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絕品神相 > 第1492章 報應啊
    .,最快更新絕品神相最新章節!

    然而,烏九話音剛落,大殿的一處橫梁陡然倒塌。

    轟!的一聲。直接砸在了一尊石雕獅子上。

    那石雕獅子也是巴掌大小,直接被那橫梁砸倒在地,而后烏九這個老家伙便捂著頭走了出來。

    “哎呦呦!真邪門了!”

    王謙看到烏九這樣,心中再也沒有什么對他的期盼,這老家伙還會傷心才怪。

    “難道你打算違約?”王謙看著烏九。

    烏九聽著王謙的話道:“這件事以后再說!小子,你先出去,老夫現在要修行!”

    唰!的一聲。

    王謙雙手一動,捏出一道劍指,恐怖的劍氣直接刺向烏九的龜甲。

    烏九看著王謙這一道攻擊,毫不在意,他的龜甲堅硬程度他自己知道,就是九品高手拿九品的武器,也捅不穿。

    “小子!來啊!”烏九嘲諷。

    然而,當這道劍氣來到烏九胸甲上的瞬間,噗呲!的一聲,竟然直接的刺了進去。

    烏九捂著自己的胸腹,一臉震驚的看著王謙,那九品強者都沒有辦法,奈何的龜甲在王謙手下,就如同紙糊的一般。

    “交出魂魄!”王謙一哼。

    在烏九還想抵賴的時候,三清祖師巷的畫作,忽然被一陣風吹動,壓在烏九的身上,烏九只感覺到自己的背上似乎馱著三座恐怖的太古魔山一般。

    連起身都做不到。

    王謙看著烏九道:“怎么?看到了吧,這就是你立下的誓言!”

    “我我我!馬上獻出魂魄!”烏九下的嚇的,立馬將自己的一絲神魂探了出來。

    王謙看到那縷幽綠的神魂之后,直接也是打上了自己的手印。

    而后那三清祖師畫像,才從烏九的龜甲上脫落。

    烏九那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叫主人!”王謙嘿嘿一笑,看著烏九。

    烏九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王謙只不過是再次捏了一個手印而已,烏九就捂著自己的頭,一臉的痛苦之色:“主!主人!”

    “嗯……”

    聽到烏九這么叫,王謙這才臉上帶著笑意的走到烏九的身前,摸了摸烏九的頭道:“唉。”

    看到王謙臉上那得逞的神色。烏九簡直氣的七竅生煙,然而誓言就是誓言,就連他都沒有辦法違背。

    走出這座大殿之后,王謙問道:“烏九,這洞府到底是何人所留?為什么會在玄武湖的湖底?”

    這件事王謙好奇已久,之前,他也知道在這個狡猾如狐的烏九口中根本聽不到什么實話,直到把這個家伙收為自己的寵物,王謙才問了出來,畢竟,烏九這次再撒謊的話,王謙是可以感覺出來的。

    烏九聽到王謙這么問,背了背手而后,裝出一副高手的風范說道:“這里的洞府是我的上一任主人,無機子所留。”

    “嗯?無機子?”聽到烏九這么說,王謙臉上帶著好奇的神色。

    他沒有聽說過這個人,就是博古通今的瘋道人也沒講過這號人物。

    烏九一臉鄙夷地看著王謙說道:“你小子以為我今年多大了,你沒有聽說過他太正常了,無機子,在800年前就已經死了,當初老夫埋他的時候還掉了幾滴眼淚呢。”

    王謙聽到這烏九這么說頓時就是滿臉黑線。

    “那位無機子前輩生前到了什么品級?”王謙問道。

    烏九聽到王謙這么問,鄙夷地看了一眼王謙:“什么品?哼,只有你們這些個沒有踏入到真正修行一途的人,才會那么在乎品級。”

    “九品,在那些修行者的眼中僅僅是入門而已。無機子,當年可是達到了先天,只差一步就問鼎長生不朽成為仙人了!可惜呀,可惜!”

    烏九說完之后便是一臉可惜的搖頭。

    王謙聽到這里,這是眼露疑惑之色:“無機子前輩最后活了多大歲數?”

    他很想知道這老王八今年多大了。

    烏九聽到王謙的話,略微的回憶了一下,而后便說道:“1000多歲吧,不過,最后沾惹了魔氣。和人大戰的時候魔氣爆體而亡,你小子也小心點,有朝一日最好別碰到那個人,否則的話你也打不過他。”

    王謙聽到烏九這么說便不服氣的說道:“怎么?我有純陽醉劍訣還打不過他?”

    烏九搖搖頭:“除非你打開十二道雷門的全部門戶。否則……”

    烏九沒有再說。

    “那你一共有幾個主人?”王謙又問到。、

    “你不過就是想知道本座的年齡罷了,本座才活了3000歲,在玄武一族當中,是一個頂尖的年輕人,正是一個朝氣蓬勃的年輕人!”烏九猜透了王謙的小心思,不由得鄙夷的說道。

    看到這老家伙六七十歲的模樣,拍著自己的胸口說他是年輕人,王謙很想一巴掌將它拍飛,自己長什么樣自己心里沒點數嗎?

    沿著青石路一路返回。

    青石路的盡頭,一堵混沌氣形成的墻壁擋住了去路。

    王謙看著面前的抬手去碰,然而這一次和進來的時候不同,那片混沌的霧氣有如實質,王謙一碰之下,混沌的霧氣當中竟然傳來了極其堅韌的觸感、

    而后,王謙的手指尖就傳來了一陣刺痛。

    烏九看到這里,嘿嘿一笑:“如果你這樣就能輕易的出去,老夫早就不在這湖底呆了。”

    王謙皺著眉頭看著烏九。

    “什么意思?”

    “這洞府是無機子留下的,得到他的承認才能出去。”

    十五分之后,烏九將王謙再次帶回了古殿當中,而后烏九將一塊地磚掀開、

    他淡漠的看著王謙說道:“小子,這地下有條通道,我跟你一起進去,記住,無論看到了什么都不要驚訝,你只有通過了這里考驗才能出去,否則,那混沌墻是你現在沒有辦法突破的,還有另外一條路就是你將自己的靈草全部煉制成藥,自己修煉,一旦你突破到了先天,這里的阻礙當然也不是問題。”

    王謙看著地磚掀開之后露出的那個洞口,眼中露出了一抹嚴肅的神情。

    洞口下方,無窮無盡的陰氣噴灑了出來。

    望著黑黝黝的洞口,王謙一臉懷疑地看著烏九:“你這老王八不會是要坑死我吧?”

    聽到王謙懷疑的語氣,烏九氣得胡子亂跳:“呸!我會坑你?你以為老子愿意在這待著,老子在這已經困了3000多年了!”

    一聽到王謙提到這里,烏九簡直比王謙還要憤怒,那海量的口水直接噴了王謙的胸前。

    王謙擦了擦自己身上的口水,點了點頭、

    王謙也是對這沒臉沒皮的鐵殼烏龜無奈了。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