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無量真途 > 《無量真途》 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桓因的本事
    .,最快更新無量真途最新章節!

    “這黃明元帥在發了狂以后到底是變成了一個什么東西?”

    有一個瞬間,桓因的腦中出現了這樣的想法。只是這想法很快就被桓因強行壓下,因為強烈的危機感讓得他甚至連震驚都顧不上。潛意識在不斷的告訴著他,如果他再不做點兒什么的話,下一息就會被生生吞掉!

    眨眼的功夫之間,桓因的身上亮起了強烈的金色光芒。童峒身在桓因的背后,與桓因距離很近,于是他看得最為清楚,在桓因身上金色光芒亮起的時候,一把七尺長劍的虛影竟然出現在了桓因的身上,從桓因的頭一直延伸到腿部,細細一看,正是寶劍刑天!

    這一刻,童峒有一種感覺,仿佛桓因就是刑天,刑天就是桓因。他不懂,可桓因卻明白,自己在危難時刻求生欲的逼迫之下,施展出的正是“人劍合一”這一至高法門,《無量劍》第三卷這一境界,事到如今桓因已體悟更深,足可以駕馭!

    發了狂的黃明雖然沒有五官,只有一張深淵巨口,可這一刻他顯然也“看到”了突然出現在桓因身上的變化。桓因一下給了他極其危險的感覺,可他依舊不停,朝著桓因吞了過去!

    桓因的修為只有區區五源,比起現在的發狂黃明根本就遠遠不如。再加上那種仿佛天敵一般的克制,桓因本不該是發狂黃明的對手,就要束手待斃。

    奈何《無量劍》第三卷的境界實在是太過高深,桓因領悟以后,劍氣顯露在外連天外混沌世界也可縱橫其間,驅散迷霧。如此,一旦他將此道施展出來,他能表現出來的戰斗力就極其驚人,足以超越修為了!

    劍意在這一刻無比瘋狂,如同是桓因一個人展開了無量劍林一般。所有桓因一方的將士也看到了突然出現在桓因身上的變化,那種精純而高深莫測的劍意讓得他們心神震顫,直有一種后輩見到了祖師的錯覺!

    下一個瞬間,所有人便也看到了,當發狂黃明變幻出的巨口一下吞向桓因的時候,桓因整個人似乎有一瞬間的消失,真正變成了一把寶劍刑天。這一刻,人劍似乎當真合一,再沒有了人,只有劍!

    一聲哀嚎從那巨口之中爆發了出來,眾人只看到一連串的劍影劃過,卻沒看清到底發生了什么,可那發狂黃明的巨口之上已有明顯的傷痕,他更是“噔噔噔”的后退數步。再看桓因,他又重新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滿身大汗,面色蒼白,顯然剛才那一次對抗他也并不輕松。不過他卻活了下來,更保護了在他背后的童峒!

    對突然出現的一幕最感到驚喜的是童峒,他雖然也沒看清楚桓因剛剛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能夠力挫那發狂的黃明,可能夠跟桓因一起活下來,這就是莫大的幸運。

    喜出望外之下,童峒就打算沖上前去,拉著桓因先退開再說,口中更是喊到:“君上先退!”

    一句話出口,還沒來得及動身,所有他麾下的將士在這一刻卻竟然是顧不上驚喜,全都面色大變!

    因為在童峒的背后,高空之上那巨大的獨眼一直存在,只是許久都沒有發作,竟讓人忘記了它的存在。而這一刻,它似乎是有意趁著童峒和桓因自顧不暇的時候,猛的調轉的方向,對準了童峒和桓因,更是瞬間激發出了綠色的光線,不對,這一次竟不是光線,而是光芒,鋪天蓋地一般的朝著桓因和童峒照射過來!

    “君上,童老,速退!”陣法之中,一名將軍對著桓因和童峒大喊。只是,這個時候說什么也都遲了。

    獨眼之上,綠色的光芒朝著下方灑落,竟瞬間就覆蓋了方圓半里的范圍,而且看那樣子,范圍還在擴大。光的速度何等恐怖,且不說桓因和童峒現在還沒完全反應過來,就算他們反應過來了,那也是不可能躲得過的!

    躲不過,便要被那綠色的光芒擊中。之前黃明部隊之中的人被綠色光線擊中,下場是什么所有人都看得到。如今桓因和童峒根本還沒搞懂這光到底是什么,自然就不明白如何防御。如此,難道他們也要落得一個發狂的下場?

    桓因猛的回頭,看到光芒灑落,整個人睚眥欲裂。這一次出擊實在是太冒失了,他竟是被對方發狂的表象麻痹,層層算計以至于落得如此被動的下場。

    情急一刻,他也顧不得去想太多。這一次,童峒又要比他先遭受攻擊,他若不設法去救,童峒還是多半活不出來!

    “時光!”桓因大吼一聲,又一次在童峒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他整個人竟然是逆著勢頭,以一個詭異的方式來到了童峒的背后。這一刻發生的事情,仿佛是時光逆轉,桓因又重新回到了他主動沖上之前的位置,然后轉身為童峒擋住綠光!

    時光道法在桓因這里如今也已是極強,桓因甚至隱隱感覺其中蘊含了一種源力。只是這種源力太過深奧,桓因至今也沒琢磨明白。

    下一個瞬間,綠色的光芒灑落下來,桓因第一個就要承受。只是沒有人知道,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縱然桓因強悍,可對于根本就不明白情況的綠光,他要如何抵擋。

    無論如何,眾人卻都看到這一刻的桓因突然消失了,他整個人仿佛憑空蒸發一般,哪怕所有人將神識都開到了最大,即便是身在他旁邊的童峒也如此做了,可是,沒有人再看到桓因!

    桓因,跑了?

    綠色的光芒落到了桓因消失的位置,極為奇異的,竟然照射不進去,從兩旁分散開來。那里明明什么也沒有,可似乎空氣自行在那里形成了一面護照,擋住了所有的綠色光芒。

    當然,自桓因消失處往下,綠色光芒也無法到達,童峒正好身在那里,他的四周全是可怕的綠色光芒,他卻安然無恙,被不知名的力量牢牢的護住!

    這一刻,有桓因麾下的一名士兵反應了過來,于是他指著桓因消失的地方喊到:“是君上,君上一定還在那里,是他在保護元帥大人!”

    話音落下,童峒正滿臉錯愕,突然發現自己的手臂仿佛被什么給一把抓住。他的四周依舊什么也沒有,可這一刻,他想到那士兵的話,頓時不再反抗,被突然出現的力量一拉,朝著無量劍林之外飛去。

    一路而過,童峒所在之處如有神靈庇佑,他走到哪里,綠光既然就自行分開,完全不能沾染他的身軀分毫,一直到他徹底從綠色光芒的覆蓋范圍之中走了出去,他才感覺抓在自己手上的力量一松,他自己也落到了地上。

    “呼!”童峒長出了一口氣,一次沖擊,竟被連續暗算了兩次,卻沒想到依舊能夠死里逃生,安然無恙的回到本陣當中,他當真感覺自己仿佛是做了一個夢。

    童峒的身旁原本空無一物,可是這一刻,桓因從空氣之中一步走出,也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只見此刻他面色慘白如紙,很顯然,剛剛經歷的種種,雖然因為他的消失眾人看不到他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壓力,可是他并不輕松。

    “多謝君上救命之恩!”童峒對著桓因跪拜了下來。他雖然不知道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桓因到底施展了什么道法,可是他知道,一定是桓因救了自己。

    在眾將士的眼中,桓因一下也變得神秘而高大了起來。現在他們才知道,原來自己的君主并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簡單,而是一個修為通天之輩。

    剛剛桓因最終施展的道法,便是真道了。真道出現,一切虛假,唯有桓因是真,所以那一瞬間再沒有人能夠看到桓因。可桓因處在真實的一面,卻能夠抵御虛假,觸碰虛假。所以他擋住了那恐怖的綠光,也救走了童峒。

    真道強大,桓因一直都心知肚明。現在他對于真道的駕馭,也當真做到了收放自如的地步。更讓他感到慶幸的是,真道對那詭異的綠光也起了作用,并沒有讓他失望。只是剛才通過真道與那綠光接觸,他也心有余悸。

    那綠色的光芒,很不簡單。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