是被眾人狠狠的看了幾眼。

    一個老人與韓局長擦肩而過。

    老人徑直往里面走,畫歌見到老人,蹦跳著過去道:“爺爺,你怎么來了?”

    老人微笑著拍了拍畫歌的額頭,往里面繼續走,走到大堂中央大聲道:“瞿長空、張好古、惲天、凌破軍,陸道平在此,都給我出來!”

    別人不知道這個四個名字是誰,可是四大地下幫派的頭頭卻是臉色一變,瞿立手里的槍都掏了出來道:“老人家,這里風大,說話也不怕閃了舌頭,什么人,都是你叫的嗎?”

    陸道平哈哈大笑,聲音忽高忽低,震得人耳膜難受。

    獨臂老人走出來道:“陸兄,上來吧。”

    陸道平走到葉知秋的面前道:“葉兄弟,走,一起上去吧。”

    瞿立手中的槍尷尬的收回來,臉色變幻不定,心底的驚訝已經是驚濤駭浪,能被自己的父親喊上二樓,那已經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他雖然不清楚父親的底蘊,可是,自己瞿家這么多年,在龍城屹立不倒,老爺子的身后影響力,可謂窺一斑而知全豹。

    那么,眼前的少年,竟然能被這個姓陸的喊著兄弟,一起叫上樓,這又代表了什么?他的臉色變了又變,和張楊,莫問天,蒼狼各對視一眼,均看出彼此眼里的震驚。

    葉知秋知道陸道平不會無的放矢,早早的要自己過來,也許是解開謎團的時候了,他疑惑的和陸道平一起走進去。

    門重重的關上,隔絕了外面的聲音,陸道平指著獨臂的老人道:“瞿長空。”

    枯瘦如柴的凌破軍,白發蒼蒼的惲天,老人斑張好古。

    幾位老人不知道陸道平是什么意思,直到葉知秋自我介紹后,幾個老人依然如同云山霧罩。但是既然不知道陸道平葫蘆里賣的什么藥,疑惑的看著陸道平,陸道平卻是一句話也不說,靜靜的坐在那里。

    突然,凌破軍驚道:“你突破了?”

    陸道平這才哈哈大笑起來道:“葉知秋是我剛結義金蘭的兄弟,練有隱匿功法的天階高手!這次,我喊上他,五指山之行,又多了一份保障。”

    幾人震驚的看著陸道平,眼里的羨慕嫉妒恨,各種表情,精彩紛呈,對于他的話,更是倒抽一口冷氣,天階高手?

    這個少年如此的年輕?怎么可能是天階高手?

    他們也不會懷疑陸道平的話。只是個個都陰沉不定的看著葉知秋。

    葉知秋也不知道陸道平為什么會撒謊,可是順坡而下,疑惑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奇怪的看了陸道平一眼。

    陸道平對著凌破軍道:“凌老頭,你來說說這次海南五指山的天生異象吧。”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