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軍事歷史 > 復國 > 第359章 遇襲
    .,最快更新復國最新章節!

    西蜀主孟昶面對大林使節之時,口氣強硬無比,可是,回到宮中以后,卻臉有憂色,連花蕊夫人的溫言,也難以消減心中的煩憂。

    西蜀與周的實力畢竟有著明顯差距,大林軍近年來四處征戰,數年來,連敗了北漢、南唐,西面之黨項房當人被征服,北面之契丹人也數次大敗于大林軍,戰績實在不錯。

    孟昶深明當前錯蹤復雜的局面,拒絕了王昭遠要教訓大林使節的提議,命令各地軍隊保護好大林使節,恭送大林使節出境。

    由于有了西蜀軍保護,使團一路無事,眼見著就要進入大林境。

    黑神溝,幾只大鳥在天空中盤旋,聳立的大山上滿是突起之惡石,惡石間隙有些泥土,這是惡石數千年來漸漸風化而得,就在這薄薄的泥土中,長著各式樹木、雜草,這些樹木受土層所限,比尋常樹木要矮小得多。還有些樹木位于山陰處,為了爭取縷縷陽光,扭曲著枝干迎著陽光的方向。

    劉成通抬頭望著黑神溝的峻峭山體,舉起了右手。這個手勢是黑雕軍已經固定的手勢,隨著手勢,百人隊立刻悄無聲息地停了下來。五名騎手從大隊伍中脫離開來,他們是百人隊中的偵騎。

    偵騎出發以后,百人隊也就下馬休息。

    黑神溝山頂,十來個灰頭土臉的漢子坐在山頂,幾名漢子躲在一叢雜草中查看著溝底,他們身邊堆著大石頭,只待大林使節進入了黑神溝溝底,就將大石頭從山頂滾落。黑神溝溝底極窄,大石從百丈山頂滾落,溝底之人極難躲避。

    一名眼神兇狠的漢子緊緊盯著山下的隊伍,見小隊伍在山溝入口前就停了下來,五名偵騎進入溝底探路,便低聲對身后之人道:“大林使節真有些小心。”

    身后之人應道:“大林使節叫劉成通,聽說是黑雕軍將領,頗為能戰,這百人隊軍容也甚是整齊。”他又道:“難怪黑雕軍能屢敗契丹人,實非浪得虛名。”

    眼神兇狠的漢子又看了一遍山形。道:“劉將軍一只眼睛就毀在黑雕軍手中,不報此仇,實在難解心中之恨。”

    山下,五名偵騎已經轉了回來,領頭之人在馬上做了一個“一切正常”的手勢。

    劉成通掛好水囊,扭頭對副手王洗道:“過了黑神溝,再走五十里,就是大林境內了。我們加把勁,爭取晚上住在椏口子軍寨。”

    王洗笑道:“椏口子軍寨也是一個窮地方,上一次經過,寨主舍不得那條肥豬,這一次一定要叫他宰了。”

    說笑間,百人隊就呈一字長蛇,余貫而入溝底。

    山上地漢子緊緊盯著“林”字大旗,一般來說,大旗皆會跟在主將身邊。瞞準了大旗,也就鎖定了大林使節劉成通的位置。等林字在旗行至了目光下首,山上漢子道:“給我扔。”十幾條漢子站了起來,也不隱藏行徑,舉起大石就朝谷底扔了下去。

    大林軍行至溝谷中間,頭頂上傳來轟隆隆的響聲,十幾塊大石順著峻峭的山坡滾了下來,直向山底撲來。劉成通反應極快,聽到頭頂上傳來的響聲,立刻明白遇到了險情,他沒有抬頭,狠狠的一夾馬腹,同時下令:“不許停留,向前沖。”

    護衛劉成通的騎手皆為黑雕軍騎手,他們訓練有素,遇險不慌,拼命朝著溝口沖去。他們知道,此時若是后退。必然會出現混亂,給山頂之敵可趁之機。

    山頂上的漢子見黑雕軍騎手遇襲不亂,全速向溝口沖去,罵道:“真他媽歷害,給我砸。”

    山頂上漢子們瘋狂地往下扔石塊,伴隨著“呯、呯”聲音,溝底傳來了令人心悸的慘叫聲。

    劉成通一行人迅速沖出了黑神溝,劉成通見王洗跟在身后,稍稍心安,出了黑神溝口,映入眼簾的就是連綿不斷的小坡。

    劉成通顧不得擦頭上冷汗,仰望著黑神溝山頂,對王洗道:“山上人不多,你帶四十人,分成兩隊,從左、右包抄過去。”

    王洗帶人出發以后,他又對另一名手下道:“損失了多少人?”

    一名軍士道:“七人陣亡,無人受傷。”

    等到黑雕軍軍士出現在山頂之時,劉成通一提馬韁,向谷底沖去。

    百丈高坡砸下的大石,能量何其巨大,陣亡七人皆被大石砸得不成模樣,殘肢斷肉內臟鮮血橫飛,跨下座騎也立斃當前,如此慘象,讓見慣了死亡和鮮血的劉成通也倒吸了一口涼氣。

    大林使節離開成都之時,西西蜀禮部侍郎禮節性地送了一些聞名于世的西蜀綿,這些西蜀綿裝在兩輛馬車之上,緊跟著馬隊后面,馬車之馬乃西蜀馬,西蜀馬矮小瘦弱,卻極有耐心,用來沖鋒沙場力有不逮,可是在山路上運送貨物卻極為了得,這也應了尺有所長寸有所短的古訓。

    山頂大石滾落之時,訓練有素地黑雕軍騎兵毫不猶豫地沖過了溝底,但是馬車手卻是臨時招募的人員,當大石滾落下來之時,早已嚇得呆住了,既不向前跑,也不后退,就看著大石砸出一片血紅,等到劉成通來到他們面前之時,幾個馬車手還在瑟瑟發抖。

    劉成通咬著牙,下令道:“用綿鍛包好陣亡軍士,用馬車拉回去,將戰死的馬匹埋掉。”

    當七位陣亡軍士被錦鍛包好以后,到山頂尋敵的王洗也派人到了溝底。“這些兔崽子,跑得到快。”

    劉成通罵了一句,又問道:“發現什么情況沒有。”

    “這些人手腳干凈,連一根雜毛也沒有留下來。”

    這其實在劉成通預料之中,心中已轉過無數的念頭。

    “西蜀?”劉成通立刻否定了這個念頭,“西蜀即使要襲擊使團,也不會選擇在西蜀境內,而且大林邊境附近,類似黑神溝一樣地地形還不少,西蜀實在沒有必要在黑神溝動手。”

    “強盜?也不會,從砸下來的石塊來看,山頂上的人數并不多,小股強盜絕對不會碰這樣一支騎兵隊伍,而且山頂之人是早已預謀,準備了大石,目的就是為了殺人。”

    劉成通曾是黑雕軍中有名的外交使者,多次出使敵境的經歷,使他的大局觀頗強,他已將西蜀和強盜排除在外,卻一時無法準確判斷出誰是幕后黑手。

    黑神溝里遇襲,死了七人七馬,而對手毫毛未傷,劉成通在河套草原大漠上馳騁了幾年,見慣了大風大浪,卻在陰溝里翻了船,這讓他心中憋曲得難受。

    等到王洗下山,劉成通已經下定了決心,對王洗道:“襲擊我們的這一群人肯定不是西蜀人,我估計著應是南唐人或是北漢人,他們必定要想辦法回去,我們馬快,堵到前面的路口去,務必將他們捉住,為戰死的兄弟報仇。”

    王洗是黑雕軍老兵,向來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聽到劉成通之言,豈有反對之理,他隨身帶著竹園所發地圖,取出圖來,放在馬背上,就尋著設伏地點。

    襲擊大林使節的一群人,扔了大石以后,見使節已經沖過了溝底,便離開了山頂,消失在一片連綿地大山之中。

    這一群人正是北漢人。

    西蜀孟昶多次派人聯合南唐和北漢抵抗大林朝的進攻,只是大家心思不一,一直沒有形成真正的聯盟,但是三方都在對方境內留下了一些使者,以便互通消息。

    大林使節來到成都府以后,北漢使者王度立刻動員所有力量,打聽使團情況,并尋找可能破壞其聯盟的一切機會,只是在成都府內一直沒有下手的機會。當得知大林使團欲回大林,王度就帶著心腹手下,來到回大林必經之地黑神溝,他并沒有妄圖消滅大林使團,只是想在西蜀境內制造一些傷亡,讓大林和西蜀心生疑懼。

    山頂上那名面相兇狠的漢子,正是北漢使者王度。

    王度一行十多人下了山后,來到一處隱蔽的山谷,里面有他們提前放在此處的馬匹,這處山谷極為隱秘,并不為外人知道,王度留下兩個谷口守衛,就率著其余守衛進入山谷。

    在山谷吃飽喝足,王度這才帶著人出了山谷,很快就上了官道。他們身上都帶著西蜀正式官文,所以,就放心地朝著沿著官道南行,這也正是他們北上之路,數天之后,就能回到成都府。

    順利地過了西蜀軍士守衛的關口,王度這才徹底放松下來,大搖大擺地沿著官道一路南下。

    劉成通、王洗議定之后,各率著五十人馬,分別在北面、東面設伏,劉成通率人設伏于大林邊境,王洗則率設伏于西蜀東面的一個道口,這兩個設伏點經過精心選擇,襲擊者經過路口地可能性極大。

    可是整整等了一天,兩個設伏點都沒有見到一個人影,按照劉成通和王洗的約定,天將黑時,若沒有結果,就到劉成通設伏地集中。

    王洗率領著五十人馬,隱藏在一片樹林中,遠遠地看著道口,眼看著天慢慢黑了,他心中也有些不耐。
中超足彩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