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軍事歷史 > 策行三國 > 《策行三國》 正文 第2354章 群英會
    .,最快更新策行三國最新章節!

    城外吳軍撤去,城內守軍一片歡騰,奔走相告,如逢大赦。

    吳軍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赫赫威名給他們帶來了太大的壓力,雖然堅城在手,卻沒多少人相信他們可以守住邘城,眼看著吳軍的巨型拋石機、復式望樓步步逼近,他們心中的絕望也與日俱增,忽然看到吳軍撤退,頓時陷入無以名狀的狂喜。

    逢紀、司馬懿等人聽到消息,也不敢相信,匆匆趕到城上。看到裝載著巨型拋石機的樓船駛離,高大的望樓被付之一炬,烈火熊熊,黑煙滾滾,這才長出一口氣。

    不管以后怎么說,至少眼前是太平了。

    逢紀轉身看著司馬懿,慶幸不已。“仲達,我們小勝一局,你是有功之人。”

    司馬懿謙虛道:“是逢相指揮若定,懿只是盡力而已。”他想了想,又道:“逢相,吳軍雖然撤走,未受重創,實力猶在,隨時可能去而復返,屆時只怕攻勢更猛。逢相當有所準備才好。”

    逢紀撫須而笑。“仲達沉穩,勝而不驕,難怪楊季才對你贊賞有加。英雄出少年,仲達,我年過半百,精神日衰,怕是支撐不了幾年了。你正當少年,又有如此天資,當善加珍惜。”

    司馬懿也有些感動。逢紀這句話可不是隨便說的,隱隱有托以后事之意。其實他也清楚,中山國已經亡了,阿斗只是一個什么也不懂的孩子,毛嬙也只是個見識有限的女人,又沒有宗族歡欣支持,只能是個傀儡,生死都掌握在逢紀、審英等冀州人的手中。逢紀年紀大了,又是青州人,既要和吳軍作戰,又要和冀州人、并州人爭權,精力分散,想找支持者和繼承者是意料之中的事。

    但他沒想到逢紀會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逢相謬贊,愧不敢當。”

    逢紀擺擺手,示意司馬懿不要謙虛。“仲達,你說說,吳軍撤去,我們該如何應對?”

    見逢紀坦誠,司馬懿也沒客氣。吳軍只是暫時解了邘城之圍,并沒有撤出河內,遲早會再來。眼下已經是七月末,很快就是秋收,而他們卻無法收取莊稼,只能向并州求援,趁這個難得的機會補充糧食和武器,準備再戰。

    逢紀覺得有理。但凡有點見識,都明白邘城得失的意義,如今他們已經證明了他們可以守住邘城,相信王蓋等人不會吝惜錢糧、物資,坐視邘城失守。為了節省時間,他決定任命司馬懿為偏將軍,全面負責邘城防務,自己親自趕去上黨,和王蓋面商。以后他也不會再回邘城,將留在上黨,主持全局,邘城就交給司馬懿了。

    司馬懿欣然從命。

    事不宜遲,逢紀當天就離開了邘城。司馬懿接管了邘城后,迅速召開諸將議事,重整城防。他對諸將說,這次勝利固然振奮士氣,但有偶然因素,孫尚香不僅是個女子,還很年輕,剛剛十四五歲,指揮大戰的經驗有限。有了這次的經驗,吳軍下一次圍城時,攻擊會更加猛烈,如果不做好準備,守住邘城的可能性極小。可若是能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加固城防,守住邘城,功勞也是可想而知的。

    諸將被司馬懿說得熱血沸騰,轟然應喏。

    很快,孫尚香與軍師處發生沖突,被迫閉門自省的消息傳到邘城,諸將欣喜之余,又意識到司馬懿分析的有理。孫尚香攻城不克,孫策很可能會調整統兵大將,或許是孫尚香的軍師陸遜直接統兵,或是另即派大將,不管是誰,接下來的戰斗都會更加艱苦,容不得一絲疏忽。他們在司馬懿的指揮下,夜以繼日的加固城防,訓練士卒,準備再戰。

    陸遜收到消息,也在苦思破城之計。他找了一個地形與邘城相近的地點進行練兵,揣摩攻擊戰術,并催迫莫擇等人加緊研制攻城軍械,想方設法的克服地形不利。

    雙方在相隔僅十余里的地方虎視眈眈,磨刀霍霍。

    ——

    七月下,呂小環趕到孟津大營。

    得知孫尚香要率精銳出擊,吳王欽點她出戰,呂小環樂開了花。河東一戰,她小試牛刀,根本沒打過癮,不肯跟著張遼撤回,一心想跟著呂蒙的主力進軍并州,如今機會就擺在她的面前,她求之不得,拍著胸脯保證,一定完成任務。

    看著呂小環豪邁的神情,袁耀表示很無語。幾個月不見,呂小環像是變了一個人,不僅之前的消沉一掃而空,身形也越發矯健婀娜,走路帶風,英氣勃勃。

    孫策隨即將呂小環正式納入羽林衛的建置,由孫尚香直接指揮,授予王異參軍之職,俸六百石,與徐節相當。

    呂小環很興奮,顧不上與袁耀敘舊,趕到孫尚香的帳中合議軍情。聽了孫尚香的計劃,又仔細研究了地形后,王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天井關在太行山的最高處,是并州通往河內的主干道,關南是著名的羊腸坂,全長十余里,易守難攻,兩軍交戰之際,就算令狐邵沒有軍事實踐,也不會一點準備也沒有,幾個細作潛入沒什么問題,成百上千的精銳部隊卻無法悄無聲息的進入,一旦驚動了守軍,烽火傳遞消息,關中有了準備,奇襲就會歸虧一簣。

    王異建議,需要想方法分散令狐邵的注意力,讓他無暇顧及羊腸坂方向的情況,或者就算收到了警報也來不及應變。若能如此,就算奇襲不成,也可以強攻。

    孫尚香覺得有理,催王異快說。王異指了指地圖上的丹水。丹水在天井關東數十里,發源于泫氏縣北的羊頭山,溯丹水河谷而上,可以繞到天井關的背后,派小股人馬到那里活動,令狐邵擔心天井關的安危,必然要派人前去搜索、布防。山重水復,要找幾個人絕非易事,足以讓令狐邵分心、分兵。只不過這個分寸要掌握好,既要讓令狐邵分心、分兵,又不至于讓他覺得自己應付不來,向郡治求援。

    “沒想到涼州還有你這樣的奇女子。”聽完王異的建議,徐節很佩服,真誠的說道:“有你相助,這次奇襲天井關又多了幾分勝算。”她又對孫尚香說道:“大王這次推薦了一個好幫手呢。”

    孫尚香樂得合不攏嘴,頭點得像小雞啄米。王異雖然不覺得孫策推薦呂小環上陣與自己有什么關系,卻提醒孫尚香等人說,這次行動主要由她們四個女子負責,成敗不僅關系到并州得失,更關系到女子從軍的得失。蔡大家、黃大家已經證明了女子在文事上不遜于男子,為女子進入學堂、工坊創造了機會,如果她們四人能夠奪取天井關,證明女子一樣可以從軍征戰,以后女子進入軍營也將成為常事。文武兼備,大王關于男女平等的觀點從此就能站住腳了。

    孫尚香三人深以為然,覺得王異畢竟年長一些,看得更遠,理解也更深刻。

    調整后方案得到了孫策的同意,孫尚香立刻行動起來,從呂小環的部下中挑選了幾個身體壯實、相貌質樸,看起來更像常年從事勞作的女衛,負責混進天水關做內應,為了讓她們看起來更像農婦,孫尚香請郭嘉幫忙,派人教她們上黨方言以及喬裝打扮的技巧,特別強化了她們短刀格斗、繩索攀爬、潛伏、刺探消息等細作必須掌握的能力。

    孫尚香、呂小環等人也不例外,一起跟著訓練。知道自己身上的使命,她們訓練得非常刻苦,袁耀去探班,看到呂小環在泥水里摸爬滾打,又心疼又得意,想方設法的為她們加餐,改善伙食。

    經過半個月的緊張訓練,八月初,就在河內秋收如火如荼,大戰即將重啟的時候,孫尚香出發了,悄悄渡過黃河,穿過河內,潛入太行山中。

    出發之前,孫尚香又演了一出全武行,大鬧軍師處,惹得孫策大怒,下令無限期閉門思過。就連陸遜都受到了牽連,被罷免了兵權,改由朱桓接替指揮河內大軍。

    司馬懿收到吳軍易將的消息,知道大戰將起,指揮城中將士積極備戰,同時向并州方向求援,請逢紀在朱桓圍城之前將所需的糧食、軍械全部送到邘城。錯過了這個機會,他們就送不進來了。糧食、軍械越充足,他們能堅持的時間越久。

    逢紀收到消息,一面請王凌提供錢糧、軍械,一面要求司馬懿向河內世家尋求幫助,征發、雇傭一些民伕,趕到天井關接糧。正值秋收之際,高都、泫氏的百姓都在忙著秋收,沒有足夠的人力運糧,最多將糧食送到天井關,天井關以南的運輸只能由司馬懿自己負責。

    司馬懿二話不說,立刻聯系了一些有聯絡的故交,請他們幫忙雇傭人手。為了防止其中混入細作,司馬懿再三提醒負責的相關人員仔細盤查,不要被吳軍細作混進天井關。為了防止意外,他又親自作書給令狐邵,請他多派兵力,加強防備。

    司馬懿很清楚吳軍細作的能力,很想親自去督辦這件事,但他分身乏術,不敢離邘城一步,只能希望令狐邵等人多加小心。然而就連他自己也沒意識到,他們都有一個思維盲區:他們都將重點放在了男子身上,沒人注意民伕中那幾個身強力壯,卻沉默寡言的女子。

    孫尚香閉門思過的消息,讓司馬懿對女子原本就不多的警惕消散于無形。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