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丹師劍宗 > 《丹師劍宗》 正文 第兩千一百二十九章 遇新人
    搭建完成之后,陸塵就一一拜訪三位師兄師姐。

    大師兄丁黎,是個憨厚的中年人,一張人畜無害的臉,中等身材,普普通通。

    放到人堆里幾乎都認不出來。

    他笑瞇瞇的敲開了二師姐的門,道:“瓊華,出來見見小師弟。

    小師弟名叫陸塵,是師父新收的弟子。

    十分活潑可愛,可算是拉低了咱們山峰年紀的平均水平。”

    “……”

    陸塵無語。

    這是什么介紹啊。

    自己根本一點兒都不活潑可愛好吧。

    你這形容詞有問題!

    要說拉低了年紀平均水平,那是真的。

    自己現在也才二十歲不到。

    相比于丁黎這個中年師兄,和師父遲元彬,年紀自然是極小的。

    唰。

    二師姐祖瓊華忽然拉開了門。

    一個五官毫無瑕疵的女子出現在眼前。

    身材看不明朗,因為她穿著灰袍。

    陸塵正要打招呼。

    卻見她淡淡的掃了陸塵一眼,然后啪的將門關上。

    “小師弟我見了,沒事就離開,不要影響我煉丹。”

    祖瓊華冷漠的聲音傳來。

    丁黎不以為意,道:“你師姐就是這個性子,特別喜歡煉丹,隨師父。來,我帶你去見見三師兄。”

    敲開了三師兄的門。

    沒等丁黎介紹,陸塵連忙道:“三師兄好,我是師父新收的弟子,陸塵。是你們的四師弟。”

    “哦哦,四師弟啊,吃了沒?”

    云清明長相不俗,一副很關心的樣子。

    陸塵被這個問候弄得一愣。

    多少年都沒人會見面問他吃了沒。

    因為大家都已經修煉到三角境,幾個月不吃不喝都沒問題。

    這個三師兄卻這么問,很樸實啊。

    他老實道:“還沒吃,師兄要一起嗎?”

    “不用了,我這里有很多好吃的,你拿去吃吧。”

    云清明隨手拿出一枚儲物袋。

    陸塵接過,精神探入其中,拿出一口大鍋。

    揭開鍋蓋,里面煮的肉還都是熱的。

    香氣撲鼻!

    陸塵驚喜道:“三師兄做的肉好香啊。”

    好久都沒有這種食指大動的感覺了。

    他抓起一塊肉,立刻放到嘴里。

    然后……

    嘔!

    怎么這么難吃!

    為什么聞起來這么香。

    坑爹吶這不是?

    “怎么樣,是不是特別好吃,你要吃的話我這里還有?”

    云清明很是興奮問道,希望得到陸塵的夸獎。

    陸塵擺了擺手。

    瘋了一樣的奔到遠處,哇的吐了出來。

    還好一直以來都在辟谷,要不然都要把隔夜飯吐出來。

    “還是這么難吃嗎?”

    云清明嘆了口氣。

    關上房門,又開始搞他的發明創造。

    大師兄丁黎笑著走過來,道:“師兄師姐們都見過了,你就好好煉丹吧。”

    說罷,返回了自己的房間。

    陸塵錯愕的看著他的背影。

    感覺自己被坑了。

    這大師兄看起來人畜無害,一副憨厚老實的樣子。

    其實很奸詐啊。

    明知道三師兄喜歡煮屎,還讓自己去吃。

    太壞了!

    而且也是個甩手掌柜,一點兒都不疼愛師弟。

    連丹域有什么規矩都不介紹。

    和師父遲元彬一樣。

    唉,看來自己上了賊船。

    靠這些家伙是不行的,還是自己玩兒自己的吧。

    煉丹是不可能的。

    陸塵就沒想著來丹域煉丹。

    于是他留下一個字條貼在師父茅草屋門口,說自己要下山去轉轉,就下山了。

    正好到處轉轉,看有沒有宮丞的下落。

    雖說可以直接向師父打聽宮丞。

    但他擔心會節外生枝,引起師父的注意,就麻煩了。

    畢竟根本不知道宮丞在丹域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

    自己都沒有來過丹域,卻可以知道宮丞的名字。

    這本身就是一個疑點。

    師父要是尋根問底,那可就麻煩了。

    所以,最妥善的方法,還是瞎幾把轉。

    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就能得知宮丞的消息。

    但陸塵顯然小看了丹域的地形之復雜。

    走著走著,就迷路了,夾在幾處山峰之間。

    不知道該往何處走。

    好不容易走到一條大道。

    忽然,看到了一個人。

    侯思天!

    侯思天顯然也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陸塵。

    這個當著自己的面,救了自己妹妹的家伙。

    如果自己猜得沒錯,也是這個家伙,將第二關藥材的槍意消除了。

    因為這家伙的劍意很厲害,可以加持進入丹藥之中。

    想要消除藥材中的槍意,想必也不難。

    這么想著,侯思天兩眼逼視而來。

    陸塵拱了拱手:“見過侯長老。”

    侯思天忽然上前一步,不知道要做什么。

    這時候,遠處有個魁梧漢子大笑著走了過來:“侯老弟,在這里干什么呢,他是誰?”

    “一個過路的弟子。”

    侯思天淡淡道。

    逼視的目光早已經收回。

    魁梧漢子也不以為意,道:“正巧又遇到侯老弟,不如去我的宮丞峰上坐坐?”

    “不去。”

    侯思天說著,跨步而行。

    魁梧漢子連忙追上幾步:“侯老弟,給我宮丞一個面子啊。”

    “不給。”

    侯思天已經三角而起。

    宮丞見狀,搖了搖頭。

    忽然看到陸塵還在盯著他看,頓時沒好氣道:“看什么看,一邊兒玩去!”

    宮丞?

    這位魁梧大漢,絡腮胡子,不修邊幅的家伙,就是小犬父親說的那個宮丞?

    好像看起來是一個很挫的人物。

    侯思天連他看都不看一眼,他還眼巴巴的往上面湊。

    除此之外,這家伙也很沒有長者風度啊。

    總感覺有些不靠譜。

    但陸塵還是立刻拱了拱手,道:“宮丞長老,您找侯思天長老有什么事情嗎?

    如果有什么重要事情,我倒可以幫得上忙。”

    “你幫忙?”

    宮丞看了過來,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你說你怎么幫忙?”

    陸塵道:“我認識侯思天長老的妹妹……”

    “哈哈哈!”

    宮丞大笑:“少他媽蒙我了。

    第一,侯思天不是長老,而是弟子,丹域域主的弟子。

    第二,我還沒有聽說過侯思天有個妹妹。

    所以趕快滾吧,不要礙我的眼。”

    “我真認識侯思天長老的妹妹,叫侯思雨,和我是好朋友。”

    陸塵連忙解釋。

    說實在的,他也不想將侯思雨拉進來。

    但是為了盡快和宮丞拉攏上關系,自己就只好委屈侯思雨了。

    好在只是借她的名義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事。

    “滾滾滾!”

    宮丞沒好氣的叫著,身形拔高,唰的離開。

    陸塵連忙追上,但是一眨眼就看不到宮丞的身影了。

    這里山峰叢生,路徑很迷。

    自己初來乍到,遠沒有宮丞那么熟悉。

    一下子就懵逼了。

    “真**的。”

    陸塵十分蛋疼。

    好不容易遇到宮丞了,結果只和他說了一句話。

    還留下了一個壞印象。

    真不知道以后還有什么機會見到他。

    至于小犬說從宮丞手上弄四方丹的事情,怕也是做夢。

    怎么說都是一個陌生人。

    人心百變。

    誰能知道現在的宮丞還能不能信得過。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陸塵嘆了口氣,望向遠處,看到有兩個人。

    他連忙從空中落下,拱了拱手:“見過兩位師姐。”

    “你是誰?”

    年紀較小的女子有些警惕道。

    年長的女子則微微一笑:“這位師弟有什么事情嗎?”

    陸塵尷尬一笑:“我是新來的弟子,出來轉轉,誰知道一下子迷路了。

    麻煩一下兩位師姐,幫我指點一下任務殿的位置。”

    “咯咯咯,你居然迷路了,真好笑。”

    那個年輕女子嬌笑一聲,瞬間感覺陸塵愣頭愣腦的,像個傻蛋。

    而且陸塵穿的衣服,也是一個土包子的形象。

    一看就是新入的弟子,連丹域新衣服都沒有換上。

    這小子好奇心也真是重,衣服都不換,就急匆匆的要去任務殿。

    真以為他剛入丹域,就有可以接的任務嗎?

    年長女子笑了笑,道:“正好我們也要去任務殿,那就一起吧。

    我叫慕寒,她叫伊蓮,師弟怎么稱呼。”

    “我叫陸塵,謝謝兩位師姐好心。”

    陸塵再度拱手道謝。

    那伊蓮小姑娘咯咯笑一聲。

    感覺這個土包子傻蛋渾身都冒著傻氣,一副愣頭愣腦的樣子。

    道謝的樣子都這么呆傻。

    陸塵被這姑娘笑的很不舒服。

    感覺很莫名其妙。

    有什么好笑的?

    我一直都是這樣禮貌,難道禮貌不好嗎?

    “陸塵師弟,你從什么地方來的?”

    一邊走著,伊蓮好奇問道。

    陸塵道:“我是從北域過來的。”

    “北域啊,聽說那里很荒涼,每天都有黃沙吹拂,土得很。”

    伊蓮恍然。

    難怪這家伙這么土,每天被黃沙吹著,能不土嗎?

    一聽到伊蓮說北域荒涼,陸塵立刻反駁道:“我們北域很好。

    雖然有黃沙,但沒有那么夸張。

    伊蓮師姐沒有去過的話,就不要道聽途說。”

    任誰的家鄉被詆毀,誰都會不高興。

    陸塵這意思是說伊蓮沒有了解,就不要胡說八道。

    “咯咯咯。”

    伊蓮并不生氣,反而笑道:“你還真是小心眼啊,我說句玩笑話,你就生氣。”

    陸塵無奈一笑:“師姐開心就好。”

    “小伊,不要鬧了,你把陸塵師弟嚇壞了。”

    慕寒隨口呵斥一聲。

    伊蓮嬌笑:“知道啦!”

    三人繼續行進。

    陸塵四處打量,暗暗將路線記下。

    同時看到標志性的東西,也要詢問慕寒。

    他反正不想搭理伊蓮。

    這女人不停地看著自己笑,腦子好像有問題。

    慕寒還稍微正常一點兒,而且也會細致回答自己的問題。

    而每次回答之后。

    陸塵都會禮貌的說一句:“謝師姐。”

    這時候那伊蓮又開始笑。

    終于,陸塵受不了了,問道:“你到底在笑什么?”

    “沒什么啊,就是感覺你很好笑。

    大家隨便聊聊,你就不停的謝師姐,謝師姐。

    一副低三下四的樣子。

    其實這里是丹域,大家都是弟子,沒必要這么低三下四。

    你可能是在北域呆慣了,不習慣這里。

    沒關系,你繼續。”

    伊蓮說完又開始笑。

    陸塵忍著怒氣:“我是禮貌,這也叫低三下四?

    慕寒師姐,能不能給我說一下去任務殿的方向。

    我自己去就行了,不勞煩你們帶路。”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