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233章 修真者信息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凌破軍又去看葉知秋,現場幾位老人,就葉知秋一個毛頭小伙子,場面總有一絲絲的詭異。

    而且,這種機密的事,當著葉知秋的面說出來,是不是有些不大合適?

    陸道平看了凌破軍的模樣,皺眉道:“凌老頭,不要猶豫了,如果沒有葉兄弟,我們幾個老骨頭進去,別說能有機緣得到傳說中修真者留下的寶物,身死道消只是瞬間的事,難道還要我再說的更明白一些?”

    凌破軍聽了一驚,陸老頭竟然把這少年推崇的如此之高?

    葉知秋聽到修真者幾個字,神情一震,終于明白陸道平神神秘秘的讓自己來這里,所為何事。

    來到這個世界,第一次有了修真者的訊息了。

    他掩飾著心中的激動,看向凌破軍,懾人心魄的眼神,使得眾人心驚不已。

    凌破軍臉色一僵,說道:“前些日子,你們想必在網絡上看了一些視頻,連綿不斷的閃電和雷鳴,連續打在海南的一個山峰上,閃電和雷鳴不停,整整響了一個晝夜,新聞的報道也只是一代而過。”

    葉知秋聞言倒是想起,確實有這么一回事,他當時感覺到奇怪,像是他曾經見到的修真者經歷雷劫一般,但是也只是像而已,后來在學校里才提出去海南一游,也是受了那個新聞的影響。

    葉知秋不知道的是,現在如果再去網上找這個視頻和報道,根本已經找不到。

    “五指山,又叫五行山,海南島第一高山,也是西游記傳說里的那個山,它分為金木水火土六座山峰,其中火峰是雙峰,十三年前,火峰噴發巖漿,在迷失之地,一個采藥的人,采到一個人形的何首烏,被一家藥店二百元買了去,后經專家鑒定,天然之物,不是仿造,年份在千年以上。后來拍賣了幾十萬的天價。”

    “后來又有一個人在那里撿到了一個寶貝,此寶貝帶在身上,竟然有一層瑩瑩的光暈,別人刀砍槍打,都破不開那道光暈,這時候古武仲裁會,軍方,政府,紛紛派人去了這個地方,據說是修真者遺留的寶物,外境勢力也紛紛派人去,當時天階高手無數,漫天大戰,死了不少人!”

    “而前些日子,火峰上方,再一次天生異象,連綿不斷的閃電,連續打在火峰上,留在那里的人傳回來訊息,如今,火峰又有了噴發的跡象,豈不是又有大量的天材地寶出現?”

    陸道平看著葉知秋道:“葉兄弟,你我義結金蘭,不知道喊你同行,對你來說,是否方便。”

    葉知秋淡淡的笑道:“最近正準備帶同學去海南旅游,去去也無妨。”

    陸道平大喜,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道:“要是旅游,你可是找對了人,海南島的外圍,我們幾人在那里投了巨資,一些酒店什么的,免費提供,絕對包你們賓至如歸啊!”

    真是打瞌睡有人送枕頭,葉知秋也露出笑容道:“那好,就這么說定了!”

    葉知秋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的修為和陸道平的天階怎么換算,自從練到練氣三層的大圓滿,自我感覺天下無敵,現在功力止步不前,自己的下次突破,就遙遙無期,如今有了修真者的消息,激動那是肯定的。

    正在思索間,一樓大廳亂糟糟的聲音傳來,葉知秋和幾個老人看下去,發現下面又是火藥味橫生,葉知秋看了四位老人幾眼,這幾個幫派和這幾個老人肯定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像他們幾個世家,扎根龍城那么多年,官方和黑道肯定都和他們有著聯系。

    葉知秋笑著道:“孩子們的事,就讓孩子們自己去解決吧。”他一個少年說出這種話,有些不倫不類,可是幾位老人聽了,均松了一口氣,斷臂老人瞿長空接著道:“是啊,孩子們的事,讓孩子們自己去解決吧。”

    葉知秋就笑笑,走到大廳,大家見他來,吵鬧聲才靜下來,九指喝的多了,出豪言要一統龍城,這仇恨拉的太大,各種謾罵和打擊都有,場面極其糟糕,小女子戴小娟嚇得俏臉蒼白,說什么也不敢參加接下里的舞會。

    幸好這頓鴻門宴,有驚無險,葉知秋帶著一幫人走出大門,陽光照在他們的身上,像是鍍了一層金,正義堂這個本來籍籍無名的小幫派,名聲漸起,從此要走上一條爭霸的道路。

    小胖把戴小娟送回去,很冒昧的問戴小娟道:“我可以追你嗎?”

    這種言語上的白癡,被戴小娟聽在耳朵里,竟然覺得這人虎虎的可愛,一點也沒有剛才在酒店里,傲氣沖天的感覺,眼前的人雖然不帥,可是卻又有錢的嚇人,可是,他是個混社會的呢?

    剛從失戀中走出來的戴小娟,也不知道該如何答應他這句話,只有左右言其他道:“湯總,您別開我的玩笑了,剛才在酒店里聽說你們是正義堂的,怎么,你們是混社會的嗎?”

    家里從小就教育自己,一定要遠離那種混混,眼前的人,那是標桿中的標桿,小胖聽她話里的問詢,心里一沉道:“是的,我是混社會的。但是,我們從來不欺凌老弱婦孺。不沾毒品。這是秋哥定的規矩。”

    戴小娟想到那個少年,疑惑地道:“那個少年是你們的頭嗎?”

    地點到了,小胖道:“下次我好好和你說吧。”心里已經下定主意,等和秋哥學了泡妞絕招再來,看秋哥的身邊,每一個都是絕色啊。

    戴小娟看他絕塵而去,像是一個木疙瘩似的,哪里有半分情調,想起香港黑社會的古惑仔,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自己還是離遠一點吧。

    進了門,其他員工的對她的指指點點,竊竊私語,老板對自己的更加器重,諄諄教導,她知道,自己的日子,因為富婆買車事件,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葉知秋回到家,給小曼發了短信,卻是根本沒有信息回來。葉知秋嘆了一口氣,這丫頭,還是不肯原諒自己。落寞的難受,也沒人排解自己的心,給女總裁發了信息,也是沒有人回信息,前幾天還是左擁右抱,現在卻孤家寡人。

    此時,在遙遠的東歐,小曼正躺在病床上,臉上蒙了一圈白色的紗布,周邊幾個醫生都在哭,一個醫生搖頭道:”身體沒事了,但是臉上的傷,估計會毀了面容,一個女孩子,這是致命的打擊啊。”

    一個男醫生默默的守在她的身邊,他可是小曼的追求者。

    此時,曼曼身體里的避水龍珠依然緩慢的和她身體融合著,靈氣不斷的滋潤著她的臉頰。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