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空間農女:將軍賴上我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低人一等的妾
    .,最快更新空間農女:將軍賴上我最新章節!

    “走,本宮去清輝宮。”林清悅顧不得皇后的尊貴,她現在只想盡快求了皇上然后去救自己的兒子。

    “擺駕清輝宮!”身邊的太監低垂著頭,在前面開路,一眾人快速向著清輝宮的方向而去。

    等林清悅進了院子,就看到北辰睿手里正抱著小皇子,六皇子北辰逸陪在身邊,惠貴妃那個賤人正一臉柔情的靠在北辰睿身邊。

    “皇上,您看小皇子他正對著您笑呢?看來小皇子也知道您是他的父皇,將來啊,小皇子定然會孝敬父皇,還有逸兒,他也經常說將來一定會孝敬父皇呢,對嗎?”惠貴妃柔情似水的看著北辰睿,眼里的情意似是化不開的嬌柔。

    聽著惠貴妃的話,北辰睿臉上的笑也越發明顯。

    “是,逸兒將來一定會跟三皇兄一樣,為父皇分擔。”北辰逸雙手抱拳,對著北辰睿行禮。

    這樣一家四口和樂融融的畫面,更是刺激了林清悅的神經。

    心里的怒火在不斷翻滾,自己的兒子被人打的遍體鱗傷,憑什么惠貴妃那個賤人的兒子平安無事。

    還有剛剛北辰逸的話,一下將林清悅的目光給吸引過去。

    這個北辰逸,現在已經十二歲了,看皇上這精神矍鑠的樣子,十年八年都沒問題。

    這幾年里,自然也會千變萬化,尤其是惠妃這個賤人,她平安生下小皇子之后,不僅她的位份提成了貴妃,連她的家人也全都加官進爵,直接可以比肩林家。

    這樣的事她怎么能夠容忍!

    林清悅心里清楚,這恐怕是皇上故意打壓林家,最近他們林家在朝中一家獨大,沒了大將軍的壓制,朝中的人已經大部分都倒向齊兒這邊,皇上自然不喜歡看著這樣的局面。

    “哼!”林清悅冷哼一聲,暗道:這心思恐怕不止她清楚,惠妃這個賤人也心知肚明,不過,既然這個賤人想跟自己爭,那也要看她有沒有這個本事。

    她現在想要捏死她,不過是一句話的事,畢竟這后宮中的人,哪個不是在看她的臉色行事。

    不急,收拾這個賤人,自然要慢慢的來,將來有的是機會。

    “皇后娘娘駕到。”太監一聲高喊立刻將房中的和諧打斷。

    只見林清悅一身紅衣宮裝緩緩走進去,那大紅色的宮裝在夜色中格外醒目,更是刺激了惠貴妃的眼睛。

    心中暗恨:早晚有一天她也能穿上這身衣服。

    惠貴妃緩緩走出來,恭敬的給林清悅行禮,“嬪妾參見皇后娘娘,不知娘娘深夜到來所謂何事?”

    惠貴妃故意將深夜兩個字咬的極重,就差指著皇后的臉數落了。

    對于她這樣的小伎倆,林清悅根本沒看在眼里,直接走到皇上身邊,眼淚懸而未落,哽咽道:

    “臣妾給皇上請安,還請您快些救救皇兒吧?”

    北辰睿見林清悅突然行這么大禮,眉頭輕蹙,眼中閃過幾份心疼,伸出手來。

    林清悅握住皇上的手,緩緩起身,就聽見北辰睿出聲道:“你說的是什么話?齊兒怎么了?”

    “皇上,齊兒他,他被人給打了,現在還不知是死是活,臣妾已經深夜傳召太醫院的趙太醫去三皇子府,可,可傳話的小太監說,說齊兒他,他……”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北辰睿雖然有心打壓北辰齊,可那個兒子也是他寄予厚望的,自然不能有任何的閃失。

    惠貴妃一聽心里暗喜,卻一臉擔憂的走過去,將北辰睿手中的小皇子接到懷里,勸慰道:

    “皇上,既然皇后娘娘這樣說,那您還是快派人去三皇子府看看吧,畢竟這三皇子的身體為重,要是出現什么差錯,這可如何是好?”

    林清悅恨的咬牙切齒,惠妃這個賤人,她心里恐怕在幸災樂禍,詛咒自己的兒子,這樣他的兒子才會有機會。

    現在林清悅顧不得跟她計較,只一心讓皇上對齊兒的事心疼,這樣等會兒她要人參的時候,才能更有把握。

    北辰睿也覺得惠貴妃說的有理,道:“皇后,你先別急,我這就派人去三皇子府看看。”

    “皇上,這傳話的人是齊兒身邊信賴的人,絕不會說謊,他說齊兒全身上下都沒有完好的,現在還昏迷不醒,氣息微弱,府里的府醫看過了,他根本就治不了,臣妾怎么可能不急?齊兒正等著救命呢!”林清悅差點一口氣氣死。

    自己的兒子都快要死了,這皇上居然還說不急。

    她都快火燒眉毛了,居然還說什么不急,齊兒可是自己唯一的兒子。

    “皇后娘娘,嬪妾知道您很急,可就算急您也要等皇上詢問清楚才行。”惠妃現在聽見有這樣的好消息,真恨不得跳起來。

    這白天才聽說,大將軍跟玉夫人勒索了三皇子三座城,還被皇上訓誡了一番。

    沒想到這才剛過去沒多久,這三皇子又被人打成重傷,還真是大快人心。

    惠貴妃覺得,不管是什么人都算是幫了自己的大忙。

    這三皇子的傷能拖多久就拖多久,最好是讓三皇子不治而亡,這樣一來,她的逸兒就有機會了。

    林清悅這時候聽見惠貴妃的聲音,只覺得積壓在胸口的怒火在翻滾,尖銳的聲音沖口而出,道:“賤人,閉嘴,本宮跟皇上說話,這里沒你插嘴的份,難道你想以下犯上不成?”

    惠貴妃柔弱的臉上透出了幾分委屈,眼中的淚花滾落。

    北辰睿蹙起眉頭,道:“皇后,注意你的言行,慧兒她也不過說句實話,你現在還沒搞清楚情況,就慌亂成這樣,哪里還有半點身為皇后娘娘的鎮定?”

    北辰睿蹙起眉頭,看著極不端莊的林清悅,一臉的不悅。

    他之所以這般寵著皇后,大多是因為她嬌艷的容顏跟溫柔嫵媚的性子。

    還有她身為皇后,一直都端莊中透著溫柔的小意,所以北辰睿對林清悅才更多的包容跟喜愛。

    現在突然看到她這般尖銳的一面,讓北辰睿的臉色多了幾分不喜。

    惠貴妃見皇后被訓斥,心里都樂開了花。

    她現在就想著把林清悅拉下馬,到時候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成為皇后。

    那可是一國之母,到時候,自己的兩個兒子就成了嫡子。

    自然也就擁有了將北辰齊踩在腳下的資格。

    惠貴妃越想心里暗暗得意,臉上卻露出幾分驚恐,勸慰道:“皇上,您別生氣,我相信皇后娘娘也只是一時氣惱,嬪妾也是母親,自然明白母親擔心孩子的心情,嬪妾不怨皇后娘娘,倒是嬪妾說錯了話惹皇后娘娘生氣,請皇后娘娘恕罪。”說著恭敬的給皇后娘娘行禮。

    林清悅看著惠貴妃那想得意囂張的嘴臉,恨不得上去將這個賤人臉上的偽裝撕下來。

    林清悅怒火已經從心口一路攀升到喉嚨,正打算沖口而出,就被身后的嬤嬤給拉了一下衣袖。

    “娘娘,現在救三皇子要緊。”

    經嬤嬤一提醒,林清悅打了一個機靈,心中暗惱,剛才她差點就犯了大錯。

    她唯一的倚仗就是齊兒,現在沒什么事比救齊兒要緊。

    她差點掉進了惠貴妃這個賤人挖的陷阱里,好險!

    皇后想清楚了,收斂起身上所有的尖銳,抬起頭,眼中閃著的淚花從眼角滾落下來。

    那倔強中透著委屈的樣子,瞬間變軟化了北辰睿的心。

    “皇上,是臣妾太沖動了,可齊兒是臣妾唯一的孩兒,我是他的親娘,自然會心疼他,求皇上看在母子連心的份上,原諒臣妾的一時心急。”林清悅都這樣說了,北辰睿自然心疼的很。

    “皇后,齊兒也是朕的孩子,他如果出了事,朕自然也會擔心焦急,可急也沒用,咱們先回鳳儀宮去,想必這時候,應該會有消息傳過來。”北辰睿握住林清悅的手,溫情的道。

    “是,臣妾莽撞了,剛才誤會了惠妹妹,姐姐在這里給你賠不是。”林清悅轉身,一臉的歉意看著惠貴妃。

    皇上看著林清悅這般識大體,謙和卻不失大度的樣子,讓他非常滿意。

    惠貴妃在心里感嘆,真是白白錯失了這么好的機會。

    剛剛明明讓皇上討厭她,沒想到轉瞬間便又被她扳回一局,真是失策。

    不過這樣的機會以后都會有,不急。

    惠貴妃臉上含著笑,對著林清悅回禮,道:“娘娘言重了,嬪妾都沒放在心上,再說,皇后娘娘訓誡臣妾是應當的,臣妾又怎么敢承皇后娘娘的道歉呢!”

    林清悅雙手攥的死緊,臉上的笑容越發和善,只是那眼底的冰冷都劃成冰霜,凝結成冰渣子。

    “行了,朕不喜歡后宮中不平靜,皇后治理后宮,朕非常放心,走吧,快些回鳳儀宮去。”北辰睿握住林清悅的手,浩浩蕩蕩一群人出了清輝宮。

    “嬪妾恭送皇上,娘娘。”

    “兒臣恭送父皇,母后!”

    母子兩個人將皇上等人送走了,惠貴妃臉上的笑容盡數收斂。

    北辰逸道:“母妃,您為什么不將父皇留下來?”

    “留的住嗎?這皇上跟皇后本就是夫妻,說到底母妃也不過是低人一等的妾。”惠貴妃說著,臉上透著一抹冷笑,眼中卻閃著不甘。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