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極品修士 > 《極品修士》 正文 第四千三百九十四章 爭命爭運爭道
    .,最快更新極品修士最新章節!

    第四千三百九十四章    爭命爭運爭道

    紫電如樹,淡金似龍,兩者交纏,匯成了太極之相,照亮了趙富貴的眼眸,也摒除了他心底最后的一點雜念。

    此身再無退路,若不能突破重重阻礙,一刀一劍斬出未來,那就絕無幸免之理,也不可能還有逃避的機會!

    絢紫與淡金鑄就的太極不斷往著中央坍縮,讓圣德、功德等逆轉為五太,復歸成不知是一片還是一點的幽暗混沌,昏黑了真實界所有地域,只留下那輪圓滿皎潔、晶瑩清冷的明月懸掛于無窮高處,灑落點點清輝。

    混混沌沌噬宙宇!

    趙富貴無極大成之后的刀劍神技,以兩口彼岸級絕世施展的最強一擊,當真有浩浩蕩蕩拉著諸天萬界歸于最初,復返絕對之無的感覺!

    一只潔白仿佛美玉的纖手憑空伸出,指尖有著一抹幽深,包容萬物,死寂寧靜,與吞噬宙宇的刀劍合擊之光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帶來的是一切的歸宿,所有的最終。

    兩者剛剛呈現便有接觸,天地為之漆黑,萬界宇宙內的所有恒星仿佛剎那間被蒙上了黑布,較量不僅僅在于真實界內,也遍及他我所在的全部世界。

    刀劍齊出之后,趙富貴看都沒看一眼結果便松開了雙手,任由它們自行施為,頭頂泥丸打開,沖出了一朵太上無極元始慶云,幽暗似水,混沌難描,簇擁著一面古老到了極點也強橫到了極點的盤古幡與靜靜照出所有因果的道一琉璃燈。

    除開諸果之因沒有動靜,慶云瞬間收縮,盤古幡剎那卷起,皆是凝成了半成型的虛幻果實,仿佛真正之“道”某些方面的具現,一個混沌幽暗,似有似無,似乎蘊藏著萬物,一個繚繞著絲絲混沌之氣,但本身紫意深沉,熾白含于深處!

    這兩枚果實剛剛半成形狀,趙富貴就感覺它們受到了“道”的吸引與牽扯,托著自己的本性靈光自無窮高處冉冉升起,仿佛要跳出諸天萬界,以前所未有的視角俯視一切。

    虛幻的嘩啦之聲響起,他清晰“看“到自己的身體漸漸從那條亙古奔涌的時光與命運長河升起,緩慢又搖晃,似乎隨時會重新墜入苦海。

    等到徹底脫離,那便是真正的彼岸境界了!

    這與回溯過去,占有未來無關,更準確地說,回溯過去與占有未來是彼岸的表現,是祂們提升的方向之一,但絕非本質,本質就是擺脫時光長河的糾纏與苦海的沉淪,站到諸天萬界結構的最上層也是最底層,更靠近“道”,故而一誕生就是彼岸的元始天尊、靈寶天尊和道德天尊從來沒有靠“回溯過去與占有未來”晉升,祂們隨著時光的流逝,自然而然便將烙印痕跡投射于了時光長河,形成一條“古蛇”,越強大者,能投影的幅度越大,也就越古老。

    但后天者不行,受世事沾染,被苦海侵蝕,豈是那么容易掙脫?

    必須依靠“回溯過去”與“占有未來”的相應積累來形成共鳴,促進虛幻果實的進一步成形,然后三者合力,共同助趙富貴的本性靈光徹底跳出時光長河!

    扶桑古樹界域,“無中生有”波光果實從青帝面前躍起,化作了一條小而完整的時光長河,粼粼片片,宛若夢境。

    它猛地膨脹,向著“過去”與“未來”分別延伸,貫通了虛無!

    這是趙富貴斬出的自家對“回溯過去”和“占有未來”的積累!

    是東皇血肉里蘊含的時光之道,也是借助無上心魔留在過去留在歷史留在他人回憶里的路標,更是止虛山之行后對占據未來的思考!

    在長河無數虛幻支流里,在僅僅還是可能的部分未來里,東海極南,海底層層垮塌,與九幽完全貫通,帶來了末日的景象。

    趙富貴的身影出現于此,看到沸騰又漆黑的海洋里載沉載浮著一塊古老石碑,上書“玉虛趙洛”四個上古篆文。

    這樣的場景不止發生在一個未來,幾乎所有趙富貴未曾隕落的可能里,都一樣的畫面。

    那一道道趙富貴的身影頓時哈哈大笑:

    “果然如此!”

    讓自身與未來必定會發生的事情與必定會出現的大勢勾連起來,便等于初步占據了未來,但這種勢與當前節點不能相隔太遠,否則就形成不了共鳴,因此末劫之時,占據未來相對簡單,優于上古神話時代。

    紀元必將終結,這是不可逆轉的大勢!

    “果然如此!”

    一個個“未來”的趙富貴哈哈大笑,聲音仿佛穿透了時光的壁壘,產生了共振。

    他們的數量超過了限制,達到了質變,彼此扭轉方向,忽地往著上游奔來!

    “果然如此!”

    一道道身影在未來分支處合并,越是靠近當前節點,數量越是稀少,眼見便要歸于趙富貴本尊,往過去回溯,金皇與其他人豈能坐視不理?

    “焚!”“噬!”“毀”“罰!”“誅!”“寂!”“沒!”“凍!”“滅!”

    九枚道紋飛出,伴隨著雷火寒冰混洞毀滅等相,引來大地的災變,生靈的涂炭,鎮元子握著天誅斧,自真空家鄉內探手,斬向了趙富貴。

    這個時候,一只金毛巨手從虛空里伸出,握住了絕刀,哇呀呀暴喝一聲,橫斬劈開了鎮元子。

    另外一邊,唇紅齒白的楊戩忽地睜開眼睛,自血海內探出一只手掌,貫穿了九幽邊界,拿住了人皇劍,喚起了眾生之力,讓圣德與功德化作一道無可匹敵般的劍光,斬向了無生老母,讓阻攔祂干擾趙富貴。

    與此同時,他將天地中央戊己杏黃旗丟出,展開于趙富貴頭頂,揚起億萬金蓮,迸發無量毫光,守護住他不被余波影響。

    然而,天空突地透亮,琉璃為底,清凈為意,晶瑩剔透的菩提妙樹詭異出現,一下便將人皇劍刷開,讓它沒能阻止金皇。

    “好你個陸壓!”楊戩喝罵了一聲,眼底藏著些許疑惑。

    陸壓本是元始祖師留下的一枚暗子,關鍵時刻肯定會倒向自己這方,之前合作得也算愉快,想不到上次背叛后,祂會如此義無反顧,半點也沒有回頭的意思!

    究竟遭遇了什么事情?

    被哪位彼岸者用什么好處誘惑了?

    沒了人皇劍的阻攔,皎潔圓滿的明月一下照亮了整條時光長河,讓幾百年前給不仁樓樓主種下心魔的趙富貴身影,中古霸王時期的趙富貴身影,上古目睹天庭墜落的趙富貴身影陡然自無窮身影里凸顯了出來,那樣的無助,那樣的虛弱!

    就在這時,扶桑古樹界域傳來一聲輕嘆,響徹了諸天萬界,青光隨之沖霄,幻化出一根結著虛幻果實的青木,飛騰出一把萬邪不侵的紫色玉尺,鉆入時光長河,從每個節點迎向金皇。

    權衡利弊之后,事情又突然緊迫,青帝最終選擇了支持趙富貴!

    眼見紫色玉尺要擋住金皇抹消趙富貴“過去”的一擊,經聲佛號陡然響起,一朵朵婆羅花飄落,一件件佛家七寶浮沉,一根根菩提樹滋長,遍及時光長河這一段的每個角落。

    異彩光耀,清凈自生,萬物寂滅,一根略有缺口的晶瑩神圣樹枝橫掃而來,將紫色玉尺刷出了時光長河。

    菩提古佛自凈土內刷出了七寶妙樹!

    天地忽然大亮,一座蘊藏著超脫色彩的金橋自天外天延伸而來,架于苦海之上,眼見便要落到趙富貴身邊。

    彼岸金橋!

    世間超脫之道的具現!

    道德天尊太極圖的另外一面!

    與此同時,三名道人踏著彼岸金橋就行了過來。

    祂們一個年輕,一個中年,一個老邁,齊齊打了個稽首:

    “道友,我來助你!”

    這正是道德天尊一氣顯化的三清,分別代表著諸天萬界的蓬勃、鼎盛與衰敗,正是存世之基的三大體現,非是簡單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慈悲,慈悲。”一聲佛號突響,三枚舍利子翻滾著白浪,詭異凸顯,讓彼岸金橋四周變得虛幻迷離,像是進入了另外的諸天萬界,包含著“道”的所有方面,有種快凝出真實道果的感覺!

    萬界是空,諸天是空,三清是空,彼岸金橋是空,大道種種亦是空。

    這便是阿彌陀佛的道果雛形!

    三位道人各施神通,連同彼岸金橋一起,試圖貫穿這方“空”之天地,回到真實界內,可是這非上古神話時代,非青帝證道之時,道德天尊作為存世之基,道之化身,靠著一氣化三清這門恐怖神通足以壓過阿彌陀佛一頭,時值末日,紀元將終,存世之基衰敗,祂的實力衰退了不少,與阿彌陀佛處在了同一水準。

    幾位彼岸者相繼出世,延緩了金皇的出手,但此時此刻,一切已沒有阻攔,妖皇看著靈山,仿佛并無出手的意思!

    九幽深處,七殺道人嘆了口氣,將手一指,冥海劍化作幽光,貫通了九幽,斬向了金皇。

    “米粒之珠也放光華?”皎潔明月內,無生老母清冷飄渺的聲音降下。

    潔白修長的手掌屈指一彈,便將冥海劍擊開,并隨手丟出素色云界旗困住,而抹消趙富貴過去的舉動沒有半點遲鈍!

    這一刻,大勢似乎已然分明。

    就在這時,正感應著局勢,尋覓著契機的彌勒突然遍體生寒,有種墜入了地獄的感覺,眼前出現了純白佛光與一張巨口,里面長著四十顆佛牙,氣勢之強,竟有彼岸之意!

    “無上真佛!”彌勒心頭暗道一聲不好,同樣的境界下,無上真佛對佛門諸佛有著明顯壓制,更何況眼前的無上真佛似乎勝過自己一個層次!

    祂什么時候變得如此強了?

    就連阿彌陀佛都未曾預料到!

    夏紅顏身在九幽,仰頭看著外面,精致臉龐像是蒙著一層熒光,嘴角勾勒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

    “道果留下的烙印會被祂做減求空的產物頂替吸收。”

    “這是阿彌陀佛與菩提古佛都不知道的秘密,只有最古老的元始天尊或者靈寶天尊才清楚。”

    “我讓相公去看一看九幽內的佛祖,為的便是點醒無上真佛吸收烙印,這件事情,我連他都未曾告知。”

    “要想瞞過你們,就得連他都瞞過。”

    “如今彌勒有難,正是阿彌陀佛不得不救之處,圍魏救趙。”

    “這是第一個準備!”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