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毒妃權傾天下 > 《毒妃權傾天下》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拉下去,杖斃
    .,最快更新毒妃權傾天下最新章節!

    次日一早,隊伍便趕回了京城。

    對于重回這闊別已久之地,鳳長歌心中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波瀾。

    不同于上次離開的灰頭土臉,這次回來,大鴻京城,可謂是給足了她應有的榮耀。

    誰叫她,是下嫁于此的西涼女皇呢!

    林羽璃此番乘坐了堪稱奢華的步攆進京,而透過步攆之上的紗簾,她可以依稀看到夜君墨那挺拔的身影。

    有他在,總是能叫人莫名的安心。

    接下來還要有接風宴,勞心勞力的很,林羽璃索性尋了個舒服的姿勢,由著他們抬著她去往了皇宮。

    一路上,百姓們都很是興奮,歡呼聲也特別高昂。

    通過他們的談話聲,林羽璃倒是聽出來了,他們之所以這么高興。

    乃是因為夜永瑢昭告天下,是他們大鴻打了勝仗。

    而西涼為了求和,才不得不獻出了自己的女皇,下嫁于攝政王的。

    雖然她和夜君墨聯手,對夜永瑢來說,是一件讓他忐忑難安的事情。

    但這并不妨礙,他從別的方面來膈應他們。

    不過很可惜,隨他怎么說,林羽璃并不在乎。

    終歸她和夜君墨在一起是注定的,旁的那些附加條件,于她來說,根本毫不在乎。

    一行人一路走進了皇宮,夜永瑢像模像樣的迎了出來。

    “攝政王和女皇一路辛苦,朕早已命人布下了宴席,還請隨朕前去朝華宮,朕要親自為你們接風洗塵!”夜永瑢淡聲笑道。

    “有勞了!”夜君墨淡淡的應了聲,回身牽著林羽璃的手,兩人并肩走入了宮中。

    一紅一黑兩個身影,并肩相行于這巍峨的宮殿之中。

    那周身沉淀著的不怒自威的氣勢和強盛的氣場,竟將他這個一國之君,都給壓了下去。

    夜君墨原本就極難對付,如今再加上林羽璃和西涼的助力,于他來說,簡直如虎添翼!

    夜永瑢看著他的身影,冷冷的斂起了眸子。

    有這個大威脅在側,他的這個皇座,永遠都無法坐穩!

    所以,他必須把夜君墨給一舉誅除!

    雖然夜永瑢表面上掩飾的很好,但他的心思,并沒有瞞得過林羽璃的眼睛。

    好啊!雖然她早就料到,此行回京并不會太順利。

    卻不曾想,皇座上的這位,竟然這么迫不及待的就想要動手了!

    還真是沉不住氣!

    收斂了心神,她輕輕捏了下夜君墨的手,以示提醒。

    夜君墨腳步未停,甚至連面上的神色都未曾有半分的變動。

    而隱在袖中的手,卻緊緊回握住了她的手,像是在告訴她,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不必擔心!

    入席之后,林羽璃才發現這排列的倒是挺有意思。

    她和夜君墨在夜永瑢的右手邊下首位,而在他們正對面坐著的,則是比他們早一步抵達京城的夜祁寒和溫言楚。

    察覺到她打量的眼神,溫言楚眼中滑過了幾分羞赧之色。

    遠遠的,她勾唇朝林羽璃笑了笑,復又一臉嬌羞的同夜祁寒低語著什么。

    很快,宴席開始了,歡快的歌舞聲中,眾人觥籌交錯,看上去著實是一片和諧美好的景象。

    林羽璃檢查了一下他們面前的食物,卻驚訝的發現,這些東西,半點毒性都沒有。

    “他們竟然沒有給我們下毒,這不科學啊!”林羽璃低聲道。

    “眾目睽睽之下,他不會這么做!”夜君墨淡聲道,“公然下毒謀害攝政王,他這皇座怕是也坐到頭了!況且,我的身邊還有你,他不可能得手!”

    “說的也是!”林羽璃嗤笑道,“那是不是接下來,他們要想辦法把我給調開了啊?”

    話音方落,就聽夜永瑢道:“此次西涼女皇遠道而來,下嫁于我大鴻攝政王。朕作為大鴻皇帝,當真是倍感榮幸!來,這杯酒,朕敬你!”

    聞言,林羽璃亦端起了酒杯,款款笑道:“大鴻皇上客氣了!能夠嫁給君墨,是我的榮幸!況且,嫁給他,怎么能算得上下嫁呢?他雖然只是大鴻攝政王,但在我的心里,卻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再者說了,以后我和皇上,都是一家人了!我也即將嫁入大鴻,皇上再叫我西涼女皇,卻是不妥當了!”

    “言之有理,是朕的疏忽!”夜永瑢溫聲笑道,“那看來朕日后,要稱呼女皇為攝政王妃才是!”

    “于公,我的確是攝政王妃。但這也著實生疏!既是一家人,君墨又是皇上的皇叔。那么日后,皇上便喚我一聲皇嬸便是!”林羽璃說著,舉著酒杯,款款笑道,“那么,皇嬸便先干為敬!”

    說著,她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

    而夜永瑢此時面上的表情卻是精彩紛呈,捏著酒杯的手指,關節都發白了。

    但畢竟也是一國之君,總不能當場撂挑子走人。

    不過轉瞬之間,他便變換了臉色,款款笑道:“皇嬸所言極是!我們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來,朕敬皇嬸一杯!”

    頃刻之間,冰消雪融,好似方才那劍拔弩張的氣氛,只是眾人的錯覺一般。

    這下,眾人紛紛放低了聲音,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生怕自己一個不慎,會觸了霉頭,那就完蛋了!

    就在這個時候,夜永瑢道:“皇嬸遠道而來,朕唯恐招待不周,特別命人找了大鴻有名的釀酒師,釀造了這葡 、萄酒!皇嬸不妨嘗嘗,這里的葡、 萄酒,同西涼的相比,有什么不同?”

    說話間,他便請宮人端上來了一壺酒。

    “陛下有心了!”林羽璃淡聲笑道,“那我便卻之不恭了!”

    林羽璃說著,端起了酒杯。

    就在此時,那宮人卻是手一抖,滿滿的一壺酒,迎面便朝著林羽璃灑了過去。

    林羽璃其實完全可以避開,但她倒是好奇接下來夜永瑢的招數。

    于是便側了側身子,讓那些酒只是打濕了她的衣袖。

    她原本就是穿著紅衣,如今這紫紅色的酒灑落在上面,頓時暈染開了一個光怪陸離的圖案。

    “你是怎么回事?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夜永瑢見狀,厲聲斥道,“來人,把她給朕拉下去,杖斃!”

    那宮人一邊哀求著,一邊被人給拉出了宮殿。

    而此時,夜永瑢則滿臉歉意的道:“來人,趕緊帶皇嬸下去收拾一下,莫要著涼才好!”

    “那好,那我便失陪一下!”林羽璃說完,便隨著宮人離開了大殿。

    剛走出去沒多久,便被人攔住了去路。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