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龍王之我是至尊 > 第2605章 背叛者
    .,最快更新龍王之我是至尊最新章節!

    彼岸花見幽冥宮主已經快要站不穩了。

    這才放心大膽的走出來。

    否則,她會一直默不坑聲。

    “彼岸花,你背叛我?”

    幽冥宮主終于明白過來了。

    之前她還以為自家的小公主是被那陳爺所要挾。

    但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這么一回事。

    而是彼岸花公主自甘墮落,背叛了她,更背叛了家族。

    “背叛?

    老祖啊,你這句話就說的不對了。

    我本來就是你選的公主,也是你未來的接班人。

    現在我只是想快一點當家作主而已,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彼岸花冷聲說道。

    以后她非常畏懼幽冥宮主,但現在,她再也不像以前那般害怕。

    反正幽冥宮的主本體之花中了狂獸山的藥粉,只要這藥粉的效果沒有過去,幽冥宮主的全部力量就無法施展出來。

    甚至連一個嬰兒都不如。

    這么弱小的幽冥宮主,她有什么好怕的?

    至于剛才能拍飛陳爺,那不過是幽冥宮主最后的余力而已。

    現在可是連站都站不穩了。

    “哼,我以前真是瞎了眼,說實話,冥界彼岸花多的是,以你的天賦與資質,根本就沒有資格當我幽冥花一族的公主。

    而我卻給了你如此巨大的機緣,你非旦不感恩,還恩將仇報,與外人串通一起,對付自家人,你不配當我幽冥花一族的公主!”

    幽冥宮主痛心疾首的罵道。

    虧她還把彼岸花當成了自己的親女兒看待。

    結果卻養了一條白眼狼!

    “我本來不想這樣做的,都是你的錯!

    花星魂對我無禮,我向你哭訴,你非但不幫我,還為花星魂解釋。

    他不過是咱們家族的一個下人,有什么資格罵我?

    尊卑不分的賤人而已。

    好,就算是花星魂對家族有功,你不想懲罰他,那理解。

    可那個小白臉龍皇呢?

    我只是說了他幾句壞話,你就直接叫我滾蛋?

    幽冥宮主,我彼岸花在你心里,還比不過一個小白臉?”

    彼岸花面容兇惡,再也看不到她之前那副冷艷的嬌容。

    “花星魂為了家族立下無數功勞,比你這個只會混吃等死的廢物強一百倍!

    而龍皇更是在我心中比你重要萬倍!

    你連給他提鞋都不配!

    膽敢說他的話壞,我叫你滾已經很給面子了。

    若是換成別人,我早已經滅其神魂!”

    幽冥宮主憤怒的吼道。

    彼岸花臉色陰沉,盯著幽冥宮主,冷冷的說道:

    “所以,今天你會遭到這樣的磨難,都是你自找的!

    今天我贏了,而你敗了,你的宮主之位也要讓出來。

    以后,幽冥花一族再無幽冥宮主,有的只是彼岸花宮主!”

    “你贏了?

    就憑這些骯臟的手段,你也想贏?

    別太自以為是了!

    花魂殺,本宮主令你,立刻把彼岸花公主拿下!”

    幽冥宮主冷聲命令道。

    花魂殺手持短劍匕首,帶著一群死葬隊成員走了出來。

    彼岸花頓時有些害怕了。

    她雖貴為公主,但戰力遠不及死葬隊的兩位隊長。

    “陳、陳爺,你還能動嗎?

    快幫我解決他們!”

    彼岸花公主連忙對著一旁的陳爺喊道。

    “被幽冥宮主拍斷了一只手臂,不過我還能動!”

    陳爺剛才一直調息,終于是喘過一口氣。

    他重新來到彼岸花身邊,小聲道:

    “把你的一滴魂血借我。

    我雖然還能動,但戰力已經嚴重受損,真打起來,只怕不是花魂殺的對手。

    我要借你鬼族的魂血,施展禁術,才能打敗他們。”

    “要我的魂血?”

    彼岸花猶豫了。

    她雖然草包,但也知道狂獸山的禁術有多可怕。

    如果自己的魂血借出去,被對方用來研究什么鬼東西,這不是讓她倒霉?

    可花魂殺等人已經圍了過來。

    沒有陳爺幫忙,后果更加悲慘。

    “快點,別再猶豫了!

    現在幽冥宮主已經是個廢人。

    成功就在眼前,你難道還要被幾個螻蟻一樣的下人翻盤不成?”

    陳爺也急了,不停的催促彼岸花公主。

    “好,我給你!”

    彼岸花已經沒有選擇,現在只能一條路走到黑。

    要么成功,要么死亡!

    咬破自己的手指,她將自己無比珍貴的魂血擠了出來。

    交給了陳爺。

    而陳爺在得到魂血的瞬間,便已經在施展術法,以狂獸山特有的禁術手段,將這滴魂血吸收。

    頓時,陳爺先前已經被拍斷的手臂,重新修復。

    更詭異的是,那條手臂上有大量的鬼氣在纏繞。

    遠遠看去,好像形成了一只可怕的鬼手。

    “這就是鬼族的力量嗎?

    感覺很不錯啊!”

    陳爺盯著自己以鬼氣重塑的手臂,滿臉的微笑。

    他感覺這只手臂充滿了力量。

    面對一步一步向他們走來的花魂殺,更是沒有半點畏懼。

    花魂殺以及其他的死葬隊成員目光沉凝。

    這個陳爺的禁術,讓他們感覺到了危險。

    “副隊長?”

    一名成員看向花魂殺,意思很明白,就是想知道他有什么打算。

    “別管那么多,一起圍殺!”

    花魂殺低喝一聲,其他眾人同時出劍。

    朝著陳爺的要害刺來。

    數十把鋒利的寶劍一同壓至,而陳爺身處其中,表情卻沒有半點變化。

    咔嚓!!

    劍已經刺至,這時,陳爺忽然抬起那條鬼手,單手一握。

    好像什么東西被他捏碎,一團磅礴的鬼氣力量以他的拳頭為中心,向著四周蔓延開來。

    花魂殺等人目光凝固,陳爺居然只是握了一下拳頭,光憑鬼氣沖擊力就把他們的劍全部震碎,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這禁術能維持一個小時,在這一個小時里,我可以殺你們幾百次。

    但我留了你們一條狗命。

    只要你們從此以后,肯效忠于彼岸花公主,那你們這條狗命就能保下來。

    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陳爺得意非凡的說道。

    現在全場之中,對他有威脅的根本不存在。

    幽冥宮主強是強,但已經中了他的詭計,跟個廢人沒有區別。

    現在他只想給彼岸花公主鋪路。

    管理這個家族需要人選,花魂殺等人的實力不錯,如果能歸順,那是再好不過的。

    只要搞定這些人,以后幽冥花一族就徹底歸順于狂獸山,這是大功一件!
中超足彩在哪买