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丹師劍宗 > 《丹師劍宗》 正文 第兩千七百一十章 得到傳承
    .,最快更新丹師劍宗最新章節!

    第兩千七百一十章 得到傳承

    “走,別,管我”太古兇猿痛苦的從牙縫之中擠出了幾個字,它的眼神逐漸渙散。如此龐大的能量直接從它的灌入五彩神石,這種負荷,它根本承受不起。

    “不行,要走一起走!”

    太古兇猿從來都不是怕死之輩,這一族雖然嗜血,殘暴,但只要認了你這個朋友,它便會以命換命。

    陸塵從他的空間戒指倒出一大堆物品,琳瑯滿目,各色各異的奇珍異寶,蘭陵道眼睛都看直了,這底蘊比起他恐怕還要多,他轉眼收起眼中的貪婪,也取出了自己一些奇寶。

    “鎮魔臺!”蘭陵道以口舌精血,傾盡法力,將此魔臺勉強運作起來。

    “這什么東西?好強大的魔氣!”陸塵翻找之余,見蘭陵道這邊魔氣滔天,不由心驚。

    鎮魔臺乃是蘭陵道早些年在一座兇墳所得,此物兇險,本身就看似并非正道,走的是以惡制惡,以魔治魔的道。值得一提的是,鎮魔臺并非傳統上的法寶,而是一件祭品。沒錯,是一件用來祭祀用的祭品。

    鎮魔臺遠看起來就一個血色石頭,近看時嚇人一跳。

    在它的表面是由無數個骷髏頭黏合在了一起,每一個張開著血盆大口,互相嚼食,密密麻麻,翻滾涌動,十分的攝人。

    “這是吸納了一千五百只魔魂的鎮魔臺,看到這上面骷髏頭顱了嗎?只要每斬殺一只魔物,此物便多出一道魔魂,這物品對魔物有效,對人沒有太理想的效果。”

    蘭陵道知道這里曾經的故事,來此之前便已經做了準備,為了防止還有暗魔殘余,特意帶上了這件東西。

    雖然還沒有遇上,也不知這件物品是否有用,但為了救太古兇猿他愿意拿出來嘗試。

    當這樣一件物品出現時,這一方天地都陷入了紊亂,空中那些一直飄蕩的黑霧似乎受到了一些影響,開始不安的游動起來。

    但陸塵無暇顧及其他,他幫助蘭陵道一起催動鎮魔臺。

    “嘩啦!”

    有了陸塵的幫助,這件魔器忽然變大,骷髏頭像是被激活,爭先恐后的想掙脫出去,對著上空嗷嗷待哺,空中那些黑霧對它有無比的誘惑。

    隨著蘭陵道口中默念的口訣念完,頓時飛出上千道幻化的骷髏頭,竟是直接穿過了太古兇猿直接撞在了五彩神石上。

    而有一部分骷髏頭不受控制直接飛向空中,將黑霧吞噬,只見吞噬每吞噬一只,骷髏頭便壯大一分。

    五彩神石被這應接不暇的骷髏頭撞的搖搖晃晃,終于是松開了太古兇猿的一根手指。

    “再加把勁!”蘭陵道大聲說道,他催動精血,一口吐在了在鎮魔臺上,頓時魔影暴漲,那骷髏頭如同掃射一般,將神石擊退,太古兇猿終于脫困。

    與此同時,陸塵的那把“燒火棍”嘭的一聲碎裂開來,發出一聲嘹亮的劍鳴,天空暴漲出一道璀璨的金光,一種癲狂的意志橫掃整個空間,這意志讓太古兇猿險些發了瘋,幸好陸塵及時封住了它的五官。

    而在這時候,通天教的另一端,一座龐大的古建筑威嚴聳立,胖和尚出現在這座建筑的最頂端,他盤腿而坐,眼觀鼻鼻觀心,與這個空間融為了一體,寧靜祥和。在他的旁邊的劍鞘劇烈的抖動了起來。

    胖和尚看著劍鞘,贊許道:“比我想象的要快,是個好苗子。我可以等他,等他成長到與我差不多的時候,我會去挑戰他,你可別說我以大欺小啊。”

    “嘩!”

    癲狂的意志拍打在陸塵的身上,陸塵身心顫抖,他咬緊牙關,不被這意志影響。

    這種意志就好像復活了一尊神,陸塵在這尊神面前,連呼吸都不順暢。

    緊接著,空中閃爍星芒,從那一柄破繭而出的神劍當中迸發出一具模糊的身影。當這道身影出現在這片空間之時,世界仿佛安靜了下來。

    再也沒有癲狂的意志,空中的黑霧也不再涌動,蘭陵道與太古兇猿臉上的驚愕還停留在臉上,這一片空間靜止了。

    “時間之力!”陸塵有些緊張,這燒火棍是從瘋劍道人的傳承之地得到的,而這把劍恐怕是其中最為了不得東西,陸塵大膽猜測,這把劍很有可能是瘋劍道人的劍。

    陪伴瘋劍道人一聲榮耀的劍,就在眼前,要說傳承,這已經是最大的傳承。

    不過,陸塵沒有被驚喜沖昏頭腦,因為在他面前有一道來歷不明的身影,能掌控時間之力的人。

    這道身影逐漸顯化,慢慢的,陸塵看清了模樣。此人身形高大,中年人,他劍眉上揚的很高,透露出一絲狂妄的感覺。

    “瘋劍前輩?”陸塵猶豫問道。

    “小子,是你喚醒了我?”中年人在陸塵周圍飄蕩,肆意打量。

    “無心之舉,前輩可還精通空間之術?”陸塵。

    “談不上精通,閑暇時所練的一點皮毛。”中年人看了陸塵半天忽然笑道:“有點意思,你的故事很長。”

    陸塵不解,瘋劍道人說他的故事很長,難道僅僅只是看了幾眼,就能發現自己以前的經歷?

    陸塵警惕了起來,退開了幾步。對方只是多看了他幾眼,便以此可看出他的過往經歷,這種級別的人物,不可揣測。

    “呵,不用緊張,我又不會吃了你。”中年人指了指那一柄神劍笑道:“亂武既然選擇了你,說明你配的上我的傳承。”

    無巧不成書,這把劍其實是陸塵自己隨意拿的,當時想著不能空手而歸,沒想到撿到個大便宜,竟然是因此獲得了瘋劍道人的傳承。

    “亂武。”陸塵心中默念了這把劍的名字,揣測這名字的寓意,便道:“這劍名為亂武,意味著以武平亂的意思。”

    “不不不。”中年人連連擺頭:“是胡亂舞劍的意思,我的劍沒有章法,只有亂舞。”

    陸塵汗顏,沒想到堂堂瘋劍道人給自己的劍起的名字竟是這般隨意,但瘋劍道人接下來的一翻話讓陸塵受益良多。

    瘋劍道人說道:“沒有章法就沒有破綻,我只需一生去舞劍,此劍必能動九州。”

    在陸塵琢磨這句話的意味之時,一股龐大的信息霸道地直接灌入了陸塵的腦海之中。

    這是瘋劍道人的道,包括諸多功法秘籍,乃是瘋劍道人名動九洲的根本。

    “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的道,你只需參考,學與不學是你自己的決定。”中年人將亂武交給了陸塵。

    陸塵感受到了此劍的沉重,它原本賦予的使命,在這一刻仿佛壓在了陸塵的身上。

    陸塵明白瘋劍道人的良苦用心,接受了傳承,瘋劍道人就是他的師父,陸塵行跪拜之禮:“師父。”

    “啊,總算解脫了,終于了結我最后的夙愿。你可別辱沒了此劍,否則我做鬼也不放過你。”中年人笑道。

    “弟子不敢,定會讓此劍在未來大放異彩。”陸塵在此向瘋劍道人做出承諾。

    師徒雖然只有短暫的接觸,但陸塵只在這片刻時間,感受到了瘋劍道人不平凡,這個師父陸塵認的不虧。

    在陸塵恭敬的目光下,身影逐漸渙散,化為了點點星光,在這個世界最后一次發光發亮。

    時間再次進入到了正常秩序,蘭陵道奇怪剛才那癲狂的意志是什么東西,絲毫沒有察覺到陸塵剛才的異樣,也沒注意到那把劍已經被陸塵收下,他被眼眼前的五彩神石吸引了注意力。

    因為吸收了足夠多的能量,原本碎成無數塊的五彩神石卻是在這時自動組合了起來,一個巨大的圓盤出現在了陸塵三人面前。

    “這就是完整的蛛眼。”蘭將鎮魔臺默默收入囊中,這件物品今后會有大用。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