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修真大少 > 第236章 校花的絕逼貼身高手
    .,最快更新都市修真大少最新章節!

    葉知秋哦了一聲,然后道:“不記得了。”

    一直默默聽他們說話的糖糖和呢呢露出鄙夷的神色。

    施良無語道:“你見到的肯定是龍菲菲,龍大雙校花,一蕩一純傾天下。”

    幾人看葉知秋的眼神,就更加鄙視了。

    施良繼續道:“她身邊是不是有個帥哥?”

    葉知秋想了一下道:“和我比起來,根本不能看。”

    幾人直接無視他。

    施良給葉知秋豎了豎大拇指道:“她身邊的男人,據說極為神秘,多少想上龍菲菲的男人,都被直接ko了,人送稱號:校花的絕逼貼身高手。”

    “好像很嚇人的樣子!”錢善善出言道。

    “當然,只要龍菲菲想泡上個男人,只要一個眼神,那個男人就立刻跪舔,否則,怎么會有一個加強連呢。”施良做出一副你懂得的猥瑣模樣。

    水呢呢實在聽不下去了,在遠處道:“你們幾個人能不能不要那么惡心啊?”

    幾人都轉過臉,去看水呢呢那偉岸的胸,眼神爍爍,發出會心的笑聲。

    水呢呢氣苦,把臉轉了過去。

    葉知秋跑過去,和倆丫頭打招呼,小糖糖哼了一聲,把臉轉過去,那晚的刺殺事件,讓她對葉知秋恨之入骨,怎么也不會原諒他。

    葉知秋有些尷尬,小聲道:“糖糖,你媽媽又同意我做你的保鏢了。”

    小糖糖驚喜的回過頭道:“啊?真的?”隨即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不屑道:“哼,不稀罕!離我遠點。”

    葉知秋一頭黑線,以看女兒的眼神看著糖糖道:“不要胡鬧!”

    “哈哈哈!”

    看著葉知秋尷尬的樣子,一幫人都發出會心的微笑。私下底更是竊竊私語。

    四哥威武,這是保鏢逆襲大小姐的節奏啊!

    隔壁宿舍的一個胖胖的叫薛凱琪的道:“四哥,這馬上圣誕了,海南之行怎么去啊?是汽車火車,還是飛機火箭啊!”

    葉知秋愣了楞,他對這個確實不在行,只有道:“這個還真沒弄,小許呢,叫他來跟我匯報下!”

    眾人一頭黑線,這個班長也太……看來本次的海南之行估計是去不成了。

    空歡喜一場啊。

    小許同志這時候正好走了進來,他身后跟了三個人,個個樣貌不凡,小許同志看見葉知秋被同學們圍攻,心里無理由的高興,無目的的期待,心如柳絮飄飛,你大班長也有吃癟的時候啊?

    葉知秋看見許家印,招手道:“小許,來,過來給大家解釋下,你是怎么安排大家去海南的?”

    怎么成了我安排了?

    許家印斜眼看了他一樣:“葉知秋,不要沒大沒小,我沒時間理你。得罪了我,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喔!”

    兩大班草永遠都是這么火藥味十足,把眾人的心又懸了起來。而許家印后面出現的三大男神,又讓許多女孩的眼睛暗泛桃花。

    葉知秋笑了笑,心里暗道:“小許這孩子還不錯,若是別的公子哥被自己這么羞辱,早已背后使壞下陰招了,可是這小子愣是好面子沒做動作,這點隨自己啊。”

    “當然,若是真得罪了自己,鹿死誰手,還真說不定。”

    葉知秋指著他背后的一個人道:“那個,小凌,要不你來安排?”

    凌溫綸見到葉知秋,明顯有些吃驚,此刻更是氣的臉色鐵青,水呢呢不喊自己表哥也就罷了,一個破外人來叫自己小凌,真的以為自己搞不死他?

    他可是號稱軍中無敵,一雙鐵拳打遍隊中無敵手,上次和葉知秋握手,沒占到便宜,最終一家人灰溜溜的趕回去,凌溫綸回來可是好好的查了查葉知秋的底細,更是氣的怒火沖天,一個小破農民家的刁民,竟然敢這樣,真是不想活了。

    龍大四公子,今天竟然齊聚在這里,也不知道在搞什么噱頭。

    凌溫綸心里也是暗道晦氣,老頭子要自己和小弟凌飛趕赴海南,神神秘秘的說有天大的機緣,卻是不說不說什么機緣,老頭子是家里的神,沒人敢不聽他的話,凌溫綸正好聽許家印說了他們班級的事,和瞿空,惲昆聯袂而來,他們倆人也是如此,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

    瞿空笑了道:“這傻逼誰啊?”

    他這樣一說,周圍的空氣就冷了幾分,小二班的人,對葉知秋都有著特殊的感情,雖然有時候會鄙視他,但是對大班長急公好義的個性,內心里都是暗暗崇拜,此刻管他什么龍大四公子,你是小許還好,大家一個班級的,大家誰也不偏幫,可是你一個外人,大家的目光就變了。

    錢善善在后面道:“你他媽誰啊,信不信老子廢了你?”錢善善的脾氣是越來越見長了,誰能想到,他當初還是一個說話就豎蘭花指的小男人?

    瞿空臉色一僵,自從到了龍大,第一次有宵小之輩敢在自己面前叫囂,還是個小螞蚱,他是真的笑了,自己久不在江湖,看來江湖已經很沒有自己的傳說了。

    凌溫綸止住他的暴怒,搖了搖頭,這個刁民其實很不簡答,別當眾出了丑,瞿空疑惑的看了凌溫綸一眼,聳了聳肩,只是深深的看了看錢善善,心里給他判了死刑。

    凌溫綸道:“葉知秋,你若是給我們幾人道歉,大家去海南的行程,我來安排。”他說了這話,嘴角含笑,要看葉知秋的反應,看看這小子的城府。

    一般驕傲的人,是不會道歉的,當眾道歉可是打自己的臉。

    不就道歉嘛,省的自己去找那幾個老不死的或者女總裁欠人情,葉知秋笑了笑道:“好,我給你們幾人道歉。請幾位高抬貴手,原諒我吧,幫我安排下去海南的行程。”

    四人臉色一僵,這……就道歉了?真是太沒骨氣,太沒意思了吧。

    他們剛想得意,發現小二班看葉知秋的眼神更加的崇拜,一個小女生眼淚都出來了,自然是感激大班長的能屈能伸,為了眾人,犧牲了自己的尊嚴。

    許家印一口氣差點沒上來,指著葉知秋罵道:“奸詐小人!”

    葉知秋疑惑的看他,不知道他說的什么意思,繼續道:“謝謝許老板的慷慨幫助,感激不盡,我會找個母豬對你以身相許,聊表心意。”

    “我操你大爺!”許家印怒極反笑!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